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台湾新春“鞭炮秀”

说来也真好笑,去台湾过年,最好奇的竟是新春鞭炮,谁叫我是自幼“玩炮”成瘾的“鞭炮达人”?!

“考察”按部就班从除夕之夜开始。那天提前吃了年夜饭,手拿采访利器录音机、照相机,就等着火光满天、震耳欲聋的那一刻光临。可呆呆地直等到凌晨2点,整个台北城几乎就是在悄然无声中度过。偶尔传来几阵零星爆竹声,其气场颇似平素申城的新店开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大年初一一早与台北文友宋先生按约喝早茶。茶过三巡,我亮出心头困惑,想不到话尚未说完,已逗得他前仰后合笑不停。先生当即决定,喝完茶,引我去见识见识台北的鞭炮店。

奇怪的是,与沪地截然不同,新春寻找台北鞭炮店竟徒步行走了不少路,好不容易才在一小巷里找到一家。说此家为鞭炮店实在是言过其实,半个门面不到小店铺,零零星星摆放着几箱高升,十几串盘状红鞭炮。店铺墙上醒目处张贴着该市主管部门的告示:除夕、初一全天可放鞭炮,除此之外至正月十五,每晚11点至次日清晨7点,任何人在任何地段严禁燃放,违者罚款3000-30000元(新台币)。更令我好奇的是,该鞭炮店除了供应传统的鞭炮外,还销售电子鞭炮及爆竹CD。店主得知我是来自上海“鞭炮达人”,也就没什么顾忌,悄悄告知内中秘密:各家寺庙严禁燃放明火鞭炮,促使电子鞭炮、爆竹CD销售量直线上升,而这两项的利润要高于火药鞭炮。

“如今台北下一代环保意识特强,老人想放炮热闹热闹,孩子们坚决反对”。先生插话说道,“过年放鞭炮图吉利,来张罚单,金额不算大,可好心情全给冲散了,这又何苦呢?不放或尽量少放爆竹成了几乎人人认可的台湾春节新概念”。

迎春期间,台北等大城市严控鞭炮,可经特批的台南元宵节却网开一面,一年一度全台最负盛名的“蜂炮秀”在该市盐水镇举办。那天去了现场才知道,所谓“蜂炮”,就是将木条钉成支架,在支架上排满竹卷炮、单管烟火等,再将炮心连接起来组成排炮——炮城。点燃炮城,万炮齐发,发出宛若蜂鸣的尖锐声响,如蜂群倾巢而出,故称“蜂炮”。

下午6时,在10多万游客欢呼声中,长达13公里、名为火龙传奇的“蜂炮”表演开始。烟雾弥漫中,只见由两串鞭炮绑在一起的火龙直往前窜,犹如一条神龙在云雾中出没。不少围观者迈开大步想与火龙赛跑,但很快就被抛在后头。晚8时许,当约一层楼高的“茶壶炮城”被缓缓推至文武街与三福路口时,周围人头攒动,数千名头戴摩托车头面防护罩、身着用水打湿的多层厚衣、全副武装的“冲炮者”早已迫不及待等候在那里。“炮城”引燃后,约20万发“蜂炮”齐发,炮声震天,此刻“冲炮者”的心情矛盾万分,既希望打到身上的“蜂炮”多一点,据说被“蜂炮”打得越多,今年的运势就越旺,但面对密集、纷飞的“炮火”,心头却着实有些害怕。夜晚99分吉辰时分,压轴戏在盐水初中操场上演。同时引燃威武、高大的“主炮城”与簇拥四周的150座“小炮城”。只见万弹喷放,万箭齐发,在震耳发聩的炮声与欢呼声中,铺天盖地、璀璨艳丽的烟火顿时把盐水镇的夜空映照得通体透亮,蔚为壮观。来自岛内外的众多“蜂炮迷”在这里追寻不一般的春的吉祥与梦的浪漫,别有一番风情与滋味。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20-01-02 13:25:47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台湾新春“鞭炮秀”

摘要  说来也真好笑,去台湾过年,最好奇的竟是新春鞭炮,谁叫我是自幼“玩炮”成瘾的“鞭炮达人”?!“考察”按部就班从除夕之夜开始。那天提前吃了年夜饭,手拿采访利器录音机、照相机,就等着火光满天、震耳欲聋的那一刻光临。可呆呆地直等到凌晨2点,整个台北城几乎就是在悄然无声中度过。偶尔传来几阵零星爆竹声,其气场颇似平素申城的新店开张。这究竟

说来也真好笑,去台湾过年,最好奇的竟是新春鞭炮,谁叫我是自幼“玩炮”成瘾的“鞭炮达人”?!

“考察”按部就班从除夕之夜开始。那天提前吃了年夜饭,手拿采访利器录音机、照相机,就等着火光满天、震耳欲聋的那一刻光临。可呆呆地直等到凌晨2点,整个台北城几乎就是在悄然无声中度过。偶尔传来几阵零星爆竹声,其气场颇似平素申城的新店开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大年初一一早与台北文友宋先生按约喝早茶。茶过三巡,我亮出心头困惑,想不到话尚未说完,已逗得他前仰后合笑不停。先生当即决定,喝完茶,引我去见识见识台北的鞭炮店。

奇怪的是,与沪地截然不同,新春寻找台北鞭炮店竟徒步行走了不少路,好不容易才在一小巷里找到一家。说此家为鞭炮店实在是言过其实,半个门面不到小店铺,零零星星摆放着几箱高升,十几串盘状红鞭炮。店铺墙上醒目处张贴着该市主管部门的告示:除夕、初一全天可放鞭炮,除此之外至正月十五,每晚11点至次日清晨7点,任何人在任何地段严禁燃放,违者罚款3000-30000元(新台币)。更令我好奇的是,该鞭炮店除了供应传统的鞭炮外,还销售电子鞭炮及爆竹CD。店主得知我是来自上海“鞭炮达人”,也就没什么顾忌,悄悄告知内中秘密:各家寺庙严禁燃放明火鞭炮,促使电子鞭炮、爆竹CD销售量直线上升,而这两项的利润要高于火药鞭炮。

“如今台北下一代环保意识特强,老人想放炮热闹热闹,孩子们坚决反对”。先生插话说道,“过年放鞭炮图吉利,来张罚单,金额不算大,可好心情全给冲散了,这又何苦呢?不放或尽量少放爆竹成了几乎人人认可的台湾春节新概念”。

迎春期间,台北等大城市严控鞭炮,可经特批的台南元宵节却网开一面,一年一度全台最负盛名的“蜂炮秀”在该市盐水镇举办。那天去了现场才知道,所谓“蜂炮”,就是将木条钉成支架,在支架上排满竹卷炮、单管烟火等,再将炮心连接起来组成排炮——炮城。点燃炮城,万炮齐发,发出宛若蜂鸣的尖锐声响,如蜂群倾巢而出,故称“蜂炮”。

下午6时,在10多万游客欢呼声中,长达13公里、名为火龙传奇的“蜂炮”表演开始。烟雾弥漫中,只见由两串鞭炮绑在一起的火龙直往前窜,犹如一条神龙在云雾中出没。不少围观者迈开大步想与火龙赛跑,但很快就被抛在后头。晚8时许,当约一层楼高的“茶壶炮城”被缓缓推至文武街与三福路口时,周围人头攒动,数千名头戴摩托车头面防护罩、身着用水打湿的多层厚衣、全副武装的“冲炮者”早已迫不及待等候在那里。“炮城”引燃后,约20万发“蜂炮”齐发,炮声震天,此刻“冲炮者”的心情矛盾万分,既希望打到身上的“蜂炮”多一点,据说被“蜂炮”打得越多,今年的运势就越旺,但面对密集、纷飞的“炮火”,心头却着实有些害怕。夜晚99分吉辰时分,压轴戏在盐水初中操场上演。同时引燃威武、高大的“主炮城”与簇拥四周的150座“小炮城”。只见万弹喷放,万箭齐发,在震耳发聩的炮声与欢呼声中,铺天盖地、璀璨艳丽的烟火顿时把盐水镇的夜空映照得通体透亮,蔚为壮观。来自岛内外的众多“蜂炮迷”在这里追寻不一般的春的吉祥与梦的浪漫,别有一番风情与滋味。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台湾新春“鞭炮秀”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20-01-02 13:2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