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台湾铁粉最爱蓝皮车

初看文章标题,大陆读者可能一头雾水。蓝皮车?这可是什么车呀?!要解读该专有名词的内涵最为简单,它正如绿皮车承载着大陆同胞难以忘怀的记忆一般,上世纪80年代之前,由蓝皮车载送的南来北往的台湾旅客无以计数,它是台湾铁路一个时代的象征,一个时代的缩影,更是一个时代的名片。

蓝皮车是旧式火车,开得很慢、不时停靠、没有空调、车窗可以打开。近些年,随着台湾高铁的崛起,曾是宝岛铁道主力军的蓝皮车的优势范围被大大挤压,近些年缩减到仅剩花东线(花莲—台东)及传统铁路支线平溪线(侯硐—菁桐)、南回线(枋寮—台东)等。为此台湾铁路迷们不禁唏嘘惆怅,铁路客运理应多元化,多层次,不该“高铁独大”。而有关部门似乎还不收手,前些时候竟以提升服务质量为由,执意将以速度更快、条件更好的电气化火车全线取代蓝皮普快,这下彻底惹怒了“蓝粉丝”。他们为之请命,或网络炮轰,或纸媒宣言,或振臂请愿,直斥主管部门罔顾民意,不懂文化,疾呼“妥善保护历史资源是世界潮流”,终挽留保全了昔日“铁道功臣”。

旷日持久的“蓝车风波”触发我回想起这两年难得的蓝皮车之行!记得那次火车是从花莲驶往台东,高昂着头、呜呜直叫的红色车头一次仅拉两节蓝色车厢。车厢内乘客不多,人坐在绿色皮椅上可左右旋转。虽逢炎夏列车无空调,可乘客却并不感到汗流浃背。卡拉卡拉作响的电扇呼呼呼地吹个不停,悉数打开的透明洁净的宽大车窗外,渗透着泥土气息的风不时吹来,把炎热可能招惹的烦躁全都吹跑。

随蓝皮车饱赏宝岛东海岸乡村美景那可真是绝妙的享受。八月进入花莲高山金针的高产期,玉里镇赤科山与富里乡六十石山是台湾三大高山金针产地,一路黄澄澄的金针花开满黄金之城,蔚蓝色的天空、棉絮般的白云和漫山遍野盛开的金针花构成此处独有的天然“动态之美”,而金针花花期仅一天,开花之后就没有任何食用价值了,仅凭这一点就足可说明生平首见的花莲胜景的弥足珍奇。为能全方位看得更真切,我在列车员引导下,快步走到最后一节车厢,打开后车门,踏上车尾平台,这里三面透风,无遮无挡,尽情眺望,一览无余。

好友小李另辟蹊径,登上平溪线蓝皮车过了把瘾。那里是北台湾最美丽的一条线路。沿途还有一些很精彩的小小站六分就是其中之一。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站名呢?据说那儿最先由6个高山族同胞动手开垦,自建了6间房,为好记,房子的门牌上都写着六分六分的得名由此而来。在“六分”下车后,向右拐可抵达“十分”瀑布,资深的驴友最爱来此采风。只见山上湍急的清流沿石崖而下,飞帘溅珠,声震涧谷。受朝阳或落日的照射,犹如七色彩虹自天而降,旖旎如画。

台湾著名自然生态作家刘克襄从小对蓝皮火车就有一种特殊情感,他以诗一般言语描述道:慢游台湾/一定要坐蓝皮车/车窗打开/伸出头去/外面有土地的味道/风的声音/这就是家乡的感觉/”而最令人怦然心动的是,蓝皮车像公交车一样,五六分钟就停一次,随便找一偏僻的小站下车,走出原木候车室,也许就能见到一个原始的高山族部落。豪爽的头领留你喝酒、唱歌、狂舞。次日晨起, 望海、发呆、看小说……岂不乐哉。

蓝皮车的华丽转身是包装成主题式邮轮列车,这是岛内有关专家的最新设想。有朝一日让这种怀旧又具自然风味的火车行驶在台湾最美的铁道线上,慢慢悠悠,行行止止,尽可淋漓尽致发挥其无可替代的文化价值与观光效用。真盼会有那么一天。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8:36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台湾铁粉最爱蓝皮车

摘要  初看文章标题,大陆读者可能一头雾水。蓝皮车?这可是什么车呀?!要解读该专有名词的内涵最为简单,它正如绿皮车承载着大陆同胞难以忘怀的记忆一般,上世纪80年代之前,由蓝皮车载送的南来北往的台湾旅客无以计数,它是台湾铁路一个时代的象征,一个时代的缩影,更是一个时代的名片。蓝皮车是旧式火车,开得很慢、不时停靠、没有空调、车窗可以打开。近些年,随着台湾高铁的崛起,曾是宝岛铁道主力军的蓝皮车的优势范围被大大挤

初看文章标题,大陆读者可能一头雾水。蓝皮车?这可是什么车呀?!要解读该专有名词的内涵最为简单,它正如绿皮车承载着大陆同胞难以忘怀的记忆一般,上世纪80年代之前,由蓝皮车载送的南来北往的台湾旅客无以计数,它是台湾铁路一个时代的象征,一个时代的缩影,更是一个时代的名片。

蓝皮车是旧式火车,开得很慢、不时停靠、没有空调、车窗可以打开。近些年,随着台湾高铁的崛起,曾是宝岛铁道主力军的蓝皮车的优势范围被大大挤压,近些年缩减到仅剩花东线(花莲—台东)及传统铁路支线平溪线(侯硐—菁桐)、南回线(枋寮—台东)等。为此台湾铁路迷们不禁唏嘘惆怅,铁路客运理应多元化,多层次,不该“高铁独大”。而有关部门似乎还不收手,前些时候竟以提升服务质量为由,执意将以速度更快、条件更好的电气化火车全线取代蓝皮普快,这下彻底惹怒了“蓝粉丝”。他们为之请命,或网络炮轰,或纸媒宣言,或振臂请愿,直斥主管部门罔顾民意,不懂文化,疾呼“妥善保护历史资源是世界潮流”,终挽留保全了昔日“铁道功臣”。

旷日持久的“蓝车风波”触发我回想起这两年难得的蓝皮车之行!记得那次火车是从花莲驶往台东,高昂着头、呜呜直叫的红色车头一次仅拉两节蓝色车厢。车厢内乘客不多,人坐在绿色皮椅上可左右旋转。虽逢炎夏列车无空调,可乘客却并不感到汗流浃背。卡拉卡拉作响的电扇呼呼呼地吹个不停,悉数打开的透明洁净的宽大车窗外,渗透着泥土气息的风不时吹来,把炎热可能招惹的烦躁全都吹跑。

随蓝皮车饱赏宝岛东海岸乡村美景那可真是绝妙的享受。八月进入花莲高山金针的高产期,玉里镇赤科山与富里乡六十石山是台湾三大高山金针产地,一路黄澄澄的金针花开满黄金之城,蔚蓝色的天空、棉絮般的白云和漫山遍野盛开的金针花构成此处独有的天然“动态之美”,而金针花花期仅一天,开花之后就没有任何食用价值了,仅凭这一点就足可说明生平首见的花莲胜景的弥足珍奇。为能全方位看得更真切,我在列车员引导下,快步走到最后一节车厢,打开后车门,踏上车尾平台,这里三面透风,无遮无挡,尽情眺望,一览无余。

好友小李另辟蹊径,登上平溪线蓝皮车过了把瘾。那里是北台湾最美丽的一条线路。沿途还有一些很精彩的小小站六分就是其中之一。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站名呢?据说那儿最先由6个高山族同胞动手开垦,自建了6间房,为好记,房子的门牌上都写着六分六分的得名由此而来。在“六分”下车后,向右拐可抵达“十分”瀑布,资深的驴友最爱来此采风。只见山上湍急的清流沿石崖而下,飞帘溅珠,声震涧谷。受朝阳或落日的照射,犹如七色彩虹自天而降,旖旎如画。

台湾著名自然生态作家刘克襄从小对蓝皮火车就有一种特殊情感,他以诗一般言语描述道:慢游台湾/一定要坐蓝皮车/车窗打开/伸出头去/外面有土地的味道/风的声音/这就是家乡的感觉/”而最令人怦然心动的是,蓝皮车像公交车一样,五六分钟就停一次,随便找一偏僻的小站下车,走出原木候车室,也许就能见到一个原始的高山族部落。豪爽的头领留你喝酒、唱歌、狂舞。次日晨起, 望海、发呆、看小说……岂不乐哉。

蓝皮车的华丽转身是包装成主题式邮轮列车,这是岛内有关专家的最新设想。有朝一日让这种怀旧又具自然风味的火车行驶在台湾最美的铁道线上,慢慢悠悠,行行止止,尽可淋漓尽致发挥其无可替代的文化价值与观光效用。真盼会有那么一天。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台湾铁粉最爱蓝皮车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