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台湾青年 放飞梦想

上海台协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红尘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20多年前,罗大佑的《追梦人》传唱到了大陆,就引起了我对台湾青年追梦的好奇。如今20多个春秋过去了,宝岛青年一代又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呢?

有意思的是,台湾学术界向来爱给岛内“年轻一族”封号,将80后定格“草莓族”,把90后封为“水蜜桃族”。前者意喻一压就坏;后者的承压能力更是低得出奇,一碰便烂。对于有损其形象的这两个比喻,“受害族”决不认可。他们反驳长辈总爱扭曲自己的形象。一脸无辜的台湾大学博士后小李自我辩解,我主动换职位的目的是选择让自己更开心的工作,而不再是一味盲目地付出,这与挑精拣肥决然不同。台湾清华大学“白骨精圣女”刘姑娘对晚婚的理解是,不愿急匆匆放弃原有的生活品质,只有学会自爱才会懂得他爱。

对于台湾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这些年最大的梦想是能去海外求学、工作与旅行,但与岛外青年最大区别是,除了接受家庭给予的第一笔启动资金外,其他的全靠自己双手。林怀民丰富的留美生涯,使他从不同的文化中汲取了充足养分,回台后就创建了闻名全球的云门舞集。为使源头活水来,他一手创立的“流浪者计划”基金,每年拨出经费支持台湾年轻人到海外从事自助式的“贫穷旅行”,以扩大视野,开阔创作之路。该基金极力倡导,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是幸福的;而帮助别人梦想起飞,也是幸福的。

寻梦路上,台湾年轻人的目光贵在敏锐。他们在构筑自己形形色色的梦想时,十分善于扑捉稍瞬即逝的任何机会。14年前,李湘盈从台湾成功大学获取博士学位后,赴美从事有关血液疾病治疗的科研。去年夏天,在其博士后科研阶段即将结束时,意外收获了一大惊喜。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吴虹到波士顿参加北大校友活动,巧遇李湘盈。吴院长了解了她的现况后,当面一再鼓励她立即投寄自己的简历,申请到北京大学工作。这是真的吗?李湘盈半信半疑。但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肯轻易放弃呢?李博士按照吴院长的建议,郑重地给北大投寄了简历,笔谈了个人的研究设想及所遇到的缺乏科研资金的困境。真没想到北大有关部门求才若渴,很快给她复函,不但以优厚的条件聘请李湘盈来该大学教学,还同意以她个人名义成立实验室,开展相关的尖端科研。这对于一位潜心钻研的科学家来说,有什么能比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科研梦更兴奋的事呢。李湘盈离美飞抵北京,在北京大学以实验室、教室、宿舍三点为一线,正全力以赴实现着自己既定的梦想。

“我要做台湾的‘香奈儿’!”某天还在读初中二年级的王筠婷天真地告诉父亲。刚满19岁,她用打工赚来的15000元新台币,按杂志所教的方法开始批货,做起网络服饰小买卖。当时每个月只能卖510件衣服。

  如何改变现状?传统网店都是将衣服穿在塑料模特身上,拍照上网给顾客看。王筠婷另辟蹊径,请同学,或找专业模特试穿,拍照后上传。仅此一改,订单开始破万。随着网络销售竞争越来越激烈,王筠婷决定创办自己的品牌。主打“大女孩小女人”的粉红系列品牌“PKGIRL”应运而生,瞄准大学生这个过渡年龄段的女性着装。所有服装都自行设计后,再找商家生产。为了学到更多的相关知识,王筠婷从辅仁大学食品营养系转学到服装营销专业。

  眼下王筠婷已来到上海,担任一家贸易公司资深经理。说起在沪工作,王筠婷笑开了花:“大陆广阔的市场,加上台湾成功的经验,一定可以拓展出一条更美好的创业之路。”

      台湾青年,放飞梦想。梦境之美,妙不可言。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08-27 09:49:29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台湾青年 放飞梦想

摘要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红尘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20多年前,罗大佑的《追梦人》传唱到了大陆,就引起了我对台湾青年追梦的好奇。如今20多个春秋过去了,宝岛青年一代又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呢?有意思的是,台湾学术界向来爱给岛内“年轻一族”封号,将80后定格“草莓族”,把

上海台协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红尘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20多年前,罗大佑的《追梦人》传唱到了大陆,就引起了我对台湾青年追梦的好奇。如今20多个春秋过去了,宝岛青年一代又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呢?

有意思的是,台湾学术界向来爱给岛内“年轻一族”封号,将80后定格“草莓族”,把90后封为“水蜜桃族”。前者意喻一压就坏;后者的承压能力更是低得出奇,一碰便烂。对于有损其形象的这两个比喻,“受害族”决不认可。他们反驳长辈总爱扭曲自己的形象。一脸无辜的台湾大学博士后小李自我辩解,我主动换职位的目的是选择让自己更开心的工作,而不再是一味盲目地付出,这与挑精拣肥决然不同。台湾清华大学“白骨精圣女”刘姑娘对晚婚的理解是,不愿急匆匆放弃原有的生活品质,只有学会自爱才会懂得他爱。

对于台湾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这些年最大的梦想是能去海外求学、工作与旅行,但与岛外青年最大区别是,除了接受家庭给予的第一笔启动资金外,其他的全靠自己双手。林怀民丰富的留美生涯,使他从不同的文化中汲取了充足养分,回台后就创建了闻名全球的云门舞集。为使源头活水来,他一手创立的“流浪者计划”基金,每年拨出经费支持台湾年轻人到海外从事自助式的“贫穷旅行”,以扩大视野,开阔创作之路。该基金极力倡导,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是幸福的;而帮助别人梦想起飞,也是幸福的。

寻梦路上,台湾年轻人的目光贵在敏锐。他们在构筑自己形形色色的梦想时,十分善于扑捉稍瞬即逝的任何机会。14年前,李湘盈从台湾成功大学获取博士学位后,赴美从事有关血液疾病治疗的科研。去年夏天,在其博士后科研阶段即将结束时,意外收获了一大惊喜。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吴虹到波士顿参加北大校友活动,巧遇李湘盈。吴院长了解了她的现况后,当面一再鼓励她立即投寄自己的简历,申请到北京大学工作。这是真的吗?李湘盈半信半疑。但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肯轻易放弃呢?李博士按照吴院长的建议,郑重地给北大投寄了简历,笔谈了个人的研究设想及所遇到的缺乏科研资金的困境。真没想到北大有关部门求才若渴,很快给她复函,不但以优厚的条件聘请李湘盈来该大学教学,还同意以她个人名义成立实验室,开展相关的尖端科研。这对于一位潜心钻研的科学家来说,有什么能比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科研梦更兴奋的事呢。李湘盈离美飞抵北京,在北京大学以实验室、教室、宿舍三点为一线,正全力以赴实现着自己既定的梦想。

“我要做台湾的‘香奈儿’!”某天还在读初中二年级的王筠婷天真地告诉父亲。刚满19岁,她用打工赚来的15000元新台币,按杂志所教的方法开始批货,做起网络服饰小买卖。当时每个月只能卖510件衣服。

  如何改变现状?传统网店都是将衣服穿在塑料模特身上,拍照上网给顾客看。王筠婷另辟蹊径,请同学,或找专业模特试穿,拍照后上传。仅此一改,订单开始破万。随着网络销售竞争越来越激烈,王筠婷决定创办自己的品牌。主打“大女孩小女人”的粉红系列品牌“PKGIRL”应运而生,瞄准大学生这个过渡年龄段的女性着装。所有服装都自行设计后,再找商家生产。为了学到更多的相关知识,王筠婷从辅仁大学食品营养系转学到服装营销专业。

  眼下王筠婷已来到上海,担任一家贸易公司资深经理。说起在沪工作,王筠婷笑开了花:“大陆广阔的市场,加上台湾成功的经验,一定可以拓展出一条更美好的创业之路。”

      台湾青年,放飞梦想。梦境之美,妙不可言。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台湾青年 放飞梦想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08-27 09:4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