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不简单,一招鲜能让艺术“转”起来

那天下午,阳光灿烂。一走进台中企业家李先生绿意盎然的办公楼,就有惊人的发现,楼内走廊洁白墙上,挂了七八幅令我眼睛一亮的艺术品,尤其是靠窗的那件作品,命题新颖:《城市失格──西门町》,聚焦的是西门町圆环,台北人最熟悉的一个十字路口。 原本经过再造,商店林立的旧城区理应呈现的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街景,可在这幅精致的立体作品里,却车辆绝迹,杳无人影……“这就是这幅作品的艺术魅力的所在,平素你绝对找不到这个场面”,爽朗的李先生介绍其最大亮点时滔滔不绝,“作者费尽心思持续在每个午后固定的时分拍下两百多张相片,再借助计算机细细挑出每一小片无人无车的零碎场面,重新覆盖、拼贴,制作完成,100%的纯科技,100%的纯手工,而所影射的深刻内涵发人深省”。真想不到以企业管理见长的李先生,谈起艺术竟如此内行。“您是哪方觅来的如此佳作”?“啊呀,周先生,我忘了告诉您,这是我从台湾‘艺术银行’租借来的。如今岛内的企业、医院、酒店等都热衷于向其租借,所付租金仅为银行购入价格的0.4%承租费用包含租金、保险费、运输费等,租期一般为3个月至1

富有创意的艺术作品能廉价租借?!台湾流行的这种艺术欣赏新概念引发了我极大的兴趣。在与李先生交谈中,得知现今台湾艺术领域有一句长盛不衰、火红的流行语:让艺术“转”起来。形象生动、富有创意的LOGO迷倒岛内众多的“艺术迷”,而更叫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让艺术真正“转”起来的背后,全力支撑的是独树一帜的“艺术银行。有趣的是,原先相互之间毫无关系的银行与艺术,一旦有缘结合,合二为一,就“脱胎换骨”,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为让更多的梵高们能在本土扎根,2014年由台湾文化主管部门出钱收购本土艺术家作品,再通过立足公益的“艺术银行”以低廉的价格租赁给各机关或民间企业,用以妆点美化空间,同时让作品走进大众生活,被更多人尽情欣赏。这样做既鼓励本土创作,促进艺术品市场流通,也培养民众的美学修养。而所谓的收购艺术品有一整套完整的流程,作品采用征集方式,艺术家或其代理人提出申请,再由艺术家、产业界、专家学者等组成的专门评选委员会进行评选。参选的艺术家须是本土籍,年龄不限,作品要求能反映台湾多元文化特色。被选入的作品由“艺术银行”出资购入并永久收藏。这些银行从一开始就抛弃了以利润为本的老传统,最热衷考虑的是,如何使手中拥有的艺术收藏品在银行外广泛流转,为大众服务,供全民享受。

针对这些美好的创新设想,岛内的“艺术银行”尚未开张,当年台湾文化部门负责人龙应台就明确宣布,我们不做美学投资,而是做美学扎根自己的艺术家自己疼,希望孩子们不要只看到莫奈、梵高、毕加索的复制画作,还要有当代本土艺术家活生生的笔触。对于那些处于成长初期的艺术家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很有力的支持。他们的作品要得到社会的认可,最重要的是要尽可能地多多展示这些作品。而与此同时,人们更为关心的是,“艺术银行”如何维持年复一年的运营成本?这可是个世界性难题。20143月,“艺术银行”在台中市银行街开门营业之初,几乎没有人看好,甚至有人称:缺失官方财政长年的日常支撑,这种另类银行兔子尾巴——长不了。

“艺术银行”的第一笔启动资金来自于台湾文化部门投入的7000万元(新台币、下同,当年约合1200万人民币),其中3500万用来购买台湾本土有发展潜力而尚未有高知名度的视觉艺术品;另外3500万用来建设放置艺术品的库房以及人事等其他行政费用。可启动资金之后的“艺术银行”如何正常运转呢?好在这类银行极力推行的独特模式优势非常明显——投入少、客户多、运转快、无欠账、可持续。实行的是“只租不售”的运作方式,甘愿做起只赔不赚的买卖来。外界租借后仅象征性收取的微薄租金,聊以支付运作中的一小部分成本。至于购入与出租之间所形成的巨大的成本剪刀差,有包括台中李先生等酷爱艺术的企业家群所组成的另类“艺术银行家”的慷慨解囊,再仰仗艺术银行俱乐部的全力力挺,弥补了财源支出的亏损。

令人想不到的是挑明其目的“不在于赚钱,而在于流通”的“艺术银行”,经过45年的运转,竟奇迹般地创造出龙应台梦寐以求的新天地。它在艺术家与市场之间,架起一座人性化、公益性的天桥,以此提高台湾“小字辈”,甚至“无名之辈”艺术家作品的能见度和内在价值。高雅艺术品不再只是被束之高阁的“阳春白雪”,让艺术走入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逐步提高公众的艺术素养与一些美术馆购藏艺术品重于馆内典藏性质不同,艺术银行重在艺术品的馆外流通,要把艺术品置放于公共空间,让更多的人共同来认识、欣赏。

去台北采风时,台湾“艺术银行”负责人张正霖悄悄向我露了“家底”:银行第一批累计购入195位艺术家、共计346组作品,内中不乏在台北艺术节崭露头角的新人艺术家的经典创作,如从电脑游戏与现实社会中汲取灵感的蔡士弘的《投降后的消毒作业》、《幻术之吻》;擅长魔幻场景创作的谢怡如的画作《你和我》、《不能消失感》、《未知欣喜》等。第二批则大手笔购入1300多位艺术家、4800多件艺术作品。最近几年又有了第三、第四批的收购。如此滚雪球般广纳佳作,让岛内“艺术迷”们有幸饱享更多的“艺术盛宴”。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05-08 09:38:58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不简单,一招鲜能让艺术“转”起来

摘要  那天下午,阳光灿烂。一走进台中企业家李先生绿意盎然的办公楼,就有惊人的发现,楼内走廊洁白墙上,挂了七八幅令我眼睛一亮的艺术品,尤其是靠窗的那件作品,命题新颖:《城市失格──西门町》,聚焦的是西门町圆环,台北人最熟悉的一个十字路口。原本经过再造,商店林立的旧城区理应呈现的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街景,可在这幅精致的立体作品里,却车辆绝迹,杳无人影……“这就是这幅作

那天下午,阳光灿烂。一走进台中企业家李先生绿意盎然的办公楼,就有惊人的发现,楼内走廊洁白墙上,挂了七八幅令我眼睛一亮的艺术品,尤其是靠窗的那件作品,命题新颖:《城市失格──西门町》,聚焦的是西门町圆环,台北人最熟悉的一个十字路口。 原本经过再造,商店林立的旧城区理应呈现的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街景,可在这幅精致的立体作品里,却车辆绝迹,杳无人影……“这就是这幅作品的艺术魅力的所在,平素你绝对找不到这个场面”,爽朗的李先生介绍其最大亮点时滔滔不绝,“作者费尽心思持续在每个午后固定的时分拍下两百多张相片,再借助计算机细细挑出每一小片无人无车的零碎场面,重新覆盖、拼贴,制作完成,100%的纯科技,100%的纯手工,而所影射的深刻内涵发人深省”。真想不到以企业管理见长的李先生,谈起艺术竟如此内行。“您是哪方觅来的如此佳作”?“啊呀,周先生,我忘了告诉您,这是我从台湾‘艺术银行’租借来的。如今岛内的企业、医院、酒店等都热衷于向其租借,所付租金仅为银行购入价格的0.4%承租费用包含租金、保险费、运输费等,租期一般为3个月至1

富有创意的艺术作品能廉价租借?!台湾流行的这种艺术欣赏新概念引发了我极大的兴趣。在与李先生交谈中,得知现今台湾艺术领域有一句长盛不衰、火红的流行语:让艺术“转”起来。形象生动、富有创意的LOGO迷倒岛内众多的“艺术迷”,而更叫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让艺术真正“转”起来的背后,全力支撑的是独树一帜的“艺术银行。有趣的是,原先相互之间毫无关系的银行与艺术,一旦有缘结合,合二为一,就“脱胎换骨”,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为让更多的梵高们能在本土扎根,2014年由台湾文化主管部门出钱收购本土艺术家作品,再通过立足公益的“艺术银行”以低廉的价格租赁给各机关或民间企业,用以妆点美化空间,同时让作品走进大众生活,被更多人尽情欣赏。这样做既鼓励本土创作,促进艺术品市场流通,也培养民众的美学修养。而所谓的收购艺术品有一整套完整的流程,作品采用征集方式,艺术家或其代理人提出申请,再由艺术家、产业界、专家学者等组成的专门评选委员会进行评选。参选的艺术家须是本土籍,年龄不限,作品要求能反映台湾多元文化特色。被选入的作品由“艺术银行”出资购入并永久收藏。这些银行从一开始就抛弃了以利润为本的老传统,最热衷考虑的是,如何使手中拥有的艺术收藏品在银行外广泛流转,为大众服务,供全民享受。

针对这些美好的创新设想,岛内的“艺术银行”尚未开张,当年台湾文化部门负责人龙应台就明确宣布,我们不做美学投资,而是做美学扎根自己的艺术家自己疼,希望孩子们不要只看到莫奈、梵高、毕加索的复制画作,还要有当代本土艺术家活生生的笔触。对于那些处于成长初期的艺术家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很有力的支持。他们的作品要得到社会的认可,最重要的是要尽可能地多多展示这些作品。而与此同时,人们更为关心的是,“艺术银行”如何维持年复一年的运营成本?这可是个世界性难题。20143月,“艺术银行”在台中市银行街开门营业之初,几乎没有人看好,甚至有人称:缺失官方财政长年的日常支撑,这种另类银行兔子尾巴——长不了。

“艺术银行”的第一笔启动资金来自于台湾文化部门投入的7000万元(新台币、下同,当年约合1200万人民币),其中3500万用来购买台湾本土有发展潜力而尚未有高知名度的视觉艺术品;另外3500万用来建设放置艺术品的库房以及人事等其他行政费用。可启动资金之后的“艺术银行”如何正常运转呢?好在这类银行极力推行的独特模式优势非常明显——投入少、客户多、运转快、无欠账、可持续。实行的是“只租不售”的运作方式,甘愿做起只赔不赚的买卖来。外界租借后仅象征性收取的微薄租金,聊以支付运作中的一小部分成本。至于购入与出租之间所形成的巨大的成本剪刀差,有包括台中李先生等酷爱艺术的企业家群所组成的另类“艺术银行家”的慷慨解囊,再仰仗艺术银行俱乐部的全力力挺,弥补了财源支出的亏损。

令人想不到的是挑明其目的“不在于赚钱,而在于流通”的“艺术银行”,经过45年的运转,竟奇迹般地创造出龙应台梦寐以求的新天地。它在艺术家与市场之间,架起一座人性化、公益性的天桥,以此提高台湾“小字辈”,甚至“无名之辈”艺术家作品的能见度和内在价值。高雅艺术品不再只是被束之高阁的“阳春白雪”,让艺术走入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逐步提高公众的艺术素养与一些美术馆购藏艺术品重于馆内典藏性质不同,艺术银行重在艺术品的馆外流通,要把艺术品置放于公共空间,让更多的人共同来认识、欣赏。

去台北采风时,台湾“艺术银行”负责人张正霖悄悄向我露了“家底”:银行第一批累计购入195位艺术家、共计346组作品,内中不乏在台北艺术节崭露头角的新人艺术家的经典创作,如从电脑游戏与现实社会中汲取灵感的蔡士弘的《投降后的消毒作业》、《幻术之吻》;擅长魔幻场景创作的谢怡如的画作《你和我》、《不能消失感》、《未知欣喜》等。第二批则大手笔购入1300多位艺术家、4800多件艺术作品。最近几年又有了第三、第四批的收购。如此滚雪球般广纳佳作,让岛内“艺术迷”们有幸饱享更多的“艺术盛宴”。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不简单,一招鲜能让艺术“转”起来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05-08 09: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