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蝴蝶家园” 实至名归

上海台协

台湾抓环保,刚性法律与柔性诉求交织的第一标志物竟是蝴蝶,“蝴蝶家园”真乃实至名归。

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到台湾的奇景:雨后的天空,太阳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走出候机厅,不请自来的一群群绚丽多彩的蝴蝶,热情地为客人表演起星级宝岛迎宾舞,忽儿轻盈曼舞,婀娜多姿;忽儿上下盘旋,随风而逝,令人啧啧称奇

有了这一次奇特的经历,我开始对台湾的蝴蝶好奇起来。岛内的蝴蝶行家的一番告白至今久记不忘:上世纪60年代以后,台湾加大了环保的力度,对生存环境极为敏感的蝴蝶随即荟萃宝岛,台湾很快成了全球“蝴蝶乐园”,多年来一直是世界蝴蝶的主要输出地区之一。

岛内学校的环境保护教育可谓入脑入心。才入学的孩童幼小的心灵就知道,蝴蝶是人类的好朋友,千万不能伤害它们。这是一位白血患儿临终前的病床录音,医生阿姨轻轻地问他,有哪件事使自己最难忘啊?懂事的孩子回忆道:“大雨后的星期天下午,天真的有点冷。我透过窗户发现一只漂亮的大蝴蝶趴在我家的阳台栏杆上一动不动,上前仔细一看,哟,这只翅膀早已被淋湿的蝴蝶脑袋耷拉着,看来已经冻僵了。我十分小心将蝴蝶捧回到自己的书桌上,开了一点暖气,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怜的蝴蝶才苏醒过来。它冲我眨了眨眼,在屋子里慢慢飞起来。我们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我真的好喜欢这只大蝴蝶。可蝴蝶的家不在这儿,我赶快打开窗户,大蝴蝶高兴地甩动翅膀,飞了好几圈,和我告别后,才飞回自己的家。”这位患儿的话不多,但从中我们可以深切感受到,他爱蝴蝶,爱得很深。人类与自然的和谐,从娃娃抓起,卓有成效。

在“蝴蝶王国”考察,最奇的是闻所未闻的“蝴蝶泉”。初听“蝴蝶泉”一词,误认为是山涧泉水之名,后几经了解才得知,这竟是置身自然生态数不清彩蝶众志成城的伟哉壮举。

初春,群蝶觅花采蜜之隙,为繁衍后代忙于交配。山谷空幽处,若风和日丽,气温适中时,几十万尾蝴蝶从四面八方飞临此地,雌雄互恋,窃窃私语;相拥重叠,纵横交错,汇聚成飞流直下、一泻万丈的斑斓“彩帘”。此时彩霞如无形的巨椽,予临空倾泻的“彩帘”抹上一簇蓝,一团黄,一层绿,一堆青,层叠交织,璀璨多采。真可谓“蝶化彩衣金缕尽,绝世惊艳醉人眼”。“蝴蝶泉”的成型对环境、气温、气压、风速、阳光等自然条件要求极为苛刻,能有幸一睹奇景者,可谓眼福不浅。

   考察途中一直在思索这样一个问题:岛内视蝴蝶为“天然的环保使者”颇有几分道理:只有蓝天白云绿水黑土,才能孕育出此等聪明的小生命体,而无处不在的400多种蝴蝶汇聚成4000多万蝶群,所展现的全然是一幅人类与自然界的和谐安宁图,真是难能可贵。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04-29 11:12:3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蝴蝶家园” 实至名归

摘要  台湾抓环保,刚性法律与柔性诉求交织的第一标志物竟是蝴蝶,“蝴蝶家园”真乃实至名归。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到台湾的奇景:雨后的天空,太阳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走出候机厅,不请自来的一群群绚丽多彩的蝴蝶,热情地为客人表演起星级宝岛迎宾舞,忽儿轻盈曼舞,婀娜多姿;忽儿上下盘旋,随风而逝,令人啧啧称奇。有了这一次奇特的经历,我开始对台湾的蝴蝶好奇起来。岛内的蝴蝶行家的一番告白至今久

上海台协

台湾抓环保,刚性法律与柔性诉求交织的第一标志物竟是蝴蝶,“蝴蝶家园”真乃实至名归。

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到台湾的奇景:雨后的天空,太阳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走出候机厅,不请自来的一群群绚丽多彩的蝴蝶,热情地为客人表演起星级宝岛迎宾舞,忽儿轻盈曼舞,婀娜多姿;忽儿上下盘旋,随风而逝,令人啧啧称奇

有了这一次奇特的经历,我开始对台湾的蝴蝶好奇起来。岛内的蝴蝶行家的一番告白至今久记不忘:上世纪60年代以后,台湾加大了环保的力度,对生存环境极为敏感的蝴蝶随即荟萃宝岛,台湾很快成了全球“蝴蝶乐园”,多年来一直是世界蝴蝶的主要输出地区之一。

岛内学校的环境保护教育可谓入脑入心。才入学的孩童幼小的心灵就知道,蝴蝶是人类的好朋友,千万不能伤害它们。这是一位白血患儿临终前的病床录音,医生阿姨轻轻地问他,有哪件事使自己最难忘啊?懂事的孩子回忆道:“大雨后的星期天下午,天真的有点冷。我透过窗户发现一只漂亮的大蝴蝶趴在我家的阳台栏杆上一动不动,上前仔细一看,哟,这只翅膀早已被淋湿的蝴蝶脑袋耷拉着,看来已经冻僵了。我十分小心将蝴蝶捧回到自己的书桌上,开了一点暖气,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怜的蝴蝶才苏醒过来。它冲我眨了眨眼,在屋子里慢慢飞起来。我们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我真的好喜欢这只大蝴蝶。可蝴蝶的家不在这儿,我赶快打开窗户,大蝴蝶高兴地甩动翅膀,飞了好几圈,和我告别后,才飞回自己的家。”这位患儿的话不多,但从中我们可以深切感受到,他爱蝴蝶,爱得很深。人类与自然的和谐,从娃娃抓起,卓有成效。

在“蝴蝶王国”考察,最奇的是闻所未闻的“蝴蝶泉”。初听“蝴蝶泉”一词,误认为是山涧泉水之名,后几经了解才得知,这竟是置身自然生态数不清彩蝶众志成城的伟哉壮举。

初春,群蝶觅花采蜜之隙,为繁衍后代忙于交配。山谷空幽处,若风和日丽,气温适中时,几十万尾蝴蝶从四面八方飞临此地,雌雄互恋,窃窃私语;相拥重叠,纵横交错,汇聚成飞流直下、一泻万丈的斑斓“彩帘”。此时彩霞如无形的巨椽,予临空倾泻的“彩帘”抹上一簇蓝,一团黄,一层绿,一堆青,层叠交织,璀璨多采。真可谓“蝶化彩衣金缕尽,绝世惊艳醉人眼”。“蝴蝶泉”的成型对环境、气温、气压、风速、阳光等自然条件要求极为苛刻,能有幸一睹奇景者,可谓眼福不浅。

   考察途中一直在思索这样一个问题:岛内视蝴蝶为“天然的环保使者”颇有几分道理:只有蓝天白云绿水黑土,才能孕育出此等聪明的小生命体,而无处不在的400多种蝴蝶汇聚成4000多万蝶群,所展现的全然是一幅人类与自然界的和谐安宁图,真是难能可贵。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蝴蝶家园”  实至名归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04-29 11: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