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垃圾厂的“华丽转身”

上海台协

台北的作家李君真有意思,第一次约我见面,安排在台北的旋转咖啡厅。此咖啡厅最奇特的是,坐落于该城最大的垃圾焚烧厂20多米高的大烟囱上。以后的几次聊天,竟都在同一地点。这就激发起我的好奇:李君为何独睐这块“风水宝地”呢?

没想到我的一个简单的问号,引出了李君滔滔不绝的感叹:您看窗外悠悠的淡水河与奔腾的基隆河在此汇合后蜿蜒流向远方。这个堪为一绝的咖啡厅定位在台北昔日与今朝的环保交汇点,多少令人难忘的“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就在这里发生,而这根得天独厚的大烟囱就成了巨变的历史“见证人”。

作为过来人,李君谈起30多年前的台北只是摇头。那时的市民最大陋习是任性地随手丢垃圾,整座城市脏乱不堪。当有关部门欲加强管理时,最大难题随即而来:清扫后的垃圾该在哪儿焚烧呢?市民的意识相当武断,焚烧厂确实需要,但不要建在我家附近,其理由很简单:怕脏、怕臭、怕污染、怕破坏风水。可焚烧厂不能是“空中楼阁”呀?!

接下来的故事演绎令人大为震惊。当台北市政府宣布要在北投建立垃圾焚烧厂的时候,距离选址地点最近的洲美里居民简直炸了锅。大家都觉得不能接受,理由很简单,垃圾本身就是那么脏的东西,焚烧垃圾又会产生多么大的污染,这还得了。于是,当地的居民纷纷向北投区公所、台北市政府以及市民意代表陈情,要求垃圾焚烧厂重新选址。

“一场场的说明会、公听会不断地开”,李君作为洲美里居民,对20多年前垃圾焚化厂开工前的事情至今仍记忆犹新,不是只有主管部门的人来跟我们说明,还有社会上权威的第三方机构,用各种数据来说话,先和里长沟通,里长再去说服邻长,邻长再去一家一户地做居民的说服工作。这场沟通说服工作持续了2年之久。

2年期间,该厂的工程师们也没有闲着,向四周的居民张贴告示,并登门拜访居民,一次次郑重申明:本厂采用国际最先进的环保设备,全力保证终年无臭无脏无污染。但光一纸布告有什么用呢?周遭居民对日常状况常常疑神疑鬼:发现附近的树叶黄了,就怀疑是无臭味的有毒物所致;有时白天烟囱不冒烟了,那一定是“在夜晚偷烧偷排”。电脑管控的焚烧流程理应由科学数据说话,于是厂大门口竖起一块巨大电子显示屏——废气监视显示板,直播着焚化厂的实时排放数据:粒状污染物标准值45mg/Nm3,现在排放值2.1mg/Nm3;硫氧化物标准值150ppm,现在排放值0.9ppm;氮氧化物标准值220ppm,现在排放值98.3ppm;氯化氢标准值60ppm,现在排放值11.9ppm。从这些实测数据看,垃圾焚化厂的排放量远远低于标准值。这个数字不是焚化厂的一面之词,社会上权威的环保团体也会去测量,李君说,多方得出的排放数据都达标,居民才放心。所有环保数据无一遗漏,一目了然,传送到网络上,随时接受市民监督。

所有的沟通说明绝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贯穿垃圾焚化厂运营的全过程。为杜绝人为的臭味,工厂每天对清运垃圾的垃圾车严格清洗,装载过程中不能跑冒漏滴,发现一次驾驶员记过;第二次就直接开除。每天对工厂周围的道路全面清洗┄┄环保制度的全力执行固然重要,但更为关键的是主动出击,极力美化环境、美化心灵。北投厂从建厂之日起斥巨资添置了许多公共绿地、休闲娱乐设施,免费提供居民使用。大片绿地恰似一座大公园,园内篮球场、游泳馆、网球场、健身房、慢跑道等应有尽有。20多米的大烟囱上,请美术家画上赏心悦目的图案画,予人尽情的美的享受。而最出乎此处居民意料之外的是,由于焚烧垃圾过程可以发电,卖给发电厂后的收入还反馈给居民作为补贴。环境美化的同时,心灵的美化一刻也没有停止。厂区周围的每个学校都选举产生了“环保小局长”、“环保小署长”。这些“小局长”、“小署长”办事可认真了,在校监督环保,回家宣传环保,强烈的环保意识越来越深入人心。

          20多年工厂、居民融合相处,焚烧厂厂区四周成了人见人爱的“宝地”。直面本文开篇我的好奇,李君颇有点得意地说道:20104月上海世博会前,贵市市长韩正访问台北,对科学无害化处理垃圾大加赞扬,多次翘起大拇指点赞。如今大烟囱上的旋转餐厅、咖啡厅早已成了全台北标志性的地标。欲选择此处聚餐聊天,可得早早下单预订啊。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04-15 09:47:53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垃圾厂的“华丽转身”

摘要  台北的作家李君真有意思,第一次约我见面,安排在台北的旋转咖啡厅。此咖啡厅最奇特的是,坐落于该城最大的垃圾焚烧厂20多米高的大烟囱上。以后的几次聊天,竟都在同一地点。这就激发起我的好奇:李君为何独睐这块“风水宝地”呢?没想到我的一个简单的问号,引出了李君滔滔不绝的感叹:您看窗外悠悠的淡水河与奔腾的基隆河在此汇合后蜿蜒流向远方。这个堪为一绝的咖啡厅定位在台北昔日与今朝的环保交汇

上海台协

台北的作家李君真有意思,第一次约我见面,安排在台北的旋转咖啡厅。此咖啡厅最奇特的是,坐落于该城最大的垃圾焚烧厂20多米高的大烟囱上。以后的几次聊天,竟都在同一地点。这就激发起我的好奇:李君为何独睐这块“风水宝地”呢?

没想到我的一个简单的问号,引出了李君滔滔不绝的感叹:您看窗外悠悠的淡水河与奔腾的基隆河在此汇合后蜿蜒流向远方。这个堪为一绝的咖啡厅定位在台北昔日与今朝的环保交汇点,多少令人难忘的“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就在这里发生,而这根得天独厚的大烟囱就成了巨变的历史“见证人”。

作为过来人,李君谈起30多年前的台北只是摇头。那时的市民最大陋习是任性地随手丢垃圾,整座城市脏乱不堪。当有关部门欲加强管理时,最大难题随即而来:清扫后的垃圾该在哪儿焚烧呢?市民的意识相当武断,焚烧厂确实需要,但不要建在我家附近,其理由很简单:怕脏、怕臭、怕污染、怕破坏风水。可焚烧厂不能是“空中楼阁”呀?!

接下来的故事演绎令人大为震惊。当台北市政府宣布要在北投建立垃圾焚烧厂的时候,距离选址地点最近的洲美里居民简直炸了锅。大家都觉得不能接受,理由很简单,垃圾本身就是那么脏的东西,焚烧垃圾又会产生多么大的污染,这还得了。于是,当地的居民纷纷向北投区公所、台北市政府以及市民意代表陈情,要求垃圾焚烧厂重新选址。

“一场场的说明会、公听会不断地开”,李君作为洲美里居民,对20多年前垃圾焚化厂开工前的事情至今仍记忆犹新,不是只有主管部门的人来跟我们说明,还有社会上权威的第三方机构,用各种数据来说话,先和里长沟通,里长再去说服邻长,邻长再去一家一户地做居民的说服工作。这场沟通说服工作持续了2年之久。

2年期间,该厂的工程师们也没有闲着,向四周的居民张贴告示,并登门拜访居民,一次次郑重申明:本厂采用国际最先进的环保设备,全力保证终年无臭无脏无污染。但光一纸布告有什么用呢?周遭居民对日常状况常常疑神疑鬼:发现附近的树叶黄了,就怀疑是无臭味的有毒物所致;有时白天烟囱不冒烟了,那一定是“在夜晚偷烧偷排”。电脑管控的焚烧流程理应由科学数据说话,于是厂大门口竖起一块巨大电子显示屏——废气监视显示板,直播着焚化厂的实时排放数据:粒状污染物标准值45mg/Nm3,现在排放值2.1mg/Nm3;硫氧化物标准值150ppm,现在排放值0.9ppm;氮氧化物标准值220ppm,现在排放值98.3ppm;氯化氢标准值60ppm,现在排放值11.9ppm。从这些实测数据看,垃圾焚化厂的排放量远远低于标准值。这个数字不是焚化厂的一面之词,社会上权威的环保团体也会去测量,李君说,多方得出的排放数据都达标,居民才放心。所有环保数据无一遗漏,一目了然,传送到网络上,随时接受市民监督。

所有的沟通说明绝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贯穿垃圾焚化厂运营的全过程。为杜绝人为的臭味,工厂每天对清运垃圾的垃圾车严格清洗,装载过程中不能跑冒漏滴,发现一次驾驶员记过;第二次就直接开除。每天对工厂周围的道路全面清洗┄┄环保制度的全力执行固然重要,但更为关键的是主动出击,极力美化环境、美化心灵。北投厂从建厂之日起斥巨资添置了许多公共绿地、休闲娱乐设施,免费提供居民使用。大片绿地恰似一座大公园,园内篮球场、游泳馆、网球场、健身房、慢跑道等应有尽有。20多米的大烟囱上,请美术家画上赏心悦目的图案画,予人尽情的美的享受。而最出乎此处居民意料之外的是,由于焚烧垃圾过程可以发电,卖给发电厂后的收入还反馈给居民作为补贴。环境美化的同时,心灵的美化一刻也没有停止。厂区周围的每个学校都选举产生了“环保小局长”、“环保小署长”。这些“小局长”、“小署长”办事可认真了,在校监督环保,回家宣传环保,强烈的环保意识越来越深入人心。

          20多年工厂、居民融合相处,焚烧厂厂区四周成了人见人爱的“宝地”。直面本文开篇我的好奇,李君颇有点得意地说道:20104月上海世博会前,贵市市长韩正访问台北,对科学无害化处理垃圾大加赞扬,多次翘起大拇指点赞。如今大烟囱上的旋转餐厅、咖啡厅早已成了全台北标志性的地标。欲选择此处聚餐聊天,可得早早下单预订啊。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垃圾厂的“华丽转身”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9-04-15 09:4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