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穿越台湾 ——从“台湾头”到“台湾尾”

上海台协

 

从“台湾头”——基隆,穿越位于宝岛中部的世界名湖——日月潭,最终抵达“台湾尾”——鹅銮鼻,南北跨越近400公里,一路走来,宛若在细细品味、欣赏一幅朦胧、飘逸、隽永,充满写意的山水印象画。

 

请到基隆来看雨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是台湾女歌星孟庭苇一歌唱红的成名作,其温柔婉约、清新纯真的歌词曲调,不但使两岸众多歌迷为之倾倒,更使台北的名声大噪。可我到了台湾才知晓,欲观变幻无穷的雨景,应该去离台北仅30公里的海港城市——基隆。

基隆美曰“雨极”名正言顺。在世界的许多地方,可能会分雨季、旱季,可面向太平洋与东海的基隆却独享“雨利”,一年该市的下雨时间累积长为214天,雨量竟高达3043毫米,誉其为全球雨量最多的“雨都”一点也不过份。无论春夏与秋冬,明明太阳高悬,当空普照,只要海面一阵风刮来,穿过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光丛,或绵绵细雨,或濛濛雨丝,或潇潇雨帘,或如珠雨滴,就会从天而降。由于常年的平均气温维持在摄氏20度左右,在无污染、常清新的空气中,“雨浴”无疑是当地一种免费、滋润的享受。

逗留基隆,尽可放缓脚步,惬意地在茶吧泡一壶冻顶乌龙,舒心地倚着明亮、落地的窗户,呆呆欣赏“雨港”的奇景。细雨飞花轻叩窗,雨丝洒落育感怀。那飘零在户外电线上的雨点,恰像五线谱上的音符,一串串有序又随意排列,透明细珠在不停游曳,有时缓缓地向左移动,旋即又回转到右侧;也有左右两边的水珠同时都向中间聚拢,汇成一颗颗大大的水珠,坠落在早已被冲洗得干干净净光滑的石板路上,叮叮咚咚,煞是好听。雨势越大,形成的水珠自然也就越多,降落的速度也越快。这极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五线谱”上弹奏着一首首抒情畅想曲。

去基隆行程匆匆,尽管当地的朋友一再叮嘱哪怕天晴也务必携带雨具,可我却被气象台的预报所迷惑,将此视为累赘而不屑一顾。那天午后约同行坐出租车从台北直奔基隆。车刚驶抵基隆港区,湛蓝的天穹瞬间变脸,倾盆大雨飞流直下。也几乎在同时,我的手机响了,细心的台北先生告诉我,已在基隆港区麦当劳餐厅为我们一行准备了可抗6级大风的基隆伞,我真从心底里佩服台湾朋友的料事如神、细心周到。

此刻手中有了抗雨利器,心头底气一下子亢奋起来。我们一口气登上基隆公园的狮头山顶,张目远眺,雨中的美景从未所见:从天上撒下大大小小雪亮珠子跳落海里,在碧绿的海水里沸腾、翻滚、跳跃、歌唱,雄壮如川流迸发,委婉似水淌溪涧,浪漫像雨滴翠叶,这另类天然音响分明在合奏着奇妙无比的天籁之乐。
    忽然间雨停了,原先的一幕即刻变换为新的乐章。海里起伏的浪涛开始缓缓吟唱,树上滚下的水珠悄然滴落泥地,碧草不停摇摆着柔软的身段尽情欢舞,小鸟振一振两翼,嗖的一声飞向远方。这时一轮强烈的日光冲出了云层,照得漫山遍野彤红彤红。天又放亮了,亮得通体透明、一尘不染。

此刻的我,小心翼翼收起手中的雨伞,欲带回上海,在心头永远珍藏起这份难忘的两岸情愫。


百鸟朝凤日月潭

 

“老周,明天清晨我们赏鸟去。”夜晚刚刚入住日月潭酒店,同行的老张就兴冲冲地打来邀约电话,能有机会与养鸟老法师去宝岛第一名湖赏鸟,真是求之不得的乐事。

天蒙蒙亮,眼前的日月潭如同躺在山峦间素面窈窕的睡美人,撩拨心弦。飘渺升腾的薄雾渐渐褪走,一大片湖面终揭开神秘的面纱。在烟波渺渺、草木萋萋的潭边,最勤快最活跃的自然属鹭鸶鸟。迎着东方旭日,黑嘴巴的小白鹭与黄嘴巴的牛背鹭显得特别忙碌,它们一群群,或一对对,一会儿展翅空中盘旋,一会儿又接二连三降落坳泽嬉戏,而最具翩翩绅士风度的标志性举动是举喙目空一切漫步湖滩。此刻虽未见“一行白鹭上青天”的美景,但有幸如此近距离目睹群鹭觅食的趣景,也着实令人心动。

滩涂湿地的翠鸟美丽灵巧、惹人注目。借用“静如处子,动如兔子”这句话来描述蓝背红腹的翠鸟十分贴切。当它伫立枝头时,纹丝不动,如同石雕;可一旦发现湖中有鱼,蓦地一下降临湖面,扎入水中,仅几个来回,一条活蹦乱跳银白色的湖鱼已一饱口福,由此还获得“漂亮杀手”的雅名。

与鸟交友几十年的老张的洞察力就是过人,当我们蹑手蹑脚来到湖旁树林,他眯着眼略一观察,就发现从树顶至树下,浑然成了鸟儿的欢乐世界。循着“作秀作秀”的欢叫,体型修长的灰喉山椒成双配对跃然枝梢,其羽毛呈橘红,或鲜黄,艳丽俊秀,雌雄不离。而红嘴黑鹎的拿手好戏是亮开嗓子,唱起林间晨曲,其歌声忽高忽低,忽上忽下,不知疲倦,委婉撩人。

沿着树梢往下移,宛如有不成文的潜规则划地为界,互不干扰。五色鸟正炫耀展现自身无比妖艳的鸟羽;“林木卫士”啄木鸟攀越树干,找寻蛀虫;白耳画眉以神奇的歌喉,演唱着高八度的林间小调;体态硕大的树鹊拖着长尾飞来飞去,自得其乐。

在树林最底层的密丛中,还藏着“只闻其声,难见其影”的“闺中群秀”。此时老张的特异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你听这‘嘟嘟嘟’的叫声,是雄性山红头在急着求偶;‘啯啯啯’的鸣叫,则是小弯嘴画眉寻找父母;那边所发出阵阵尖锐的长啸声,是台湾赫赫有名、独一无二的紫啸鸫在孤芳自赏,此鸟全身紫蓝,极为珍贵,颇有大贵家族的韵味”。真没想到老法师对人类的天友会如此熟悉,更无法想象鸟类世界会如此丰富多彩。

置身群鸟天地,耳闻天籁之声,童心未泯的老张突发奇想,将两个手指伸入口中,凝神屏息模仿鸟叫吹起了口哨。想不到一阵口哨引发“千浪”回响,先是一声,再一声,紧接着是此起彼伏的几声,两三分钟后,那才叫热闹非凡、欢声大作,如《云雀》,似《杜鹃圆舞曲》,更胜《百鸟朝凤》。人为的七和弦、三和弦,升大调、降小调,怎么能与大自然原汁原味的鸟鸣相媲美?侧耳静静倾听,心头那股甜甜美味至今不忘。

日月潭美,美在百鸟朝凤!

 

宝岛“南极”鹅銮鼻

                                        

车抵高雄,接团的先生口口声声将四季如春的鹅銮鼻尊称为台岛的“南极”,这使我对它的企盼又多了几分渴求。

说个实在话,第一次听到“鹅銮鼻”这个地理名词,我就觉得奇怪,这究竟是外来语,还是闽南话,仔细想想好像都不是。那天下午一到鹅銮鼻,我迫不及待地下车就往海边跑,张开嘴一个劲大叫:“鹅銮鼻,我们终于来了!”可冲到海滨,东张张西望望,却怎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亏得先生的提醒,人往后退出几百米,再登上足有500米高的凉亭极目远眺,只见前方一条长约5公里、宽近2公里的山脊,宛若白鹅鼻上隆起的一堆肉,呈高翘状一直延伸到碧绿的海水之中,将太平洋、巴士海峡、台湾海峡分割开来。鹅--鼻,实在太形象了,而它的高山族语是“船帆”的意思,又清楚地表明这儿历来是水产丰富的大渔场。

“鹅銮鼻的最大特色是无处不奇”,土生土长的先生滋滋有味地数说起来,“真要做到领略奇观,那只有时时做有心人”。先生这番话使我对鹅銮鼻的好奇心又徒增几倍。

人到鹅銮鼻,领教最多的是来势迅猛、去无踪影的太平洋飓风。此风之猛可能你不相信,我想为同伴留影,可不知从何而来的巨风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把你推得东倒西歪,狼狈之余只得随机应变,看准了背景,人一站好就拍,百分之一秒的提前量对我的摄影技术无疑是个严峻的考验。见缝插针抓拍的同时,又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此处高大的热带林木,尤其是椰子树的树干一律向西倾斜,每当飓风刮来,更是竞相向西折腰。先生对此的讲解可谓妙趣横生:如今海峡两岸都倡导以人为本,此处的树木也很有人情味,一水之隔的大陆在台湾的西面,它们向西竞折腰,那是在热忱欢迎越来越多的大陆同胞来此一游。

说及鹅銮鼻,必然会谈到每隔10秒钟自动闪亮一次、光力可达到20海里的远东最大的海上灯塔——鹅銮鼻灯塔。真想不到这座高18米、乳白色圆柱形的灯塔,美其名为“东亚之光”,却是当年腐败清廷败于入侵者之手的赔偿品,它的建成标志着台湾门户从此洞开。如今,昔日的一切已不复存在,可充满火药味炮楼型的独特建筑,深深地记载着一段百年辛酸史,仍不失为落后挨打的一大奇观。

沿着坐落鹅銮鼻的垦丁公园往北走,蓦然间,一片辽阔无边的大草原展现在我们面前。台湾竟然还有大草原?!我们连做梦都没有想到。此刻一望无际、蔓蔓青草丛中正演绎着一群男追女的动人场景:身披白婚纱的新娘脚登高跟鞋咯咯咯地笑着在前面跑,西装笔挺的新郎倌夸张地迈着舞步快速追。我们一行“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用力击掌为双方加油。而这一幕岂不是点明了鹅銮鼻的又一时尚主题:这儿就是恋人最心仪的“浪漫天堂”。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8-08-06 09:00:46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联络:18301705013
沪ICP备13043458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穿越台湾 ——从“台湾头”到“台湾尾”

摘要  从“台湾头”——基隆,穿越位于宝岛中部的世界名湖——日月潭,最终抵达“台湾尾”——鹅銮鼻,南北跨越近400公里,一路走来,宛若在细细品味、欣赏一幅朦胧、飘逸、隽永,充满写意的山水印象画。请到基隆来看雨《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是台湾女歌星孟庭苇一歌唱红的成名作,其温柔婉约、清新纯真的歌

上海台协

 

从“台湾头”——基隆,穿越位于宝岛中部的世界名湖——日月潭,最终抵达“台湾尾”——鹅銮鼻,南北跨越近400公里,一路走来,宛若在细细品味、欣赏一幅朦胧、飘逸、隽永,充满写意的山水印象画。

 

请到基隆来看雨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是台湾女歌星孟庭苇一歌唱红的成名作,其温柔婉约、清新纯真的歌词曲调,不但使两岸众多歌迷为之倾倒,更使台北的名声大噪。可我到了台湾才知晓,欲观变幻无穷的雨景,应该去离台北仅30公里的海港城市——基隆。

基隆美曰“雨极”名正言顺。在世界的许多地方,可能会分雨季、旱季,可面向太平洋与东海的基隆却独享“雨利”,一年该市的下雨时间累积长为214天,雨量竟高达3043毫米,誉其为全球雨量最多的“雨都”一点也不过份。无论春夏与秋冬,明明太阳高悬,当空普照,只要海面一阵风刮来,穿过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光丛,或绵绵细雨,或濛濛雨丝,或潇潇雨帘,或如珠雨滴,就会从天而降。由于常年的平均气温维持在摄氏20度左右,在无污染、常清新的空气中,“雨浴”无疑是当地一种免费、滋润的享受。

逗留基隆,尽可放缓脚步,惬意地在茶吧泡一壶冻顶乌龙,舒心地倚着明亮、落地的窗户,呆呆欣赏“雨港”的奇景。细雨飞花轻叩窗,雨丝洒落育感怀。那飘零在户外电线上的雨点,恰像五线谱上的音符,一串串有序又随意排列,透明细珠在不停游曳,有时缓缓地向左移动,旋即又回转到右侧;也有左右两边的水珠同时都向中间聚拢,汇成一颗颗大大的水珠,坠落在早已被冲洗得干干净净光滑的石板路上,叮叮咚咚,煞是好听。雨势越大,形成的水珠自然也就越多,降落的速度也越快。这极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五线谱”上弹奏着一首首抒情畅想曲。

去基隆行程匆匆,尽管当地的朋友一再叮嘱哪怕天晴也务必携带雨具,可我却被气象台的预报所迷惑,将此视为累赘而不屑一顾。那天午后约同行坐出租车从台北直奔基隆。车刚驶抵基隆港区,湛蓝的天穹瞬间变脸,倾盆大雨飞流直下。也几乎在同时,我的手机响了,细心的台北先生告诉我,已在基隆港区麦当劳餐厅为我们一行准备了可抗6级大风的基隆伞,我真从心底里佩服台湾朋友的料事如神、细心周到。

此刻手中有了抗雨利器,心头底气一下子亢奋起来。我们一口气登上基隆公园的狮头山顶,张目远眺,雨中的美景从未所见:从天上撒下大大小小雪亮珠子跳落海里,在碧绿的海水里沸腾、翻滚、跳跃、歌唱,雄壮如川流迸发,委婉似水淌溪涧,浪漫像雨滴翠叶,这另类天然音响分明在合奏着奇妙无比的天籁之乐。
    忽然间雨停了,原先的一幕即刻变换为新的乐章。海里起伏的浪涛开始缓缓吟唱,树上滚下的水珠悄然滴落泥地,碧草不停摇摆着柔软的身段尽情欢舞,小鸟振一振两翼,嗖的一声飞向远方。这时一轮强烈的日光冲出了云层,照得漫山遍野彤红彤红。天又放亮了,亮得通体透明、一尘不染。

此刻的我,小心翼翼收起手中的雨伞,欲带回上海,在心头永远珍藏起这份难忘的两岸情愫。


百鸟朝凤日月潭

 

“老周,明天清晨我们赏鸟去。”夜晚刚刚入住日月潭酒店,同行的老张就兴冲冲地打来邀约电话,能有机会与养鸟老法师去宝岛第一名湖赏鸟,真是求之不得的乐事。

天蒙蒙亮,眼前的日月潭如同躺在山峦间素面窈窕的睡美人,撩拨心弦。飘渺升腾的薄雾渐渐褪走,一大片湖面终揭开神秘的面纱。在烟波渺渺、草木萋萋的潭边,最勤快最活跃的自然属鹭鸶鸟。迎着东方旭日,黑嘴巴的小白鹭与黄嘴巴的牛背鹭显得特别忙碌,它们一群群,或一对对,一会儿展翅空中盘旋,一会儿又接二连三降落坳泽嬉戏,而最具翩翩绅士风度的标志性举动是举喙目空一切漫步湖滩。此刻虽未见“一行白鹭上青天”的美景,但有幸如此近距离目睹群鹭觅食的趣景,也着实令人心动。

滩涂湿地的翠鸟美丽灵巧、惹人注目。借用“静如处子,动如兔子”这句话来描述蓝背红腹的翠鸟十分贴切。当它伫立枝头时,纹丝不动,如同石雕;可一旦发现湖中有鱼,蓦地一下降临湖面,扎入水中,仅几个来回,一条活蹦乱跳银白色的湖鱼已一饱口福,由此还获得“漂亮杀手”的雅名。

与鸟交友几十年的老张的洞察力就是过人,当我们蹑手蹑脚来到湖旁树林,他眯着眼略一观察,就发现从树顶至树下,浑然成了鸟儿的欢乐世界。循着“作秀作秀”的欢叫,体型修长的灰喉山椒成双配对跃然枝梢,其羽毛呈橘红,或鲜黄,艳丽俊秀,雌雄不离。而红嘴黑鹎的拿手好戏是亮开嗓子,唱起林间晨曲,其歌声忽高忽低,忽上忽下,不知疲倦,委婉撩人。

沿着树梢往下移,宛如有不成文的潜规则划地为界,互不干扰。五色鸟正炫耀展现自身无比妖艳的鸟羽;“林木卫士”啄木鸟攀越树干,找寻蛀虫;白耳画眉以神奇的歌喉,演唱着高八度的林间小调;体态硕大的树鹊拖着长尾飞来飞去,自得其乐。

在树林最底层的密丛中,还藏着“只闻其声,难见其影”的“闺中群秀”。此时老张的特异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你听这‘嘟嘟嘟’的叫声,是雄性山红头在急着求偶;‘啯啯啯’的鸣叫,则是小弯嘴画眉寻找父母;那边所发出阵阵尖锐的长啸声,是台湾赫赫有名、独一无二的紫啸鸫在孤芳自赏,此鸟全身紫蓝,极为珍贵,颇有大贵家族的韵味”。真没想到老法师对人类的天友会如此熟悉,更无法想象鸟类世界会如此丰富多彩。

置身群鸟天地,耳闻天籁之声,童心未泯的老张突发奇想,将两个手指伸入口中,凝神屏息模仿鸟叫吹起了口哨。想不到一阵口哨引发“千浪”回响,先是一声,再一声,紧接着是此起彼伏的几声,两三分钟后,那才叫热闹非凡、欢声大作,如《云雀》,似《杜鹃圆舞曲》,更胜《百鸟朝凤》。人为的七和弦、三和弦,升大调、降小调,怎么能与大自然原汁原味的鸟鸣相媲美?侧耳静静倾听,心头那股甜甜美味至今不忘。

日月潭美,美在百鸟朝凤!

 

宝岛“南极”鹅銮鼻

                                        

车抵高雄,接团的先生口口声声将四季如春的鹅銮鼻尊称为台岛的“南极”,这使我对它的企盼又多了几分渴求。

说个实在话,第一次听到“鹅銮鼻”这个地理名词,我就觉得奇怪,这究竟是外来语,还是闽南话,仔细想想好像都不是。那天下午一到鹅銮鼻,我迫不及待地下车就往海边跑,张开嘴一个劲大叫:“鹅銮鼻,我们终于来了!”可冲到海滨,东张张西望望,却怎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亏得先生的提醒,人往后退出几百米,再登上足有500米高的凉亭极目远眺,只见前方一条长约5公里、宽近2公里的山脊,宛若白鹅鼻上隆起的一堆肉,呈高翘状一直延伸到碧绿的海水之中,将太平洋、巴士海峡、台湾海峡分割开来。鹅--鼻,实在太形象了,而它的高山族语是“船帆”的意思,又清楚地表明这儿历来是水产丰富的大渔场。

“鹅銮鼻的最大特色是无处不奇”,土生土长的先生滋滋有味地数说起来,“真要做到领略奇观,那只有时时做有心人”。先生这番话使我对鹅銮鼻的好奇心又徒增几倍。

人到鹅銮鼻,领教最多的是来势迅猛、去无踪影的太平洋飓风。此风之猛可能你不相信,我想为同伴留影,可不知从何而来的巨风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把你推得东倒西歪,狼狈之余只得随机应变,看准了背景,人一站好就拍,百分之一秒的提前量对我的摄影技术无疑是个严峻的考验。见缝插针抓拍的同时,又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此处高大的热带林木,尤其是椰子树的树干一律向西倾斜,每当飓风刮来,更是竞相向西折腰。先生对此的讲解可谓妙趣横生:如今海峡两岸都倡导以人为本,此处的树木也很有人情味,一水之隔的大陆在台湾的西面,它们向西竞折腰,那是在热忱欢迎越来越多的大陆同胞来此一游。

说及鹅銮鼻,必然会谈到每隔10秒钟自动闪亮一次、光力可达到20海里的远东最大的海上灯塔——鹅銮鼻灯塔。真想不到这座高18米、乳白色圆柱形的灯塔,美其名为“东亚之光”,却是当年腐败清廷败于入侵者之手的赔偿品,它的建成标志着台湾门户从此洞开。如今,昔日的一切已不复存在,可充满火药味炮楼型的独特建筑,深深地记载着一段百年辛酸史,仍不失为落后挨打的一大奇观。

沿着坐落鹅銮鼻的垦丁公园往北走,蓦然间,一片辽阔无边的大草原展现在我们面前。台湾竟然还有大草原?!我们连做梦都没有想到。此刻一望无际、蔓蔓青草丛中正演绎着一群男追女的动人场景:身披白婚纱的新娘脚登高跟鞋咯咯咯地笑着在前面跑,西装笔挺的新郎倌夸张地迈着舞步快速追。我们一行“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用力击掌为双方加油。而这一幕岂不是点明了鹅銮鼻的又一时尚主题:这儿就是恋人最心仪的“浪漫天堂”。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穿越台湾 ——从“台湾头”到“台湾尾”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8-08-06 09: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