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去新天地发呆

“老周,明天你有空吗?”电话中传来中气十足的笔友老王的声音。“好不容易有点空,有何贵干?”我故意逗起了老朋友。“我们去上海新天地发呆。说好了,我请客。”一句话引得我差点喷饭,什么事不能做,要去发呆?!还附带一句,“我请客”。

星期日的上午阳光明媚,按照老王的嘱咐,满腹狐疑的我准时来到了新天地“星巴客”外的咖啡小区。入夏丽日,精致的原木椅上,中外白领们三三两两,随意地坐在那儿,而最奇怪的是,谁都默默坐着,任凭小圆桌上浓郁的咖啡香雾缭绕。在这里人人成了活体雕塑,或两手交叉相抱,笑眯眯地直视着前方;或前倾着身子,两手依桌托着腮帮,闭目养神;或惬意地斜靠在座椅上,朝天仰视……

老王比我早到了一步,示意我随便落座,紧接着递给我一张纸:我已为你点了咖啡和午餐。刚入座,女招待迅即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黑咖,浓香扑鼻,令人垂涎。既然这里是老王所说的发呆族的天下,我也入乡随俗,什么也不想,让头脑瞬间空白,让思维停摆几时,可内心不免暗暗好笑,古人曰:白翁聊发少年狂,而如今是老来犹发少年痴。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少时辰,咿,桌上怎么突然多了一份三明治和水果,回过神来一看,老王已坐在邻座,“该吃午餐了。初次来此,感觉如何?”我揉揉眼睛,朝嘴里倒了一口矿泉水,随口说道:“不错,生平头回来黄金之地长坐发呆,奇怪,原先晕乎乎的脑袋,怎么顿感心旷神怡?!”

匆匆就餐完毕,我与邻桌的小姐轻声聊了起来。她姓黄,前年从法国留学归来,现今在上海的一家美资跨国公司供职。在留法期间,只要一有空就爱约几个好友上咖啡馆坐坐。不多久就如同哥伦布探明新大陆般发现巴黎咖啡馆内的一大秘密:中国人喝咖啡像孵茶楼,一坐下来,天南地北,聊个没完。可奇怪的是,当地有许多年轻人相聚,即使相识也不聊,而是各自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双眼漫无目的地呆呆发楞。逢休闲日一坐就是半天,美其名曰:精神疗法。我不信真有这么神,可小试几次,效果不错,回沪后,去新天地发呆,成了我与好友们的首选。

头戴鸭舌帽的小伙姓李,是上海一家台资企业的资深管理经理。小小年纪最为痛苦的是,整天里里外外连轴转,几年下来竟患了神经衰弱,半夜躺在床上辗转无法入睡。受小姐一再怂恿,加入发呆族没几回就尝到了甜头。“你想想,即使是休息日,手机、电话响个不停,伊妹儿、短消息咄咄逼人,血压不高才怪呢?来这里与烦恼拜拜,满眼青竹葱翠,耳际流水丁冬,让大脑彻底真空,身心完全松弛。时间一长,还真上了瘾。如今即便是雨天我也来,坐在窗前,看着户外雨珠沿着窗玻璃滴答滴答流下来,充分领略雨中品尝咖啡的特有情趣,真是难得的享受。”说到这里,先生一脸灿烂。

看来,发呆不只是一种时尚,更是一种修身养心的捷径。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8-07-09 10:43:42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联络:18301705013
沪ICP备13043458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去新天地发呆

摘要  “老周,明天你有空吗?”电话中传来中气十足的笔友老王的声音。“好不容易有点空,有何贵干?”我故意逗起了老朋友。“我们去上海新天地发呆。说好了,我请客。”一句话引得我差点喷饭,什么事不能做,要去发呆?!还附带一句,“我请客”。星期日的上午阳光明媚,按照老王的嘱咐,满腹狐疑的我准时来到了新天地“

“老周,明天你有空吗?”电话中传来中气十足的笔友老王的声音。“好不容易有点空,有何贵干?”我故意逗起了老朋友。“我们去上海新天地发呆。说好了,我请客。”一句话引得我差点喷饭,什么事不能做,要去发呆?!还附带一句,“我请客”。

星期日的上午阳光明媚,按照老王的嘱咐,满腹狐疑的我准时来到了新天地“星巴客”外的咖啡小区。入夏丽日,精致的原木椅上,中外白领们三三两两,随意地坐在那儿,而最奇怪的是,谁都默默坐着,任凭小圆桌上浓郁的咖啡香雾缭绕。在这里人人成了活体雕塑,或两手交叉相抱,笑眯眯地直视着前方;或前倾着身子,两手依桌托着腮帮,闭目养神;或惬意地斜靠在座椅上,朝天仰视……

老王比我早到了一步,示意我随便落座,紧接着递给我一张纸:我已为你点了咖啡和午餐。刚入座,女招待迅即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黑咖,浓香扑鼻,令人垂涎。既然这里是老王所说的发呆族的天下,我也入乡随俗,什么也不想,让头脑瞬间空白,让思维停摆几时,可内心不免暗暗好笑,古人曰:白翁聊发少年狂,而如今是老来犹发少年痴。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少时辰,咿,桌上怎么突然多了一份三明治和水果,回过神来一看,老王已坐在邻座,“该吃午餐了。初次来此,感觉如何?”我揉揉眼睛,朝嘴里倒了一口矿泉水,随口说道:“不错,生平头回来黄金之地长坐发呆,奇怪,原先晕乎乎的脑袋,怎么顿感心旷神怡?!”

匆匆就餐完毕,我与邻桌的小姐轻声聊了起来。她姓黄,前年从法国留学归来,现今在上海的一家美资跨国公司供职。在留法期间,只要一有空就爱约几个好友上咖啡馆坐坐。不多久就如同哥伦布探明新大陆般发现巴黎咖啡馆内的一大秘密:中国人喝咖啡像孵茶楼,一坐下来,天南地北,聊个没完。可奇怪的是,当地有许多年轻人相聚,即使相识也不聊,而是各自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双眼漫无目的地呆呆发楞。逢休闲日一坐就是半天,美其名曰:精神疗法。我不信真有这么神,可小试几次,效果不错,回沪后,去新天地发呆,成了我与好友们的首选。

头戴鸭舌帽的小伙姓李,是上海一家台资企业的资深管理经理。小小年纪最为痛苦的是,整天里里外外连轴转,几年下来竟患了神经衰弱,半夜躺在床上辗转无法入睡。受小姐一再怂恿,加入发呆族没几回就尝到了甜头。“你想想,即使是休息日,手机、电话响个不停,伊妹儿、短消息咄咄逼人,血压不高才怪呢?来这里与烦恼拜拜,满眼青竹葱翠,耳际流水丁冬,让大脑彻底真空,身心完全松弛。时间一长,还真上了瘾。如今即便是雨天我也来,坐在窗前,看着户外雨珠沿着窗玻璃滴答滴答流下来,充分领略雨中品尝咖啡的特有情趣,真是难得的享受。”说到这里,先生一脸灿烂。

看来,发呆不只是一种时尚,更是一种修身养心的捷径。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去新天地发呆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8-07-09 10: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