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台湾“银发族”乐趣

当前,在2300多万人口的台湾,65岁以上老人已有将近250万人,占总人口比例近11%。按照联合国定义,65岁以上人群超过总人口7%,即称为高龄化社会。在宝岛高龄化社会中,“银发族”不甘寂寞,各有所爱,追求着一种自我体现的价值与乐趣。

 

玉 山 “牡 丹 王”

                           

“哇,这里竟有这么一大片如此美丽的牡丹!”大汗淋漓爬到台湾第一高峰玉山的半山腰,展现在眼前的奇景使我忍不住大声对同行的胖李叫了起来。放眼望去,路边梯田状黑褐色的山泥地里,一棵棵高1米左右,柱形端庄、花姿典雅、雍容华贵、色泽鲜艳的“花中之王”,扎根沃土,错落有致,随风摇曳,浓香飘逸。近处红花夺艳,居中嫩黄欲滴,稍远大紫大蓝,山脚满目翠绿。被多少墨客骚人视为“国色天香”的洛阳“花魁”,竟能安身立命于两地方位相隔近2000公里、海拔相差近2000米的台岛玉山,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园林奇迹!

“请问你们是来自上海的大陆同胞?!”冷不防从我的身后传来浓重河南口音的问语,转身一看,一身高足有一米八十,年逾古稀、白发浓眉、脸色黝黑、身板硬朗的老汉出现在我的面前,许是刚才听到了我略带沪地方言的高声惊叹,他才如此发问。看来这位貌不惊人的老汉,就是牡丹的主人!

老人姓高,祖籍河南洛阳,上世纪四十年代末随国民党军队从中原转战上海,去了台湾。退伍后找遍台湾的山山水水,最终决定在拥有奇峰、云瀑、积雪、林涛的玉山单身颐养天年。

从此以后,老高独居几无人烟的深山老林,终日与花草为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身为豫籍老兵,随大陆探亲潮第一个回到了阔别半个多世纪的老家,急着要做的第一件大事,要将名扬全球的家乡牡丹移栽到第二故乡玉山山峦。

不亲历此事,不知该工程的浩瀚。“二乔”、“桃花遇霜”、“蓝芙蓉”…凡是精品,老高都要。可要将花苗千里迢迢带回玉山,谈何容易?!入境时为掩人耳目,他每次特意买50把江南丝绸伞,夹带100株花苗,十几年30多次返家旅程,费尽心机携带的3000多株花苗,划破了1000多把丝绸伞,代价自然不菲,用心可谓良苦。

玉山的山泥确实肥,可“娇客”光肥不行,还需与细沙搅和。嗜花心切的“花痴”发了狠心愚公移山、精卫填海,10多年来从山脚挑了近万担细沙上山,沉重的箩筐压断了上百根扁担。“老弟,为营造牡丹乐园,你知道我流了多少汗水?少说也有几十升吧?”老高说这句话时,青筋爆起的黑脸庞上写满了成功后憨厚的笑意。

老高自得其乐的“安乐窝”就筑在花地旁,吃住睡全在那儿。20多年来,他默默无闻、心甘情愿就做一件事:回乡觅名种,返台精心栽。如今苍天不负有心人,经他之手悉心照料,“姚黄”形如玉雕,质地细腻;“绿玉”花呈桂冠,粉绿撩人……真是“花开花落二十日,‘花王’终年为此狂”,“洛阳地脉花最宜,玉山牡丹天下奇”。

 

野 柳 老 义 工

                               

“戴墨镜的这位先生,”随着一阵悦耳的哨声,不远处传来一位老人亲切的呼喊,“请您从左边动线走,这儿是出口”。此刻的我戴着米色遮阳帽、棕黑色的太阳镜,挎着长焦距相机,正兴冲冲地往海边走,听到叫喊声,一抬头才发现我没在意竟“违章”了。在动线的那头,等着“瞻仰”野柳“女王头像”的黑压压的队伍排了足足有100多米长。

北台湾的野柳在大陆、在上海越发火爆,得益于前些年时任上海市长韩正等大陆省市领导的造访,通过四通八达的网络、电视,“云低雨密,野柳依旧俏丽”的美景吸引众人眼球,其知名度一夕爆红。

走近方才友情提示的野柳老人,中等身材,人较清瘦,面善目慈,宽沿太阳帽下T恤短裤,显得格外精神,而与众最大不同的是,从左肩到右胯披着一条鲜红的丝绸缎带,上面醒目地缀着几个黄色的大字:野柳地质公园义工。

义工?!心头顿生一份好感,再冒昧得知其贵庚已逾花甲,更平添几分敬佩之情。而老人听说我来自上海,便多了几许亲热,连连自豪地表示:我曾接待过你们的韩市长。几句亲切的交谈,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好在再过几分钟老义工将换岗,我决计暂时放弃观景,与此位受人尊敬的老伯好好聊聊。

聊天中我有惊人的发现。老义工姓李,是台湾某大学的退休教授。善当义工之前历经了数百人的激烈角逐,才有幸最终胜出,而更叫我意想不到的是,面对观赏野柳最佳胜景游客日多的现状,潜心研究管理学的这位老教授提议的解题灵感,来自于上海世博热门场馆前排队区域梳理分流的启迪。

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女王头像”坐落于斜缓石坡上,高达2米,其髻发高耸,微微仰首,美目远眺。四海游客来此观景,都极盼能与“女王”亲密接触,合影留念。鉴此教授认为,入线(动线)与出线(静线)的划分就很有讲究,务必最大限度的拉开距离,确保聚焦最佳角度摄影时,照片内不会出现任何退走游客的身影。那些日子,教授与公园管理员手执相机观察,不停寻找分隔角度,最终才认定了现今两线的设置。

快速采用上海世博运转模式,又能荣幸在野柳的“女王角”志愿上岗,教授着实兴奋了好一阵。他与另一位老伯做了分工,每天各上岗4小时,隔2小时轮换。谈及能在游客最多的“女王”景点胜选,教授双手不停地比划,道出了内中的缘由:人上了年纪,阅历多,处事稳,能设身处地地为游客着想。若发生任何状况,比较能应对自如。而我们不计报酬志愿为大家服务,具有很好的示范效应,各路游客尤其是大陆同胞都很配合,从未发生任何不愉快的风波、事件。说到这里,李老伯舒心地笑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人生的幸福。

倾心聆听教授的这一番谈吐,心中极为感佩:一天4小时,两天一次轮回,至今近400小时的义务服务,对于一个理应安享晚年的老教授来说,是多么不易啊!风里来,雨里去,酷暑烈日当头,风狂站立不稳,可老伯没有丝毫怨言、退却,只当是个人教坛生涯默默奉献的延续。

当提及个人眼前的最大心愿时,苍发斑驳、精神矍铄的老人眼睛亮了,坦言道:听说上海的一些高龄志愿者的年岁比我还大一截,有机会去上海时能与他们一起留个影该多好,因为他们是我心中永远崇拜的偶像!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8-07-09 10:41:29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联络:18301705013
沪ICP备13043458号

生活在上海

全新的乐活世界 让你享受慢生活

台湾“银发族”乐趣

摘要  当前,在2300多万人口的台湾,65岁以上老人已有将近250万人,占总人口比例近11%。按照联合国定义,65岁以上人群超过总人口7%,即称为高龄化社会。在宝岛高龄化社会中,“银发族”不甘寂寞,各有所爱,追求着一种自我体现的价值与乐趣。玉山“牡丹王”“哇,这里竟有这么一大片如此美丽的牡丹!”大汗淋漓爬到台湾第一高峰玉山的半山腰,

当前,在2300多万人口的台湾,65岁以上老人已有将近250万人,占总人口比例近11%。按照联合国定义,65岁以上人群超过总人口7%,即称为高龄化社会。在宝岛高龄化社会中,“银发族”不甘寂寞,各有所爱,追求着一种自我体现的价值与乐趣。

 

玉 山 “牡 丹 王”

                           

“哇,这里竟有这么一大片如此美丽的牡丹!”大汗淋漓爬到台湾第一高峰玉山的半山腰,展现在眼前的奇景使我忍不住大声对同行的胖李叫了起来。放眼望去,路边梯田状黑褐色的山泥地里,一棵棵高1米左右,柱形端庄、花姿典雅、雍容华贵、色泽鲜艳的“花中之王”,扎根沃土,错落有致,随风摇曳,浓香飘逸。近处红花夺艳,居中嫩黄欲滴,稍远大紫大蓝,山脚满目翠绿。被多少墨客骚人视为“国色天香”的洛阳“花魁”,竟能安身立命于两地方位相隔近2000公里、海拔相差近2000米的台岛玉山,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园林奇迹!

“请问你们是来自上海的大陆同胞?!”冷不防从我的身后传来浓重河南口音的问语,转身一看,一身高足有一米八十,年逾古稀、白发浓眉、脸色黝黑、身板硬朗的老汉出现在我的面前,许是刚才听到了我略带沪地方言的高声惊叹,他才如此发问。看来这位貌不惊人的老汉,就是牡丹的主人!

老人姓高,祖籍河南洛阳,上世纪四十年代末随国民党军队从中原转战上海,去了台湾。退伍后找遍台湾的山山水水,最终决定在拥有奇峰、云瀑、积雪、林涛的玉山单身颐养天年。

从此以后,老高独居几无人烟的深山老林,终日与花草为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身为豫籍老兵,随大陆探亲潮第一个回到了阔别半个多世纪的老家,急着要做的第一件大事,要将名扬全球的家乡牡丹移栽到第二故乡玉山山峦。

不亲历此事,不知该工程的浩瀚。“二乔”、“桃花遇霜”、“蓝芙蓉”…凡是精品,老高都要。可要将花苗千里迢迢带回玉山,谈何容易?!入境时为掩人耳目,他每次特意买50把江南丝绸伞,夹带100株花苗,十几年30多次返家旅程,费尽心机携带的3000多株花苗,划破了1000多把丝绸伞,代价自然不菲,用心可谓良苦。

玉山的山泥确实肥,可“娇客”光肥不行,还需与细沙搅和。嗜花心切的“花痴”发了狠心愚公移山、精卫填海,10多年来从山脚挑了近万担细沙上山,沉重的箩筐压断了上百根扁担。“老弟,为营造牡丹乐园,你知道我流了多少汗水?少说也有几十升吧?”老高说这句话时,青筋爆起的黑脸庞上写满了成功后憨厚的笑意。

老高自得其乐的“安乐窝”就筑在花地旁,吃住睡全在那儿。20多年来,他默默无闻、心甘情愿就做一件事:回乡觅名种,返台精心栽。如今苍天不负有心人,经他之手悉心照料,“姚黄”形如玉雕,质地细腻;“绿玉”花呈桂冠,粉绿撩人……真是“花开花落二十日,‘花王’终年为此狂”,“洛阳地脉花最宜,玉山牡丹天下奇”。

 

野 柳 老 义 工

                               

“戴墨镜的这位先生,”随着一阵悦耳的哨声,不远处传来一位老人亲切的呼喊,“请您从左边动线走,这儿是出口”。此刻的我戴着米色遮阳帽、棕黑色的太阳镜,挎着长焦距相机,正兴冲冲地往海边走,听到叫喊声,一抬头才发现我没在意竟“违章”了。在动线的那头,等着“瞻仰”野柳“女王头像”的黑压压的队伍排了足足有100多米长。

北台湾的野柳在大陆、在上海越发火爆,得益于前些年时任上海市长韩正等大陆省市领导的造访,通过四通八达的网络、电视,“云低雨密,野柳依旧俏丽”的美景吸引众人眼球,其知名度一夕爆红。

走近方才友情提示的野柳老人,中等身材,人较清瘦,面善目慈,宽沿太阳帽下T恤短裤,显得格外精神,而与众最大不同的是,从左肩到右胯披着一条鲜红的丝绸缎带,上面醒目地缀着几个黄色的大字:野柳地质公园义工。

义工?!心头顿生一份好感,再冒昧得知其贵庚已逾花甲,更平添几分敬佩之情。而老人听说我来自上海,便多了几许亲热,连连自豪地表示:我曾接待过你们的韩市长。几句亲切的交谈,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好在再过几分钟老义工将换岗,我决计暂时放弃观景,与此位受人尊敬的老伯好好聊聊。

聊天中我有惊人的发现。老义工姓李,是台湾某大学的退休教授。善当义工之前历经了数百人的激烈角逐,才有幸最终胜出,而更叫我意想不到的是,面对观赏野柳最佳胜景游客日多的现状,潜心研究管理学的这位老教授提议的解题灵感,来自于上海世博热门场馆前排队区域梳理分流的启迪。

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女王头像”坐落于斜缓石坡上,高达2米,其髻发高耸,微微仰首,美目远眺。四海游客来此观景,都极盼能与“女王”亲密接触,合影留念。鉴此教授认为,入线(动线)与出线(静线)的划分就很有讲究,务必最大限度的拉开距离,确保聚焦最佳角度摄影时,照片内不会出现任何退走游客的身影。那些日子,教授与公园管理员手执相机观察,不停寻找分隔角度,最终才认定了现今两线的设置。

快速采用上海世博运转模式,又能荣幸在野柳的“女王角”志愿上岗,教授着实兴奋了好一阵。他与另一位老伯做了分工,每天各上岗4小时,隔2小时轮换。谈及能在游客最多的“女王”景点胜选,教授双手不停地比划,道出了内中的缘由:人上了年纪,阅历多,处事稳,能设身处地地为游客着想。若发生任何状况,比较能应对自如。而我们不计报酬志愿为大家服务,具有很好的示范效应,各路游客尤其是大陆同胞都很配合,从未发生任何不愉快的风波、事件。说到这里,李老伯舒心地笑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人生的幸福。

倾心聆听教授的这一番谈吐,心中极为感佩:一天4小时,两天一次轮回,至今近400小时的义务服务,对于一个理应安享晚年的老教授来说,是多么不易啊!风里来,雨里去,酷暑烈日当头,风狂站立不稳,可老伯没有丝毫怨言、退却,只当是个人教坛生涯默默奉献的延续。

当提及个人眼前的最大心愿时,苍发斑驳、精神矍铄的老人眼睛亮了,坦言道:听说上海的一些高龄志愿者的年岁比我还大一截,有机会去上海时能与他们一起留个影该多好,因为他们是我心中永远崇拜的偶像!

 

作者:周天柱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QR: 台湾“银发族”乐趣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上海台协  发布时间:2018-07-09 10:4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