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大陆跨境服贸领域负面清单发布 数万亿级服贸市场加速

历时一年之久,全国首张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终于靴子落地。

近日,商务部正式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下称《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7月26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称,《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是国家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公布的首张负面清单,明确列出了针对境外服务提供者的11个门类70项特别管理措施。

「凡是清单之外的领域,在海南自贸港内,对境内外服务提供者一视同仁、平等准入,相比此前零碎的服务业开放清单,其开放度、透明度和可预见性都更高,是对服务贸易管理模式的重大突破。」王受文直言。

在受访专家看来,服务贸易是外资开放的关键点之一,上述清单的出台实质上是在推动中国解决服务贸易领域准入不准营的问题,将极大提升中国在服务贸易领域对外开放水平,拓宽服务贸易领域开放合作空间。该清单有望推动服务贸易市场突破数万亿元规模。

海南版负面清单开放度或最高


「跨境服务贸易会成为未来全球贸易的关键驱动因素,中国也不例外。」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如是判断。

他分析称,中国货物贸易自由化已经推行多年,曾多次自主降低关税总水平,取消或简化非关税措施,要继续推动区域间的关税减让变得越来越难。

而跨境服务贸易的发展潜力要远大于货物贸易。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时间内,除去年外,全球跨境服务贸易年均增速是货物贸易平均年增速的两倍。


上海台协

王受文也坦言,在跨境服务贸易方面,中国目前在签署的自贸协定中作出的开放安排还是比较有限的,只是在部分领域。「总体跨境服务贸易开放水平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承诺水平相比,进展不是非常大。」他说。

因此,此次出台的《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其开放度有了明显提升,尤其在专业服务、交通服务、金融等领域作出了水平较高的开放安排。

《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到底有多「开放」?王受文在回应媒体采访时表示,该负面清单超过了中国入世的承诺,也高于目前中国已经生效的主要自贸协定相应领域的开放水平。

据了解,世贸组织将服务业分类成160个分部门,在中国入世承诺开放的100个分部门中,《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有70多个分部门开放度超过当时的承诺;而在未作出承诺的60个分部门中,《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开放了其中40多个分部门。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和26个国家、地区或者经济体签署了19个自贸协定,《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超过了绝大部分中国签署的自贸协定在服务贸易方面的开放水平。

在王受文看来,《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如此「开放」力度,将对中国新发展格局下全面扩大开放起到重要的示范作用,有助于中国在更大范围内开展对外开放的压力测试。

「商务部制定的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分为自贸港版、自贸试验区版和全国版三个版本,实际上外商投资者更关心全国的负面清单。」白明认为,海南自贸港版只是我们在国际上树立的一个标杆,接下来肯定要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跨境服贸负面清单的探索。

但他认为,「不能一下子放开,确实需要在海南做一个压力测试。相信自贸港版本可以为自贸试验区版、全国版探索创造条件。」

据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郑伟透露,海南版负面清单开放度应该最高,体现中国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的最高开放原则;自贸试验区版清单预计开放程度略低,会结合各自贸试验区的产业和区位优势在重点开放领域先行先试;全国版清单侧重点则是建立符合中国发展阶段的跨境服务贸易开放体系。

中国服贸规模有望破数万亿


《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究竟能够给海南自贸港、全国跨境服务贸易市场带来多大的好处?

王受文对此回应称,通过实施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海南一方面可以通过引进境外的高水平服务提供者来参与国内的竞争,提升国内的大循环效率;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利用强大的国内市场,集聚全球的高端人才、先进技术、数据等优质生产要素资源,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相互促进,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这个大的目标。

除此之外,海南省商务厅厅长陈希还表示,该负面清单将与其他已经出台的自贸港政策一起形成叠加效应,推动海南自贸港形成服务贸易发展的新优势。

他举例,本次清单中取消了境外个人参加注册计量师、勘察设计注册工程师、资产评估师等资格考试限制。以前境外自然人不能在国内从事的行业,如今在海南自贸港内可以从业了。

「这有助于吸引更多外籍专业人士到海南就业,提升海南的国际化服务水平。这些人才作为引进人才,还可以享受到自贸港个人所得税优惠等一系列政策的叠加效应。」陈希说。

梳理发现,早在2018年10月,上海曾公布过一份地方版负面清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实施办法》。该清单包含13个行业31个行业大类,共159项特别管理措施。

据观察,上海地方版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对上海服务贸易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2019年上海服务贸易进出口额约占全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一。

「发布负面清单为的是扩大开放,因此负面清单短才有意义。」白明说,《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要比上海地方版缩减一半,其带动作用相信也更大。

海南省副省长倪强透露,在海南省GDP中,服务业占到60%以上的比重,服务业发展对海南经济的增长贡献率达到95.8%。海南的跨境服务贸易近年来早已展露增长态势。

数据显示,除2020年受疫情影响增速下降外,海南跨境服务贸易在2018年、2019年分别增长16.8%和20.3%,2021年上半年更是增长了81.2%;2018~2020年,全省注册服务贸易市场主体增加了2.1倍。

白明认为,跨境服贸负面清单的制定不仅利于海南,同时也会进一步激发中国服务贸易行业发展的活力。按照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的测算,2020-2035年,中国服务贸易有条件实现年均8%左右的增速,到2035年有望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服务贸易国。

「如果按8%左右的增速测算,随著疫情逐步消除,不排除未来中国服务贸易市场规模突破数万亿元。」白明说。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9年,中国服务贸易额由3717.4亿美元增长至7850亿美元;占外贸总额的比重由11.1%提高至14.6%,提高了3.5个百分点。2020年受疫情影响,中国服务贸易额约45642.7亿元,同比下降15.7%。(21世纪经济报导)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7-27 09:20: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大陆跨境服贸领域负面清单发布 数万亿级服贸市场加速

摘要  历时一年之久,全国首张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终于靴子落地。近日,商务部正式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下称《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7月26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称,《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是国家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公布的首张负面清单,明确列出了针对境外服务提供者的11个门类70项特别管理措施。「凡是清单之外的领域,在海南自贸港内,

历时一年之久,全国首张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终于靴子落地。

近日,商务部正式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下称《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7月26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称,《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是国家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公布的首张负面清单,明确列出了针对境外服务提供者的11个门类70项特别管理措施。

「凡是清单之外的领域,在海南自贸港内,对境内外服务提供者一视同仁、平等准入,相比此前零碎的服务业开放清单,其开放度、透明度和可预见性都更高,是对服务贸易管理模式的重大突破。」王受文直言。

在受访专家看来,服务贸易是外资开放的关键点之一,上述清单的出台实质上是在推动中国解决服务贸易领域准入不准营的问题,将极大提升中国在服务贸易领域对外开放水平,拓宽服务贸易领域开放合作空间。该清单有望推动服务贸易市场突破数万亿元规模。

海南版负面清单开放度或最高


「跨境服务贸易会成为未来全球贸易的关键驱动因素,中国也不例外。」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如是判断。

他分析称,中国货物贸易自由化已经推行多年,曾多次自主降低关税总水平,取消或简化非关税措施,要继续推动区域间的关税减让变得越来越难。

而跨境服务贸易的发展潜力要远大于货物贸易。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时间内,除去年外,全球跨境服务贸易年均增速是货物贸易平均年增速的两倍。


上海台协

王受文也坦言,在跨境服务贸易方面,中国目前在签署的自贸协定中作出的开放安排还是比较有限的,只是在部分领域。「总体跨境服务贸易开放水平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承诺水平相比,进展不是非常大。」他说。

因此,此次出台的《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其开放度有了明显提升,尤其在专业服务、交通服务、金融等领域作出了水平较高的开放安排。

《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到底有多「开放」?王受文在回应媒体采访时表示,该负面清单超过了中国入世的承诺,也高于目前中国已经生效的主要自贸协定相应领域的开放水平。

据了解,世贸组织将服务业分类成160个分部门,在中国入世承诺开放的100个分部门中,《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有70多个分部门开放度超过当时的承诺;而在未作出承诺的60个分部门中,《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开放了其中40多个分部门。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和26个国家、地区或者经济体签署了19个自贸协定,《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超过了绝大部分中国签署的自贸协定在服务贸易方面的开放水平。

在王受文看来,《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如此「开放」力度,将对中国新发展格局下全面扩大开放起到重要的示范作用,有助于中国在更大范围内开展对外开放的压力测试。

「商务部制定的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分为自贸港版、自贸试验区版和全国版三个版本,实际上外商投资者更关心全国的负面清单。」白明认为,海南自贸港版只是我们在国际上树立的一个标杆,接下来肯定要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跨境服贸负面清单的探索。

但他认为,「不能一下子放开,确实需要在海南做一个压力测试。相信自贸港版本可以为自贸试验区版、全国版探索创造条件。」

据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郑伟透露,海南版负面清单开放度应该最高,体现中国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的最高开放原则;自贸试验区版清单预计开放程度略低,会结合各自贸试验区的产业和区位优势在重点开放领域先行先试;全国版清单侧重点则是建立符合中国发展阶段的跨境服务贸易开放体系。

中国服贸规模有望破数万亿


《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究竟能够给海南自贸港、全国跨境服务贸易市场带来多大的好处?

王受文对此回应称,通过实施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海南一方面可以通过引进境外的高水平服务提供者来参与国内的竞争,提升国内的大循环效率;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利用强大的国内市场,集聚全球的高端人才、先进技术、数据等优质生产要素资源,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相互促进,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这个大的目标。

除此之外,海南省商务厅厅长陈希还表示,该负面清单将与其他已经出台的自贸港政策一起形成叠加效应,推动海南自贸港形成服务贸易发展的新优势。

他举例,本次清单中取消了境外个人参加注册计量师、勘察设计注册工程师、资产评估师等资格考试限制。以前境外自然人不能在国内从事的行业,如今在海南自贸港内可以从业了。

「这有助于吸引更多外籍专业人士到海南就业,提升海南的国际化服务水平。这些人才作为引进人才,还可以享受到自贸港个人所得税优惠等一系列政策的叠加效应。」陈希说。

梳理发现,早在2018年10月,上海曾公布过一份地方版负面清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实施办法》。该清单包含13个行业31个行业大类,共159项特别管理措施。

据观察,上海地方版跨境服贸负面清单对上海服务贸易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2019年上海服务贸易进出口额约占全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一。

「发布负面清单为的是扩大开放,因此负面清单短才有意义。」白明说,《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要比上海地方版缩减一半,其带动作用相信也更大。

海南省副省长倪强透露,在海南省GDP中,服务业占到60%以上的比重,服务业发展对海南经济的增长贡献率达到95.8%。海南的跨境服务贸易近年来早已展露增长态势。

数据显示,除2020年受疫情影响增速下降外,海南跨境服务贸易在2018年、2019年分别增长16.8%和20.3%,2021年上半年更是增长了81.2%;2018~2020年,全省注册服务贸易市场主体增加了2.1倍。

白明认为,跨境服贸负面清单的制定不仅利于海南,同时也会进一步激发中国服务贸易行业发展的活力。按照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的测算,2020-2035年,中国服务贸易有条件实现年均8%左右的增速,到2035年有望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服务贸易国。

「如果按8%左右的增速测算,随著疫情逐步消除,不排除未来中国服务贸易市场规模突破数万亿元。」白明说。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9年,中国服务贸易额由3717.4亿美元增长至7850亿美元;占外贸总额的比重由11.1%提高至14.6%,提高了3.5个百分点。2020年受疫情影响,中国服务贸易额约45642.7亿元,同比下降15.7%。(21世纪经济报导)

QR: 大陆跨境服贸领域负面清单发布  数万亿级服贸市场加速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7-27 09: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