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资本扎堆拉高估值 小面馆跑马圈地大举开店

作家梁实秋写吃的,关于面条那篇,一上来便是,「面条,谁没吃过?」

提及面馆,全国各地街边的小馆子居多,大规模的连锁不太有。让人们最先想起的能称之为品牌的,味千拉面算一家,其母公司味千中国(00538.HK)登陆资本市场已过去十多年,如今在经历过2020年疫情的餐饮行业萧条后,各路资本又看上了这个传统的行业。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针对面馆的投融资就高达近10次,且不断创下融资金额新纪录。
而在资本加持之下,这些新兴面馆的估值与售价也在不断被推高,一些开店仅三年的品牌估值已达10亿,而动辄50、60元一碗的面也比比皆是。

上海台协

跻身标准化速食行列

工作日中午,位于上海南京东路恒基名人购物中心B1层的遇见小面店内熙熙攘攘。一眼望去,大多数是一边盯著手机,一边吃面的单人食客,也偶有三三两两结伴的顾客。

环绕四周,一份面配上一份小食或饮品算是食客们的标配。面和饭的价格从22元至46元不等,小吃和饮品的价格则在15元左右。

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手机下单到餐品上桌,大概只需要5分钟;而从走进店面到付款离开,也未超过30分钟。

距离这家遇见小面旁边不远处的铺位,一家日前大火的兰州拉面品牌陈香贵正在施工装修。恒基名人购物中心对面的宏伊广场B1层餐饮中心最醒目的位置则挂著「和府捞面」的招牌。
南京路步行街不足500米的距离内,这三家面馆将「狭路相逢」。这和近期投资机构扎堆进入中式面馆赛道的状态十分相似。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7月8日,和府捞面完成近8亿人民币的E轮融资,这距离其拿到4.5亿D轮融资还不到8个月;遇见小面在今年3月和7月分别获得两笔融资,最新一轮融资金额超过1亿元;五爷拌面在6月份宣布拿到3亿元的A轮融资(但企查查数据显示为3500万),创下目前餐饮业已知最大的一笔A轮融资,近日又再次获得高瓴创投的A+轮投资。三家兰州拉面品牌,马记永、张拉拉、陈香贵也在今年陆续获投。

投了张拉拉的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线下有40万家面馆,其中20万家是兰州拉面,非常普及。他还大胆预测,「只有两个品类可能在中国开出上万家连锁店,一个是便利店,另一个就是兰州拉面」。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级市场投资人在进行面馆品牌选择时,主要关注以下几大要素:工艺可复制性、口味全国性、行销现代性。
在张毅看来,面馆的未来一定是通过连锁扩张来达到规模化,这也就意味著其制作流程势必不能过于复杂,如果一些面馆过于依赖师傅的手艺,则很难受到资本的青睐。可复制性的生产工艺和高重复度的流水作业,让越来越多的中式面馆品牌跻身标准化速食行列。

上海台协

疯狂扩店的小面馆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面馆大火其实是消费拉升带来的机遇。《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显示,在经济发展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下,中国成为全球最活跃的餐饮消费市场,拉动国内外品牌共用市场机遇。

面馆在中式速食细分品类中占比超过6%,但这样一个「国民品类」,长期处在一种「有品类无品牌」的境地。此次,资本在中式面馆赛道「跑马圈地」,目的也是显而易见,就是要尽快抢占市场份额。

新兴面馆品牌的一大共同特点是摆脱了传统中式面馆店面小、环境乱、服务差的刻板印象。记者在走访体验几家新兴面馆后会发现,宽敞明亮的店面、整洁舒适的软装、热情周到的服务似乎已成为常态。比如在陈香贵,会收到来自服务人员的茶水和头绳,以及好客的笑容。
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新一代面馆瞄准的受众显然是新一代消费者。艾瑞调研数据显示,超五成消费者因生活节奏加快而外出就餐频次增加,90后等网生代年轻群体更是其中主力。除满足基本需求,这一类消费者对产品格调的要求更高。

据不完全统计,张拉拉已开业门店共26家,尚未开业门店27家;陈香贵已开业门店41家,尚未开业门店38家;马记永已开业门店37家,尚未开业门店33家。而根据相关报导,张拉拉在获得首轮融资之前,已开门店不过4家。

张毅告诉记者,投资机构在进行面馆考察时,会更倾向于选择约有十家门店左右的品牌,一方面可挖掘具有潜力的投资标的,另一方面也更容易进行模式验证。

「在投资阶段,投资人并不会过分关心盈利问题。一般情况来看,如果这个投资标的是亏损状态,而且是战略性亏损状态,投资商是最喜欢的。」

马记永成立至今不到三年,实体店面不过近40家,红杉资本已经递上了高达10亿元的投资意向书。陈香贵完成新一轮融资后,估值已近10亿元。张拉拉的最新投后估值也已达6000万美元(近4亿元人民币)。

各家面馆都提出了扩店计画,密集布店将成为下一阶段的重要打法。创立于2018年的五爷拌面在获得A轮融资后就定下了「万家店」的目标。创始人孙雷透露,2024年左右,五爷拌面的门店数量将会突破7000家。

为加快连锁化步伐,五爷拌面采取的扩张路线是「自营+加盟」并进,以强加盟为主。对于所有加盟店,五爷拌面均采取有品牌、有服务、标准化的准直营店管理模式,从而尽可能规避高速规模化所带来的品质风险。

一开始就主打中高端路线的和府捞面,此前在扩店规模上似乎更显谨慎。2013年和府捞面开出第一家门店,如今的门店数量约为350家,平均一年50家。但如果想要完成2021年底450家的目标,也就意味著现在不到2天就得新增1家。

虽有数据显示,餐饮业的毛利率一般能达到60%,扣除房租、水电、人力等成本,净利润可维持在15%~25%的区间,但经过简单计算后不难发现,利润总额似乎和投资估值不在一个量级上。

而反观另一面,昔日提出「千店计画」的拉面类「老大」味千拉面在去年的疫情冲击下还在不断关闭店铺,而其近年来业绩也持续下滑,2020年更是亏损近8000万元。对于刚崭露头角的新兴面馆而言,当潮水退去,或许将会发现谁在裸泳。

张毅指出,虽然目前市场仍有容量,但中式面馆品牌不可能持续被资本追捧,也很难再被一直推高。他认为目前几家中式面馆未来或许都成为不了霸主,因为消费者本质是需要多元化的选择。(第一财经)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7-26 16:26: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资本扎堆拉高估值 小面馆跑马圈地大举开店

摘要  作家梁实秋写吃的,关于面条那篇,一上来便是,「面条,谁没吃过?」提及面馆,全国各地街边的小馆子居多,大规模的连锁不太有。让人们最先想起的能称之为品牌的,味千拉面算一家,其母公司味千中国(00538.HK)登陆资本市场已过去十多年,如今在经历过2020年疫情的餐饮行业萧条后,各路资本又看上了这个传统的行业。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针对面馆的投融资就高达近10次,且不断创下融资金额新纪录。而在资本

作家梁实秋写吃的,关于面条那篇,一上来便是,「面条,谁没吃过?」

提及面馆,全国各地街边的小馆子居多,大规模的连锁不太有。让人们最先想起的能称之为品牌的,味千拉面算一家,其母公司味千中国(00538.HK)登陆资本市场已过去十多年,如今在经历过2020年疫情的餐饮行业萧条后,各路资本又看上了这个传统的行业。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针对面馆的投融资就高达近10次,且不断创下融资金额新纪录。
而在资本加持之下,这些新兴面馆的估值与售价也在不断被推高,一些开店仅三年的品牌估值已达10亿,而动辄50、60元一碗的面也比比皆是。

上海台协

跻身标准化速食行列

工作日中午,位于上海南京东路恒基名人购物中心B1层的遇见小面店内熙熙攘攘。一眼望去,大多数是一边盯著手机,一边吃面的单人食客,也偶有三三两两结伴的顾客。

环绕四周,一份面配上一份小食或饮品算是食客们的标配。面和饭的价格从22元至46元不等,小吃和饮品的价格则在15元左右。

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手机下单到餐品上桌,大概只需要5分钟;而从走进店面到付款离开,也未超过30分钟。

距离这家遇见小面旁边不远处的铺位,一家日前大火的兰州拉面品牌陈香贵正在施工装修。恒基名人购物中心对面的宏伊广场B1层餐饮中心最醒目的位置则挂著「和府捞面」的招牌。
南京路步行街不足500米的距离内,这三家面馆将「狭路相逢」。这和近期投资机构扎堆进入中式面馆赛道的状态十分相似。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7月8日,和府捞面完成近8亿人民币的E轮融资,这距离其拿到4.5亿D轮融资还不到8个月;遇见小面在今年3月和7月分别获得两笔融资,最新一轮融资金额超过1亿元;五爷拌面在6月份宣布拿到3亿元的A轮融资(但企查查数据显示为3500万),创下目前餐饮业已知最大的一笔A轮融资,近日又再次获得高瓴创投的A+轮投资。三家兰州拉面品牌,马记永、张拉拉、陈香贵也在今年陆续获投。

投了张拉拉的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线下有40万家面馆,其中20万家是兰州拉面,非常普及。他还大胆预测,「只有两个品类可能在中国开出上万家连锁店,一个是便利店,另一个就是兰州拉面」。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级市场投资人在进行面馆品牌选择时,主要关注以下几大要素:工艺可复制性、口味全国性、行销现代性。
在张毅看来,面馆的未来一定是通过连锁扩张来达到规模化,这也就意味著其制作流程势必不能过于复杂,如果一些面馆过于依赖师傅的手艺,则很难受到资本的青睐。可复制性的生产工艺和高重复度的流水作业,让越来越多的中式面馆品牌跻身标准化速食行列。

上海台协

疯狂扩店的小面馆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面馆大火其实是消费拉升带来的机遇。《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显示,在经济发展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下,中国成为全球最活跃的餐饮消费市场,拉动国内外品牌共用市场机遇。

面馆在中式速食细分品类中占比超过6%,但这样一个「国民品类」,长期处在一种「有品类无品牌」的境地。此次,资本在中式面馆赛道「跑马圈地」,目的也是显而易见,就是要尽快抢占市场份额。

新兴面馆品牌的一大共同特点是摆脱了传统中式面馆店面小、环境乱、服务差的刻板印象。记者在走访体验几家新兴面馆后会发现,宽敞明亮的店面、整洁舒适的软装、热情周到的服务似乎已成为常态。比如在陈香贵,会收到来自服务人员的茶水和头绳,以及好客的笑容。
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新一代面馆瞄准的受众显然是新一代消费者。艾瑞调研数据显示,超五成消费者因生活节奏加快而外出就餐频次增加,90后等网生代年轻群体更是其中主力。除满足基本需求,这一类消费者对产品格调的要求更高。

据不完全统计,张拉拉已开业门店共26家,尚未开业门店27家;陈香贵已开业门店41家,尚未开业门店38家;马记永已开业门店37家,尚未开业门店33家。而根据相关报导,张拉拉在获得首轮融资之前,已开门店不过4家。

张毅告诉记者,投资机构在进行面馆考察时,会更倾向于选择约有十家门店左右的品牌,一方面可挖掘具有潜力的投资标的,另一方面也更容易进行模式验证。

「在投资阶段,投资人并不会过分关心盈利问题。一般情况来看,如果这个投资标的是亏损状态,而且是战略性亏损状态,投资商是最喜欢的。」

马记永成立至今不到三年,实体店面不过近40家,红杉资本已经递上了高达10亿元的投资意向书。陈香贵完成新一轮融资后,估值已近10亿元。张拉拉的最新投后估值也已达6000万美元(近4亿元人民币)。

各家面馆都提出了扩店计画,密集布店将成为下一阶段的重要打法。创立于2018年的五爷拌面在获得A轮融资后就定下了「万家店」的目标。创始人孙雷透露,2024年左右,五爷拌面的门店数量将会突破7000家。

为加快连锁化步伐,五爷拌面采取的扩张路线是「自营+加盟」并进,以强加盟为主。对于所有加盟店,五爷拌面均采取有品牌、有服务、标准化的准直营店管理模式,从而尽可能规避高速规模化所带来的品质风险。

一开始就主打中高端路线的和府捞面,此前在扩店规模上似乎更显谨慎。2013年和府捞面开出第一家门店,如今的门店数量约为350家,平均一年50家。但如果想要完成2021年底450家的目标,也就意味著现在不到2天就得新增1家。

虽有数据显示,餐饮业的毛利率一般能达到60%,扣除房租、水电、人力等成本,净利润可维持在15%~25%的区间,但经过简单计算后不难发现,利润总额似乎和投资估值不在一个量级上。

而反观另一面,昔日提出「千店计画」的拉面类「老大」味千拉面在去年的疫情冲击下还在不断关闭店铺,而其近年来业绩也持续下滑,2020年更是亏损近8000万元。对于刚崭露头角的新兴面馆而言,当潮水退去,或许将会发现谁在裸泳。

张毅指出,虽然目前市场仍有容量,但中式面馆品牌不可能持续被资本追捧,也很难再被一直推高。他认为目前几家中式面馆未来或许都成为不了霸主,因为消费者本质是需要多元化的选择。(第一财经)

QR: 资本扎堆拉高估值 小面馆跑马圈地大举开店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7-26 16: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