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原材料涨价冲击波中国外贸企业「成本战」

肖琼雄的心里一直放不下「飞鹰」,哪怕是那些年摩托车因为全国性「禁、限令」差点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时候。可是,过去半年多的时间,大宗商品一阵一阵的上涨传导下来的原材料成本压力,把他逼到了临界位置。


这个58岁的中年男人在广州经营著一家生产、销售摩托车的公司,出口主要面向东南亚国家,飞鹰是其中一个品牌。23年前,肖琼雄是这家公司一名普通员工,当时的飞鹰由它的创始人负责经营管理。2009年,这位创始人在香港的生意因为金融风暴出现危机,将原本准备结业的飞鹰交托给肖琼雄和他的几位同事。

7月14日,当肖琼雄面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时,他的身份是飞鹰品牌最大的负责人。他依旧称自己「在飞鹰服务」。肖琼雄不是摩托车发烧友,但他最意气风发的人生阶段,都在为这家公司和飞鹰的生存想办法。为此,他开拓电动自行车业务、代理经销其他品牌的摩托车。然而,在他的私人朋友圈里,每年出口量占公司一成左右的飞鹰永远是主角。

「我们这个行业一直都不容易,现在这样涨对我们影响太大了,原材料基本都涉及到了,这块占我们成本超过80%,不瞒你说,3、4、5月的订单确实很多亏著做,但也得做。」肖琼雄说,截止目前,他们每台车的制造成本较正常时期上涨约11%,而他们原本的利润空间只有5个点左右。

「我们很多部件是外来采购再组装,要控制成本也很被动,只能从自己身上省,上下游再各自消化一些。」肖琼雄补充,他在这个行业32年了,真的挺难的,飞鹰对他而言更是一份非常深厚的感情。这些日子,原材料的涨势像在吞掉他们。

大宗商品上涨引关注

今年以来,以钢材、有色金属、煤炭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已经数次引起各界关注。

7月9日,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董莉娟解读2021年6月份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指出,国内大宗商品保供稳价政策效果初步显现,市场供求关系趋于改善,工业品价格涨势有所趋缓。但从同比看,主要行业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上涨53.6%,;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上涨34.4%;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上涨27.8%;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上涨20.3%。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上涨36.1%。

此前,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表示,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已组织投放首批国家储备铜、铝和锌,共计10万吨,后续亦将继续组织投放,促进市场平稳运行。7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亦指出,对违规倒卖大宗商品、偷逃税款等重大违纪违法问题要一查到底,严肃追责。

7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公布2021年上半年进出口情况,上半年,我国出口机电产品5.83万亿元,增长29.5%,占出口总值的59.2%。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行业发展部总监高士旺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现在整体宏观数据是比较好,目前来说,原材料的问题对于外贸企业压力是比较大的。理性的看待,中国传统的外贸企业,尤其是内资、机电制造业利润是比较低的,而且在国际上的议价权是比较弱的。

「实际上各行业原材料的上涨都有往下游在传递,但对我们的出口企业来说,很多所处的位置就是偏下游的,他们不少与国外的卖场、代理卖家合作,想把价格再传导出去其实比较困难,所以很大程度需要自己消化。」高士旺称,据他所了解,大部分企业面临的状况可能是毛利率低,「企业从营收上看到增加了很多,但是整体利润可能还是持平的」。

高士旺续称,除此之外,原材料断供的问题也比较突出。「不是那种卡脖子的高科技领域的晶片缺,而是类似普通电源晶片,因为涨价或者有人囤货搞得供应紧张,很多企业反映这方面比较焦虑。」

「当这些情况综合并且加剧,行业马太效应就会更明显,因为大型企业掌握资源的能力肯定会更强,中小企业的压力则会更大。」高士旺说。

「只要不亏,还是会继续做」

中国的疫情防控趋于稳定后,肖琼雄看到公司出口订单的量明显变大了。

这件事让他有点愁。

「2月份,我们一个中东客户定了几千台车,原本计画是3月左右交货。当时没想到,原材料价格涨的那么多,一下子把利润就给消没了。」肖琼雄说,那个客户也不容易,他们国家的货币也在贬值,只能相互体谅,亏著本也把订单完成了。

不过,这并没有结束。「其实涨价也不是一下子涨,它就像温水煮青蛙,一会涨涨一会涨涨,我们又不可能立刻调整价格,所以能消化的还是自己处理。」肖琼雄记得,3月和5月的时候,有几次涨幅较大,他也试图提高报价,但销量一下就掉下去了。与此同时,一些供货方也显得谨慎,并不能稳定、持续的供货。

「有一次因为钢涨的太厉害了,我们供货方也不敢拿,他们观望了一下就导致我们缺铁架。」肖琼雄说,按照过往的经验,通货膨胀时期,他们是敢多拿货、压货的,因为销量一般也是会跟上的,甚至卖的更好,但是这次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呈现出反复的状态,市场销量并不稳定,所以整体大家的态度会更谨慎。

摩托车行业上市公司春风动力(603129.SH)《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机车制造业材料占成本比例大约90%,2020年毛利率较上一年减少3.35个百分点。

春风动力称,未来在出口市场,除面临国内厂家相互竞争之外,也面临日系品牌成本降低、价格竞争力提升,以及印度、泰国等国摩托车制造业逐渐强大的竞争压力。从竞争格局上看,欧美高端摩托车企业和日本企业仍占据大排量高端摩托车市场,中国摩托车企业在该领域的研发、制造技术水准上存在较大差距,出口主战场仍是实用经济型中小排量摩托车。

肖琼雄称,中国其实是世界上摩托车生产大国,但全国各地不同程度的「以禁代管」让整个行业要存活都很艰难,更难谈技术进步、产业升级。

中国政府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以及摩托车上市公司钱江摩托(000913.SZ)《2019年年度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2007年,全国摩托车保有量占机动车总量的54.68%,而同时中国摩托车产销量也占到全球总量的55%。这一年辉煌过后,中国摩托车产销量逐年下滑,至2019年下半年,随著部分符合标准的超标电动自行车纳入摩托车管理、电动摩托车免征购置税等因素影响,摩托车行业产销量结束下降趋势。2019年,全行业产销摩托车1736.66万辆和1713.26万辆,产销由上年下降转为增长。

「其实电动自行车业务对我来说利润也很低,我们都做不出来,也只有委托给广东其他有资质的生产企业,华南市场在全国是最难做的,导致我们发展又比全国还慢一拍。」肖琼雄说。(经济观察报)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7-19 14:48: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原材料涨价冲击波中国外贸企业「成本战」

摘要  肖琼雄的心里一直放不下「飞鹰」,哪怕是那些年摩托车因为全国性「禁、限令」差点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时候。可是,过去半年多的时间,大宗商品一阵一阵的上涨传导下来的原材料成本压力,把他逼到了临界位置。这个58岁的中年男人在广州经营著一家生产、销售摩托车的公司,出口主要面向东南亚国家,飞鹰是其中一个品牌。23年前,肖琼雄是这家公司一名普通员工,当时的飞鹰由它的创始人负责经营管理。2009年,这位创始人在香港

肖琼雄的心里一直放不下「飞鹰」,哪怕是那些年摩托车因为全国性「禁、限令」差点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时候。可是,过去半年多的时间,大宗商品一阵一阵的上涨传导下来的原材料成本压力,把他逼到了临界位置。


这个58岁的中年男人在广州经营著一家生产、销售摩托车的公司,出口主要面向东南亚国家,飞鹰是其中一个品牌。23年前,肖琼雄是这家公司一名普通员工,当时的飞鹰由它的创始人负责经营管理。2009年,这位创始人在香港的生意因为金融风暴出现危机,将原本准备结业的飞鹰交托给肖琼雄和他的几位同事。

7月14日,当肖琼雄面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时,他的身份是飞鹰品牌最大的负责人。他依旧称自己「在飞鹰服务」。肖琼雄不是摩托车发烧友,但他最意气风发的人生阶段,都在为这家公司和飞鹰的生存想办法。为此,他开拓电动自行车业务、代理经销其他品牌的摩托车。然而,在他的私人朋友圈里,每年出口量占公司一成左右的飞鹰永远是主角。

「我们这个行业一直都不容易,现在这样涨对我们影响太大了,原材料基本都涉及到了,这块占我们成本超过80%,不瞒你说,3、4、5月的订单确实很多亏著做,但也得做。」肖琼雄说,截止目前,他们每台车的制造成本较正常时期上涨约11%,而他们原本的利润空间只有5个点左右。

「我们很多部件是外来采购再组装,要控制成本也很被动,只能从自己身上省,上下游再各自消化一些。」肖琼雄补充,他在这个行业32年了,真的挺难的,飞鹰对他而言更是一份非常深厚的感情。这些日子,原材料的涨势像在吞掉他们。

大宗商品上涨引关注

今年以来,以钢材、有色金属、煤炭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已经数次引起各界关注。

7月9日,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董莉娟解读2021年6月份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指出,国内大宗商品保供稳价政策效果初步显现,市场供求关系趋于改善,工业品价格涨势有所趋缓。但从同比看,主要行业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上涨53.6%,;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上涨34.4%;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上涨27.8%;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上涨20.3%。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上涨36.1%。

此前,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表示,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已组织投放首批国家储备铜、铝和锌,共计10万吨,后续亦将继续组织投放,促进市场平稳运行。7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亦指出,对违规倒卖大宗商品、偷逃税款等重大违纪违法问题要一查到底,严肃追责。

7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公布2021年上半年进出口情况,上半年,我国出口机电产品5.83万亿元,增长29.5%,占出口总值的59.2%。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行业发展部总监高士旺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现在整体宏观数据是比较好,目前来说,原材料的问题对于外贸企业压力是比较大的。理性的看待,中国传统的外贸企业,尤其是内资、机电制造业利润是比较低的,而且在国际上的议价权是比较弱的。

「实际上各行业原材料的上涨都有往下游在传递,但对我们的出口企业来说,很多所处的位置就是偏下游的,他们不少与国外的卖场、代理卖家合作,想把价格再传导出去其实比较困难,所以很大程度需要自己消化。」高士旺称,据他所了解,大部分企业面临的状况可能是毛利率低,「企业从营收上看到增加了很多,但是整体利润可能还是持平的」。

高士旺续称,除此之外,原材料断供的问题也比较突出。「不是那种卡脖子的高科技领域的晶片缺,而是类似普通电源晶片,因为涨价或者有人囤货搞得供应紧张,很多企业反映这方面比较焦虑。」

「当这些情况综合并且加剧,行业马太效应就会更明显,因为大型企业掌握资源的能力肯定会更强,中小企业的压力则会更大。」高士旺说。

「只要不亏,还是会继续做」

中国的疫情防控趋于稳定后,肖琼雄看到公司出口订单的量明显变大了。

这件事让他有点愁。

「2月份,我们一个中东客户定了几千台车,原本计画是3月左右交货。当时没想到,原材料价格涨的那么多,一下子把利润就给消没了。」肖琼雄说,那个客户也不容易,他们国家的货币也在贬值,只能相互体谅,亏著本也把订单完成了。

不过,这并没有结束。「其实涨价也不是一下子涨,它就像温水煮青蛙,一会涨涨一会涨涨,我们又不可能立刻调整价格,所以能消化的还是自己处理。」肖琼雄记得,3月和5月的时候,有几次涨幅较大,他也试图提高报价,但销量一下就掉下去了。与此同时,一些供货方也显得谨慎,并不能稳定、持续的供货。

「有一次因为钢涨的太厉害了,我们供货方也不敢拿,他们观望了一下就导致我们缺铁架。」肖琼雄说,按照过往的经验,通货膨胀时期,他们是敢多拿货、压货的,因为销量一般也是会跟上的,甚至卖的更好,但是这次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呈现出反复的状态,市场销量并不稳定,所以整体大家的态度会更谨慎。

摩托车行业上市公司春风动力(603129.SH)《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机车制造业材料占成本比例大约90%,2020年毛利率较上一年减少3.35个百分点。

春风动力称,未来在出口市场,除面临国内厂家相互竞争之外,也面临日系品牌成本降低、价格竞争力提升,以及印度、泰国等国摩托车制造业逐渐强大的竞争压力。从竞争格局上看,欧美高端摩托车企业和日本企业仍占据大排量高端摩托车市场,中国摩托车企业在该领域的研发、制造技术水准上存在较大差距,出口主战场仍是实用经济型中小排量摩托车。

肖琼雄称,中国其实是世界上摩托车生产大国,但全国各地不同程度的「以禁代管」让整个行业要存活都很艰难,更难谈技术进步、产业升级。

中国政府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以及摩托车上市公司钱江摩托(000913.SZ)《2019年年度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2007年,全国摩托车保有量占机动车总量的54.68%,而同时中国摩托车产销量也占到全球总量的55%。这一年辉煌过后,中国摩托车产销量逐年下滑,至2019年下半年,随著部分符合标准的超标电动自行车纳入摩托车管理、电动摩托车免征购置税等因素影响,摩托车行业产销量结束下降趋势。2019年,全行业产销摩托车1736.66万辆和1713.26万辆,产销由上年下降转为增长。

「其实电动自行车业务对我来说利润也很低,我们都做不出来,也只有委托给广东其他有资质的生产企业,华南市场在全国是最难做的,导致我们发展又比全国还慢一拍。」肖琼雄说。(经济观察报)

QR: 原材料涨价冲击波中国外贸企业「成本战」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7-19 14: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