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破产法》修订在即 破产重整如何遏制逃废债 

目前在修订的《破产法》拟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对债权人更透明、公开,有助于消除债权人疑虑;此外,《破产法》修订还拟加入预重整和合并破产制度


《企业破产法》实施14年后,修订工作终于被提上全国人大议事日程。与此同时,社会和市场上仍有对利用破产重整「逃废债」的讨论。在近日的2021财新夏季峰会上,相关专家认为破产重整是遏制「逃废债」的有效手段,而非帮助「逃废债」的工具,同时《破产法》也有待完善,帮助提高债权人在破产重整中的参与感。


「《破产法》本身的核心就是保护债权人,并不是损害债权人,但实践中却出现了这样一个误解:大家一说企业破产了,是不是就是逃废债了?很多人把破产和逃废债联系在一块,这完全是个误解。」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延岭在2021财新夏季峰会的「破产重整如何法治化出清」的闭门讨论会上发言指出。


他表示,破产管理人联合企业一起通过破产重整「逃废债」,从技术上是不现实的,因为破产程序是公开进行的,资产需要审计、评估,债权人对破产企业的财产和债务也有权了解,在这种情况下要「逃债」非常困难。「作为管理人,无论是律师、会计师还是其他中介机构,都没有意愿或动机帮企业逃债,而且客观上也做不到。当然,有个别案件做得不够好,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不是要逃债。」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李曙光在前述场合表示,「逃废债」不是法律术语;从法律上讲,如果债务人采取一定手段避开自己应该承担的债务,是一种损害债权人的行为,一般说的「逃废债」有主观动机,甚至欺诈手段。


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宇则认为,「逃废债」虽然没有法律的定义,但是形式上可以归纳,常见的形式有恶意、隐藏、转移、无偿或不合理低价转让资产,或者以改制、重组、分离等方式剥离有价资产等十几种方式,「逃废债」的行为也可以作出相应的追溯和惩罚。


刘延岭认为,之所以有债权人以为企业可以通过破产重整「逃废债」,主要原因在于破产重整过程中,债权人参与度并不够,很多案件没有给债权人足够的参与空间,债权人不了解情况。「如果是与债权人有充分沟通的破产重整案,一般就没有这种怀疑。」他认为,提高债权人参与度是未来破产重整实践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上海台协


对此,李曙光表示同意。他称,目前在修订的《破产法》拟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对债权人更透明、公开,有助于消除债权人疑虑。他同时指出,在估值、资源配置方面,如果是市场化推进,债权人应该可以接受,但如果是非市场化的暗箱操作,则可能会侵犯债权人的利益。


「破产重整是打击逃废债最好的武器,而不是逃废债的结果。破产重整有很多配套措施,例如征信制度、刑罚制度还有撤销权等,这些制度工具其实可以帮助遏制‘逃废债’。」李曙光表示。


现行《破产法》已经实施了14年,近年来不少全国人大代表都提议修订《破产法》。李曙光介绍,《破产法》修订已经纳入今年全国人大议事日程。除了将完善信息披露制度,《破产法》还拟加入预重整和合并破产制度。


李曙光表示,在近几年《破产法》实施过程中,预重整「异军突起」,很多大型案件中都有使用。一方面,预重整制度主要是为节约进入破产重整之后各方面的成本,但另一方面,在实践过程中预重整也产生争议,主要是预重整期间管理人、法院、司法是否要介入。由于目前尚无法律依据,各地实践过程中都有法院介入,但法院介入后预重整跟破产重整的关系不明确,因此,他认为预重整跟重整如何衔接是下一步修法中值得讨论的问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许德风在前述场合建议,《破产法》修订有三个方面需要考虑,一个是要更强调清算程序在破产中的地位;二是要协调企业《破产法》和个人破产制度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如何把经过试验之后的个人破产制度和《破产法》有效地整合;第三是希望通过这次修法,建立并且改革现在破产审判的机制,建立更有效的破产审判的制度。


他特别强调,上市公司的重整方面,目前的执行依然强调对小股东的保护。「未来一个有效的破产制度或者成熟的证券市场,要求我们让股东承担破产的风险,除非股东有其他贡献。破产法的此次修改应认真对待这一重大的制度问题,惟其如此,才能真正建立健康有序的证券市场和重整制度。」


刘延岭则指出,目前操作过程中发现,破产重整的立案在客观上非常难,尤其是大型的民营企业立案。此外,由于没有强制破产的制度安排,加上破产本身仍然存在被「污名化」情况,导致很多时候一家企业应该进入破产重整了,但从企业实控人到地方政府都是「能拖就拖」,还协调金融机构继续「输血」,最后债务越滚越大,到最后不得不破的时候债权人利益也没有能及时得到保障。(财新网)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7-01 10:10: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破产法》修订在即 破产重整如何遏制逃废债 

摘要  目前在修订的《破产法》拟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对债权人更透明、公开,有助于消除债权人疑虑;此外,《破产法》修订还拟加入预重整和合并破产制度《企业破产法》实施14年后,修订工作终于被提上全国人大议事日程。与此同时,社会和市场上仍有对利用破产重整「逃废债」的讨论。在近日的2021财新夏季峰会上,相关专家认为破产重整是遏制「逃废债」的有效手段,而非帮助「逃废债」的工具,同时《破产法》也有待完善,帮助提高债权

目前在修订的《破产法》拟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对债权人更透明、公开,有助于消除债权人疑虑;此外,《破产法》修订还拟加入预重整和合并破产制度


《企业破产法》实施14年后,修订工作终于被提上全国人大议事日程。与此同时,社会和市场上仍有对利用破产重整「逃废债」的讨论。在近日的2021财新夏季峰会上,相关专家认为破产重整是遏制「逃废债」的有效手段,而非帮助「逃废债」的工具,同时《破产法》也有待完善,帮助提高债权人在破产重整中的参与感。


「《破产法》本身的核心就是保护债权人,并不是损害债权人,但实践中却出现了这样一个误解:大家一说企业破产了,是不是就是逃废债了?很多人把破产和逃废债联系在一块,这完全是个误解。」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延岭在2021财新夏季峰会的「破产重整如何法治化出清」的闭门讨论会上发言指出。


他表示,破产管理人联合企业一起通过破产重整「逃废债」,从技术上是不现实的,因为破产程序是公开进行的,资产需要审计、评估,债权人对破产企业的财产和债务也有权了解,在这种情况下要「逃债」非常困难。「作为管理人,无论是律师、会计师还是其他中介机构,都没有意愿或动机帮企业逃债,而且客观上也做不到。当然,有个别案件做得不够好,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不是要逃债。」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李曙光在前述场合表示,「逃废债」不是法律术语;从法律上讲,如果债务人采取一定手段避开自己应该承担的债务,是一种损害债权人的行为,一般说的「逃废债」有主观动机,甚至欺诈手段。


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宇则认为,「逃废债」虽然没有法律的定义,但是形式上可以归纳,常见的形式有恶意、隐藏、转移、无偿或不合理低价转让资产,或者以改制、重组、分离等方式剥离有价资产等十几种方式,「逃废债」的行为也可以作出相应的追溯和惩罚。


刘延岭认为,之所以有债权人以为企业可以通过破产重整「逃废债」,主要原因在于破产重整过程中,债权人参与度并不够,很多案件没有给债权人足够的参与空间,债权人不了解情况。「如果是与债权人有充分沟通的破产重整案,一般就没有这种怀疑。」他认为,提高债权人参与度是未来破产重整实践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上海台协


对此,李曙光表示同意。他称,目前在修订的《破产法》拟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对债权人更透明、公开,有助于消除债权人疑虑。他同时指出,在估值、资源配置方面,如果是市场化推进,债权人应该可以接受,但如果是非市场化的暗箱操作,则可能会侵犯债权人的利益。


「破产重整是打击逃废债最好的武器,而不是逃废债的结果。破产重整有很多配套措施,例如征信制度、刑罚制度还有撤销权等,这些制度工具其实可以帮助遏制‘逃废债’。」李曙光表示。


现行《破产法》已经实施了14年,近年来不少全国人大代表都提议修订《破产法》。李曙光介绍,《破产法》修订已经纳入今年全国人大议事日程。除了将完善信息披露制度,《破产法》还拟加入预重整和合并破产制度。


李曙光表示,在近几年《破产法》实施过程中,预重整「异军突起」,很多大型案件中都有使用。一方面,预重整制度主要是为节约进入破产重整之后各方面的成本,但另一方面,在实践过程中预重整也产生争议,主要是预重整期间管理人、法院、司法是否要介入。由于目前尚无法律依据,各地实践过程中都有法院介入,但法院介入后预重整跟破产重整的关系不明确,因此,他认为预重整跟重整如何衔接是下一步修法中值得讨论的问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许德风在前述场合建议,《破产法》修订有三个方面需要考虑,一个是要更强调清算程序在破产中的地位;二是要协调企业《破产法》和个人破产制度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如何把经过试验之后的个人破产制度和《破产法》有效地整合;第三是希望通过这次修法,建立并且改革现在破产审判的机制,建立更有效的破产审判的制度。


他特别强调,上市公司的重整方面,目前的执行依然强调对小股东的保护。「未来一个有效的破产制度或者成熟的证券市场,要求我们让股东承担破产的风险,除非股东有其他贡献。破产法的此次修改应认真对待这一重大的制度问题,惟其如此,才能真正建立健康有序的证券市场和重整制度。」


刘延岭则指出,目前操作过程中发现,破产重整的立案在客观上非常难,尤其是大型的民营企业立案。此外,由于没有强制破产的制度安排,加上破产本身仍然存在被「污名化」情况,导致很多时候一家企业应该进入破产重整了,但从企业实控人到地方政府都是「能拖就拖」,还协调金融机构继续「输血」,最后债务越滚越大,到最后不得不破的时候债权人利益也没有能及时得到保障。(财新网)

QR: 《破产法》修订在即   破产重整如何遏制逃废债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7-01 1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