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小微企业等待大宗商品降价

不锈钢制品厂老板葛丽最近陷入纠结的状态:眼看著不锈钢价格步步上涨和不断见底的原材料库存,到底是小额采购以待未来降价,还是大额备货以防涨价持续,这是一个关于成本的疑问。

「我们不锈钢的采购价格从去年底的6000元/吨,涨到现在每吨8000多元,对于本来就微利的加工制造业来说,压力不小。」葛丽说。

始于年初的大宗商品涨价仍在持续,上游原材料生产企业在利好中获利颇丰,下游的实力企业开启了涨价模式,而对于夹在成本与终端之间「不敢加价」的小微企业来说,却面临著「两难之地」。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国家相关部门已频繁发声,关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就保供稳价进行调研等,缓解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成本压力。

大宗商品持续涨价


「我们今年开工之后,吃惊地发现,几乎所有的原材料价格都在上涨,而去年的这个时候,受疫情暴发影响,原材料价格几乎处于底部。」葛丽说。

上游的不锈钢原材料供应商在自己的朋友圈频发消息,提醒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重点:不锈钢涨了45%,下单先询价。」供应商这样写道。

尽管在当时看来,这有些危言耸听,但现在回首,却成了一种预示。

为此,葛丽到处打听,节后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原因,究竟是假日因素的短期影响,抑或长期现象。

在未得到确定答案后,葛丽决定先小额采购,撑上几个月,没准价格很快就降下来了。然而,事与愿违,半年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持续。

「半年下来,每吨至少涨了2000元,早知道,当初就多囤些原材料了。」葛丽说,「最近,我又问了供应商,说未来可能还要继续上涨。」

近期,不锈钢价格仍总体呈现拉涨走势,6月22日,主力2107合约日内最高冲至17215元/吨,创上市以来新高。

中金公司研报分析认为,去年四季度以来,全球经济从疫情中逐步重启,在这个过程中,大宗商品相继上涨,首先,铁矿石与铜引领了第一波涨势。随后,煤炭、螺纹钢与电解铝价格上涨。共振之下,铁矿石、螺纹钢与铜等品种的价格相继创下了历史新高。最后,以原油为代表的第三梯队品种的上涨幅度虽然较缓,但亦恢复到了疫情前的价格水准。

在上涨的背后,多种因素叠加,在国际,美欧主要经济体纷纷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以对冲疫情负面影响,尤其是美联储连续大规模量化宽松,市场通胀预期持续走高;在国内,随著经济持续复苏,主力品种持续去库存化,短期内供给短缺,黑色、有色等品种纷纷创出新高。

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也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关注。

5月23日,国家发改委等5部门联合约谈铁矿石、钢材、铜、铝等行业重点企业,要求有关重点企业带头维护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秩序,不得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捏造散播涨价资讯,不得囤积居奇、哄抬价格。

6月中下旬,国家发改委、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继派出联合工作组和调研组,对煤炭市场、铁矿石现货市场、尿素市场等保供稳价进行调查。

另外,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也即将组织投放铜、铝、锌国家储备,面向中下游加工制造企业,实行公开竞价,参与条件尽可能向中小企业倾斜,缓解企业成本压力,促进价格回归合理区间。

重拳出击下,大宗商品快速上涨势头得到有效遏制。截至6月28日,铁矿石、钢材、铜、煤炭、玉米等期货价格比5月中上旬高点回落9%至18%。

「绿肥红瘦」的上下游


不过,整体而言,大宗商品价格较疫情前仍处于高位。

对于上游来说,原材料价格上涨提振了业绩。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游工业企业利润增速明显高于中下游,一季度,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4.71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3.88倍,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增长3.43倍。

上游钢铁股也表现强势,年初以来,9只钢铁股涨幅超过30%,其中,太钢不锈(000825,股吧)(000825.SZ)、重庆钢铁(601005,股吧)(601005.SH)、八一钢铁(600581,股吧)(600581.SH)、鞍钢股份(000898,股吧)(000898.SZ)涨幅均超过50%。

近日,鞍钢股份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约4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约860%。也就是说,鞍钢股份仅今年第二季度便实现盈利近33亿元,轻松超越去年全年19.78亿元的净利润。

而对于下游企业来说,却没有那么幸运。

据监测数据,在近期价格持续波动对整个白色家电行业的影响下,空调毛利率下降32.26%,冰箱毛利率下降25.09%,洗衣机毛利率则下降31.63%。

大企业还可以使用套保政策,以管控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带来的风险,但对于小企业来说,采用这种「奢侈」的金融工具也不现实,要么,将成本转移到终端,并承受涨价带来的销量下滑;要么,硬扛下所有的成本,赔本赚吆喝。

近期,国内外具有一定价格话语权的下游生产企业已经逐步开启了涨价模式,以应对成本压力。

据媒体报导,可口可乐公司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打算提高产品售价,宝洁也表示将从今年9月开始提高婴儿产品、成人纸尿裤和女性护理用品的价格,涨幅为5%~9%不等。

葛丽打算开始渐次提价,「真的不能再赔本下去了,最终对销量影响多少难以预估。」葛丽说。

这家企业是做外贸的,主要出口非洲和东南亚等,但疫情影响了出货,而做国内的话,竞争激烈得很。疫情以来,银行落实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优惠政策,助力企业抗击疫情。「现在银行贷款比以前容易很多了,但贷款也是要还的呀。」葛丽表示。

这段时间,葛丽频繁地与原材料供应商沟通价格,「对方和我说,原材料价格下降与否,最终要取决于美联储是否加息,如果加息的话,不锈钢价格马上就会跌下来。」葛丽说。

作为一家小微企业主,葛丽虽然并不太明白美联储与不锈钢价格之间的关系,但她已开始每天在网上搜索几遍,密切监测美联储的动向。

就在本月17日,全球关注的美联储6月议息会议召开,其中释放了大量信号,包括将逆回购利率与超额准备金利率分别由此前的0%与0.1%上调5个基点至0.05%与0.15%。尤其是加息预期出现变化,超过半数委员认为到2023年年底,美联储将加息两次。

受美联储加息预期变化的影响,上周四,除黄金外,大宗商品市场一片惨绿。(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6-30 15:37: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小微企业等待大宗商品降价

摘要  不锈钢制品厂老板葛丽最近陷入纠结的状态:眼看著不锈钢价格步步上涨和不断见底的原材料库存,到底是小额采购以待未来降价,还是大额备货以防涨价持续,这是一个关于成本的疑问。「我们不锈钢的采购价格从去年底的6000元/吨,涨到现在每吨8000多元,对于本来就微利的加工制造业来说,压力不小。」葛丽说。始于年初的大宗商品涨价仍在持续,上游原材料生产企业在利好中获利颇丰,下游的实力企业开启了涨价模式,而对于夹在

不锈钢制品厂老板葛丽最近陷入纠结的状态:眼看著不锈钢价格步步上涨和不断见底的原材料库存,到底是小额采购以待未来降价,还是大额备货以防涨价持续,这是一个关于成本的疑问。

「我们不锈钢的采购价格从去年底的6000元/吨,涨到现在每吨8000多元,对于本来就微利的加工制造业来说,压力不小。」葛丽说。

始于年初的大宗商品涨价仍在持续,上游原材料生产企业在利好中获利颇丰,下游的实力企业开启了涨价模式,而对于夹在成本与终端之间「不敢加价」的小微企业来说,却面临著「两难之地」。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国家相关部门已频繁发声,关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就保供稳价进行调研等,缓解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成本压力。

大宗商品持续涨价


「我们今年开工之后,吃惊地发现,几乎所有的原材料价格都在上涨,而去年的这个时候,受疫情暴发影响,原材料价格几乎处于底部。」葛丽说。

上游的不锈钢原材料供应商在自己的朋友圈频发消息,提醒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重点:不锈钢涨了45%,下单先询价。」供应商这样写道。

尽管在当时看来,这有些危言耸听,但现在回首,却成了一种预示。

为此,葛丽到处打听,节后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原因,究竟是假日因素的短期影响,抑或长期现象。

在未得到确定答案后,葛丽决定先小额采购,撑上几个月,没准价格很快就降下来了。然而,事与愿违,半年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持续。

「半年下来,每吨至少涨了2000元,早知道,当初就多囤些原材料了。」葛丽说,「最近,我又问了供应商,说未来可能还要继续上涨。」

近期,不锈钢价格仍总体呈现拉涨走势,6月22日,主力2107合约日内最高冲至17215元/吨,创上市以来新高。

中金公司研报分析认为,去年四季度以来,全球经济从疫情中逐步重启,在这个过程中,大宗商品相继上涨,首先,铁矿石与铜引领了第一波涨势。随后,煤炭、螺纹钢与电解铝价格上涨。共振之下,铁矿石、螺纹钢与铜等品种的价格相继创下了历史新高。最后,以原油为代表的第三梯队品种的上涨幅度虽然较缓,但亦恢复到了疫情前的价格水准。

在上涨的背后,多种因素叠加,在国际,美欧主要经济体纷纷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以对冲疫情负面影响,尤其是美联储连续大规模量化宽松,市场通胀预期持续走高;在国内,随著经济持续复苏,主力品种持续去库存化,短期内供给短缺,黑色、有色等品种纷纷创出新高。

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也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关注。

5月23日,国家发改委等5部门联合约谈铁矿石、钢材、铜、铝等行业重点企业,要求有关重点企业带头维护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秩序,不得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捏造散播涨价资讯,不得囤积居奇、哄抬价格。

6月中下旬,国家发改委、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继派出联合工作组和调研组,对煤炭市场、铁矿石现货市场、尿素市场等保供稳价进行调查。

另外,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也即将组织投放铜、铝、锌国家储备,面向中下游加工制造企业,实行公开竞价,参与条件尽可能向中小企业倾斜,缓解企业成本压力,促进价格回归合理区间。

重拳出击下,大宗商品快速上涨势头得到有效遏制。截至6月28日,铁矿石、钢材、铜、煤炭、玉米等期货价格比5月中上旬高点回落9%至18%。

「绿肥红瘦」的上下游


不过,整体而言,大宗商品价格较疫情前仍处于高位。

对于上游来说,原材料价格上涨提振了业绩。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游工业企业利润增速明显高于中下游,一季度,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4.71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3.88倍,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增长3.43倍。

上游钢铁股也表现强势,年初以来,9只钢铁股涨幅超过30%,其中,太钢不锈(000825,股吧)(000825.SZ)、重庆钢铁(601005,股吧)(601005.SH)、八一钢铁(600581,股吧)(600581.SH)、鞍钢股份(000898,股吧)(000898.SZ)涨幅均超过50%。

近日,鞍钢股份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约4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约860%。也就是说,鞍钢股份仅今年第二季度便实现盈利近33亿元,轻松超越去年全年19.78亿元的净利润。

而对于下游企业来说,却没有那么幸运。

据监测数据,在近期价格持续波动对整个白色家电行业的影响下,空调毛利率下降32.26%,冰箱毛利率下降25.09%,洗衣机毛利率则下降31.63%。

大企业还可以使用套保政策,以管控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带来的风险,但对于小企业来说,采用这种「奢侈」的金融工具也不现实,要么,将成本转移到终端,并承受涨价带来的销量下滑;要么,硬扛下所有的成本,赔本赚吆喝。

近期,国内外具有一定价格话语权的下游生产企业已经逐步开启了涨价模式,以应对成本压力。

据媒体报导,可口可乐公司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打算提高产品售价,宝洁也表示将从今年9月开始提高婴儿产品、成人纸尿裤和女性护理用品的价格,涨幅为5%~9%不等。

葛丽打算开始渐次提价,「真的不能再赔本下去了,最终对销量影响多少难以预估。」葛丽说。

这家企业是做外贸的,主要出口非洲和东南亚等,但疫情影响了出货,而做国内的话,竞争激烈得很。疫情以来,银行落实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优惠政策,助力企业抗击疫情。「现在银行贷款比以前容易很多了,但贷款也是要还的呀。」葛丽表示。

这段时间,葛丽频繁地与原材料供应商沟通价格,「对方和我说,原材料价格下降与否,最终要取决于美联储是否加息,如果加息的话,不锈钢价格马上就会跌下来。」葛丽说。

作为一家小微企业主,葛丽虽然并不太明白美联储与不锈钢价格之间的关系,但她已开始每天在网上搜索几遍,密切监测美联储的动向。

就在本月17日,全球关注的美联储6月议息会议召开,其中释放了大量信号,包括将逆回购利率与超额准备金利率分别由此前的0%与0.1%上调5个基点至0.05%与0.15%。尤其是加息预期出现变化,超过半数委员认为到2023年年底,美联储将加息两次。

受美联储加息预期变化的影响,上周四,除黄金外,大宗商品市场一片惨绿。(第一财经日报)

QR: 小微企业等待大宗商品降价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6-30 15: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