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深圳營商環境「4.0版」劃重點:加快經濟特區人工智能立法

深圳近年來的營商環境改革,不是突出優惠政策,而是真正從改革上發力,通過改革從根本上完善特區的營商環境。

6月18日,深圳發改委發佈《2021年深化「放管服」改革 優化營商環境重點任務清單》(以下簡稱《重點任務清單》),包含26個領域共計222項改革任務,全面涵蓋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價的12項指標和中國營商環境評價的18項指標,這也是深圳營商環境改革邁入4.0時代的具體工作指南。

早在2017年7月,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強調,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特大城市要率先加大營商環境改革力度。

2018年以來,深圳營商環境改革走過了1.0「搭框架」、2.0「夯基礎」、3.0「補短板」的歷程,現在進入2021年4.0「促提升」的關鍵階段。

在分析人士看來,深圳近年來的營商環境改革,不是突出優惠政策,而是真正從改革上發力,通過改革從根本上完善特區的營商環境。

此次除了《重點任務清單》,4.0改革政策還包括《深圳市2021年推進四個「十大」改革措施 持續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工作方案》《深圳市貫徹〈深圳經濟特區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實施方案》等一整套組合拳。

從「政府端菜」到「企業點菜」

在全國工商聯《2020年萬家民營企業評營商環境報告》中,深圳獲評「營商環境最佳口碑城市」第一名。在2020年的海南省海口市政協會議上,深圳的營商環境還曾「跨市出圈」。


海口市政協委員、海南雙成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袁慧鷹在發言中談到,她在深圳註冊了一個半導體公司,上午剛註冊完,下午就接到了深圳招商局的電話,提醒她可以申請福田區的政府補貼,並且會給予協助。聽說她要選辦公場地,政府工作人員立即帶著她考察寫字樓,詳細介紹優惠政策。得知公司有上市方面的準備,招商局一位處長馬上邀請她去深圳的創業板上市。

袁慧鷹感歎,「深圳的政府服務企業意識深入骨髓」。

深圳政府素來有「服務型政府」之稱,而這種服務意識不僅體現在針對具體企業的關照細節,而是在於形成完備的服務體系。

此次深圳4.0營商環境改革政策的制定,就體現了從「政府端菜」向「企業點菜」的轉變。2020年,深圳曾開展「營商環境堵點大徵集」活動,並召開了系列座談會,從收集到的近2000條意見建議中系統梳理問題清單及政策建議,研究提出100多項改革舉措納入4.0改革政策。

譬如,針對一些企業提出的現有產業空間不足問題,《重點任務清單》專門提出加大產業空間供給力度,並給出了若干項具體措施,包括開展優質產業空間供給試點,建設一批品質優、價格低、品類全的優質產業空間,面向符合條件的優質成長型企業進行分割銷售;制定工業用房租金指導價,逐步實施工業用房租賃合同網上簽約制度,除特殊情形外租賃期限原則上不少於3年,推動穩定工業用房價格。

土地資源短缺,以及由此帶來的用地成本逐漸攀升,成為了深圳實體經濟發展的一大掣肘。深圳一家製造企業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站在製造企業的立場來看,確實最希望政府重視土地空間的問題。

此外,深圳將開展多種模式二三產業用地混合利用試點,這也是2020年中辦、國辦印發的《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中所提及的一項改革內容。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向記者表示,深圳的一些工業企業轉型升級之後,生產空間在變小,而配套的研發、辦公用房以及上下游的生產型服務業需要大量的用房,「二三產業用地混合利用試點」的探索,將使得土地用途得到最大化的利用。

推動新興產業立法

總體而言,《重點任務清單》圍繞五大方面展開,包括構建要素高效配置的市場體系、對接國際通行經貿規則、打造創新驅動的產業發展生態、夯實規範高效的公共服務基礎、營造更加公平公正的法治環境。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在全國率先開展了十大改革試點,包括率先放寬部分領域市場准入、率先放寬前沿技術領域的外商投資准入限制、率先分類分步放開通信行業和開展跨境通(002640,股吧)信試驗區試點、率先開展特殊工時管理制度改革等。

在產業界的人士看來,深圳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引擎城市之一,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無論是吸引企業,還是人才,都需要營造一種國際化的制度環境,包括市場准入、資訊管控等方面。未來,深圳可能不僅僅是示範經濟發展,更多地還要示範制度改革。


另一方面,作為創新型城市,深圳在某些科技創新領域跨越了追隨階段,從「跟跑」轉向「領跑」,在新業態的發展中,制度供給將直接影響相關產業能否在國際競爭中取得先機。

此次的《重點任務清單》有頗多關於支持創新產業的內容,其中包括:制定新產業新業態包容審慎監管指導意見,探索在5G、無人機、無人駕駛等新興領域開展包容審慎監管試點;加快深圳經濟特區人工智能立法,探索建立適應人工智能健康發展的監管機制。

深圳一位政府研究人士向記者表示,深圳需要強調建立有利於創新的制度環境。在一些新興領域,像幹細胞、基因檢測等,如果制度跟不上,很難實現領先發展。深圳作為創新活躍的地區,應該在制度供給方面先行試點。

而這些制度供給很多時候需要通過立法的形式確定下來。《重點任務清單》顯示,深圳將推進十大營商環境前瞻性立法,包括《深圳經濟特區智能網聯汽車管理條例》《深圳經濟特區細胞和基因產業促進條例》《深圳經濟特區數字經濟產業促進條例》等。

其中,深圳在近日發佈的「十四五」規劃綱要中提出,到2025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將達到31%。

深圳原副市長、哈工大(深圳)經管學院教授唐傑就曾向記者表示,深圳很多立法走在了全國前列,涵蓋了經濟活動的主要方面,很多方面構成了中國創新立法的基礎。深圳政府做決策很少具體對某一家企業的事拍板,而是按照特定的規矩,很多時候是來自於法的約束。事實上,決定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很大程度就是中央肯定了深圳的依法治市。(21世紀經濟報導)

作者:台商雜誌  发布时间:2021-06-21 16:29: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深圳營商環境「4.0版」劃重點:加快經濟特區人工智能立法

摘要  深圳近年來的營商環境改革,不是突出優惠政策,而是真正從改革上發力,通過改革從根本上完善特區的營商環境。6月18日,深圳發改委發佈《2021年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重點任務清單》(以下簡稱《重點任務清單》),包含26個領域共計222項改革任務,全面涵蓋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價的12項指標和中國營商環境評價的18項指標,這也是深圳營商環境改革邁入4.0時代的具體工作指南。早在2017年7月,中央財

深圳近年來的營商環境改革,不是突出優惠政策,而是真正從改革上發力,通過改革從根本上完善特區的營商環境。

6月18日,深圳發改委發佈《2021年深化「放管服」改革 優化營商環境重點任務清單》(以下簡稱《重點任務清單》),包含26個領域共計222項改革任務,全面涵蓋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價的12項指標和中國營商環境評價的18項指標,這也是深圳營商環境改革邁入4.0時代的具體工作指南。

早在2017年7月,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強調,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特大城市要率先加大營商環境改革力度。

2018年以來,深圳營商環境改革走過了1.0「搭框架」、2.0「夯基礎」、3.0「補短板」的歷程,現在進入2021年4.0「促提升」的關鍵階段。

在分析人士看來,深圳近年來的營商環境改革,不是突出優惠政策,而是真正從改革上發力,通過改革從根本上完善特區的營商環境。

此次除了《重點任務清單》,4.0改革政策還包括《深圳市2021年推進四個「十大」改革措施 持續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工作方案》《深圳市貫徹〈深圳經濟特區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實施方案》等一整套組合拳。

從「政府端菜」到「企業點菜」

在全國工商聯《2020年萬家民營企業評營商環境報告》中,深圳獲評「營商環境最佳口碑城市」第一名。在2020年的海南省海口市政協會議上,深圳的營商環境還曾「跨市出圈」。


海口市政協委員、海南雙成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袁慧鷹在發言中談到,她在深圳註冊了一個半導體公司,上午剛註冊完,下午就接到了深圳招商局的電話,提醒她可以申請福田區的政府補貼,並且會給予協助。聽說她要選辦公場地,政府工作人員立即帶著她考察寫字樓,詳細介紹優惠政策。得知公司有上市方面的準備,招商局一位處長馬上邀請她去深圳的創業板上市。

袁慧鷹感歎,「深圳的政府服務企業意識深入骨髓」。

深圳政府素來有「服務型政府」之稱,而這種服務意識不僅體現在針對具體企業的關照細節,而是在於形成完備的服務體系。

此次深圳4.0營商環境改革政策的制定,就體現了從「政府端菜」向「企業點菜」的轉變。2020年,深圳曾開展「營商環境堵點大徵集」活動,並召開了系列座談會,從收集到的近2000條意見建議中系統梳理問題清單及政策建議,研究提出100多項改革舉措納入4.0改革政策。

譬如,針對一些企業提出的現有產業空間不足問題,《重點任務清單》專門提出加大產業空間供給力度,並給出了若干項具體措施,包括開展優質產業空間供給試點,建設一批品質優、價格低、品類全的優質產業空間,面向符合條件的優質成長型企業進行分割銷售;制定工業用房租金指導價,逐步實施工業用房租賃合同網上簽約制度,除特殊情形外租賃期限原則上不少於3年,推動穩定工業用房價格。

土地資源短缺,以及由此帶來的用地成本逐漸攀升,成為了深圳實體經濟發展的一大掣肘。深圳一家製造企業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站在製造企業的立場來看,確實最希望政府重視土地空間的問題。

此外,深圳將開展多種模式二三產業用地混合利用試點,這也是2020年中辦、國辦印發的《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中所提及的一項改革內容。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向記者表示,深圳的一些工業企業轉型升級之後,生產空間在變小,而配套的研發、辦公用房以及上下游的生產型服務業需要大量的用房,「二三產業用地混合利用試點」的探索,將使得土地用途得到最大化的利用。

推動新興產業立法

總體而言,《重點任務清單》圍繞五大方面展開,包括構建要素高效配置的市場體系、對接國際通行經貿規則、打造創新驅動的產業發展生態、夯實規範高效的公共服務基礎、營造更加公平公正的法治環境。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在全國率先開展了十大改革試點,包括率先放寬部分領域市場准入、率先放寬前沿技術領域的外商投資准入限制、率先分類分步放開通信行業和開展跨境通(002640,股吧)信試驗區試點、率先開展特殊工時管理制度改革等。

在產業界的人士看來,深圳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引擎城市之一,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無論是吸引企業,還是人才,都需要營造一種國際化的制度環境,包括市場准入、資訊管控等方面。未來,深圳可能不僅僅是示範經濟發展,更多地還要示範制度改革。


另一方面,作為創新型城市,深圳在某些科技創新領域跨越了追隨階段,從「跟跑」轉向「領跑」,在新業態的發展中,制度供給將直接影響相關產業能否在國際競爭中取得先機。

此次的《重點任務清單》有頗多關於支持創新產業的內容,其中包括:制定新產業新業態包容審慎監管指導意見,探索在5G、無人機、無人駕駛等新興領域開展包容審慎監管試點;加快深圳經濟特區人工智能立法,探索建立適應人工智能健康發展的監管機制。

深圳一位政府研究人士向記者表示,深圳需要強調建立有利於創新的制度環境。在一些新興領域,像幹細胞、基因檢測等,如果制度跟不上,很難實現領先發展。深圳作為創新活躍的地區,應該在制度供給方面先行試點。

而這些制度供給很多時候需要通過立法的形式確定下來。《重點任務清單》顯示,深圳將推進十大營商環境前瞻性立法,包括《深圳經濟特區智能網聯汽車管理條例》《深圳經濟特區細胞和基因產業促進條例》《深圳經濟特區數字經濟產業促進條例》等。

其中,深圳在近日發佈的「十四五」規劃綱要中提出,到2025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將達到31%。

深圳原副市長、哈工大(深圳)經管學院教授唐傑就曾向記者表示,深圳很多立法走在了全國前列,涵蓋了經濟活動的主要方面,很多方面構成了中國創新立法的基礎。深圳政府做決策很少具體對某一家企業的事拍板,而是按照特定的規矩,很多時候是來自於法的約束。事實上,決定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很大程度就是中央肯定了深圳的依法治市。(21世紀經濟報導)

QR: 深圳營商環境「4.0版」劃重點:加快經濟特區人工智能立法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雜誌  发布时间:2021-06-21 16: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