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尾款被打折,订单「东南飞」,纺织外贸企业如何度过「倒春寒」?

2022年春末夏初,许多外贸企业正在经历「倒春寒」。

冯雪(化名)是北方某省一家服装外贸企业的员工,从事快时尚外贸女装已经8年,今年二季度她遇到「糟心」事儿比以往都多:往年二季度夏装订单常常是满的,去年行情好到订单多得甚至都做不过来,但今年很多订单做著做著就半路夭折了,要么中途取消,要么临装柜前取消了。有的好不容易走货到国外,还被客户找各种理由扣款或打折。

一叶知秋。从宏观数据上看,海关总署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4961.2亿美元,环比下降1.7%,同比增长2.1%。其中,出口额增速下行明显,同比增速3.9%,较3月下滑10.8%;进口额2225亿美元,同比持平。

与此同时,部分劳动密集型的东南亚国家却迎来了外贸的「春天」。越南4月的出口额达到332.6亿美元,同比增长25%;前四个月累计出口1224亿美元,同比增长16.4%。柬埔寨一季度进出口贸易额达130亿美元,同比增长9%。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向记者表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物流成本上涨、俄乌冲突、美国经济下行等因素影响,当前中国外贸面临的内外压力不小。不过,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虽然目前订单增长较快,但从总量上看是无法超过中国市场的。

被取消、被打折

冯雪所在的是一家成立15年的快时尚女装外贸公司,主要出口目的地是美国和加拿大。以往公司的第二季度销售都特别好,订单总是一个接著一个,只要国内验货通过,对方收到货后也没有后期的问题。2021年,由于东南亚其他纺织品出口的国家因德尔塔变异株引发的疫情出现停工,订单全都转到中国,冯雪见证了一个最忙碌的二季度,订单爆满,接单接到手软,做都做不过来。

但是今年,情况突然出现了变化。从4月份开始,很多订单做著做著就被对方客户取消了,或者临装柜时突然接到取消订单的消息。少部分合作时间长、比较负责任的客户,让她们把生产出的面料改一下,改成秋天的款式就可以做一个新的订单。但大部分客户都只是推说因为国外疫情或者经济原因不可抗力取消订单,成品生产出来就直接变成了库存。即使这些库存可以出口转内销,但毕竟销售市场不一样,外贸产品不一定符合中国人的喜好,尺码也有所不同,最终大多是贱卖了。一件衣服出口后的原价可能是6-7美元,现在清库存只能卖2-3元人民币,价格差了15倍之多。

即使顺利走货到国外,还面临验收的问题。以前行情好的时候从来不会被挑剔的一些小毛病,如有几个线头、烫熨不好、尺寸大小有些许误差但不影响穿著等等,现在都会被拿出来,作为要求扣款或打折的理由。「货已经在人家手里了,我们就只能接受了。」冯雪无奈地说。
消失的订单去哪儿了?

那么,消失的订单都去哪儿了呢?东南亚是答案之一。

冯雪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她们公司有的客户把订单转回了印度、越南、柬埔寨,「可能是因为那些地方成本低。」

2022年以来,越南纺织业进出口额出现明显反弹。根据越南海关总局公布的数据,越南1-4月向全球出口纱线、其他纺织品及服装金额共计137.7亿美元,其中其他纺织品及服装合计出口金额为118.3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22.2%。从总体数据上看,越南3月份进出口总额已经达到创纪录的673.7亿美元,环比增长38.1%,净增186亿美元。

正在成为「热土」的越南也受到了商界的关注。4月份,前首富李嘉诚旗下的地产公司长实集团与日本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欧力士集团,在越南万盛发集团的牵线下会见了越南胡志明市市长潘文迈。据悉,长实将为胡志明市引入高端的房地产项目,并将大量资金投入房地产、基础建设、金融等领域。

不过,对越南来说,要取代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越南不要说超过中国,要达到中国一半的贸易额都不容易。」白明对本报记者表示,越南是个小国,劳动力本身较少,现在劳动力成本低是因为缺乏就业机会,等到发展快了,就业机会多了,用工成本必然会上升,有可能会数倍于中国。

国海证券分析师胡国鹏、袁稻雨也在研报中指出,东南亚很难取代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的中枢。越南目前对我国产生替代效应的商品主要以轻型劳动密集商品为主,其中鞋类产品、头饰类商品、玩具类商品表现较为明显。马来西亚对我国产生替代效应的商品以木材及其制品以及印刷行业商品表现较为明显,印尼和泰国与中国出口产业替代效应不强。

企业如何应对

在冯雪的观察中,之所以出现订单「东南飞」的情况,除了国内疫情原因,更主要的还是因为美国客户为应对严重的通货膨胀,不得不想尽办法压缩成本造成的。

自2021年年初以来,美国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处于上升态势,最近几个月以来增速加快,3月CPI已经破8%,同比增幅达到1981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准。在此影响下,美国多家科技大厂已经开始削减成本,采取了裁员、减少费用等措施。Facebook母公司Meta、推特纷纷宣布停止放缓或冻结招聘。网飞宣布裁员150人,因其订阅用户数遭遇了十多年来的首次下滑。

而在冯雪所在公司的遭遇中,无论是将订单转向东南亚,还是寻求打折、扣款,也都指向了欧美客户寻求降低成本的意愿。

宏观数据显示,2022年3月,美国自我国进口的非针织或钩编服装及衣物配件制品份额从2021年9月的27.7%已下滑至18.5%,下降将近三分之一。

面对这种情况,企业应如何应对?白明指出,企业在合同签订时应做好工作,不要心存侥幸。如果合同有不符点,在行情好的时候对方会选择忽略,但行情较差的时候,就会被当作藉口扣款、打折了。

「大环境是改变不了的,我们只能做好内部控制,包括交期、品质和跟客户的沟通方式,避免让人家挑毛病。」冯雪举例说,如果遇到完不成交期的要及时推交期,客户发回确认邮件的才能投产,模棱两可就是后顾之忧;以前做单子会选择性地投保、押汇,现在要大面积增加了。(华夏时报)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2-05-30 16:05: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尾款被打折,订单「东南飞」,纺织外贸企业如何度过「倒春寒」?

摘要  2022年春末夏初,许多外贸企业正在经历「倒春寒」。冯雪(化名)是北方某省一家服装外贸企业的员工,从事快时尚外贸女装已经8年,今年二季度她遇到「糟心」事儿比以往都多:往年二季度夏装订单常常是满的,去年行情好到订单多得甚至都做不过来,但今年很多订单做著做著就半路夭折了,要么中途取消,要么临装柜前取消了。有的好不容易走货到国外,还被客户找各种理由扣款或打折。一叶知秋。从宏观数据上看,海关总署日前公布的

2022年春末夏初,许多外贸企业正在经历「倒春寒」。

冯雪(化名)是北方某省一家服装外贸企业的员工,从事快时尚外贸女装已经8年,今年二季度她遇到「糟心」事儿比以往都多:往年二季度夏装订单常常是满的,去年行情好到订单多得甚至都做不过来,但今年很多订单做著做著就半路夭折了,要么中途取消,要么临装柜前取消了。有的好不容易走货到国外,还被客户找各种理由扣款或打折。

一叶知秋。从宏观数据上看,海关总署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4961.2亿美元,环比下降1.7%,同比增长2.1%。其中,出口额增速下行明显,同比增速3.9%,较3月下滑10.8%;进口额2225亿美元,同比持平。

与此同时,部分劳动密集型的东南亚国家却迎来了外贸的「春天」。越南4月的出口额达到332.6亿美元,同比增长25%;前四个月累计出口1224亿美元,同比增长16.4%。柬埔寨一季度进出口贸易额达130亿美元,同比增长9%。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向记者表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物流成本上涨、俄乌冲突、美国经济下行等因素影响,当前中国外贸面临的内外压力不小。不过,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虽然目前订单增长较快,但从总量上看是无法超过中国市场的。

被取消、被打折

冯雪所在的是一家成立15年的快时尚女装外贸公司,主要出口目的地是美国和加拿大。以往公司的第二季度销售都特别好,订单总是一个接著一个,只要国内验货通过,对方收到货后也没有后期的问题。2021年,由于东南亚其他纺织品出口的国家因德尔塔变异株引发的疫情出现停工,订单全都转到中国,冯雪见证了一个最忙碌的二季度,订单爆满,接单接到手软,做都做不过来。

但是今年,情况突然出现了变化。从4月份开始,很多订单做著做著就被对方客户取消了,或者临装柜时突然接到取消订单的消息。少部分合作时间长、比较负责任的客户,让她们把生产出的面料改一下,改成秋天的款式就可以做一个新的订单。但大部分客户都只是推说因为国外疫情或者经济原因不可抗力取消订单,成品生产出来就直接变成了库存。即使这些库存可以出口转内销,但毕竟销售市场不一样,外贸产品不一定符合中国人的喜好,尺码也有所不同,最终大多是贱卖了。一件衣服出口后的原价可能是6-7美元,现在清库存只能卖2-3元人民币,价格差了15倍之多。

即使顺利走货到国外,还面临验收的问题。以前行情好的时候从来不会被挑剔的一些小毛病,如有几个线头、烫熨不好、尺寸大小有些许误差但不影响穿著等等,现在都会被拿出来,作为要求扣款或打折的理由。「货已经在人家手里了,我们就只能接受了。」冯雪无奈地说。
消失的订单去哪儿了?

那么,消失的订单都去哪儿了呢?东南亚是答案之一。

冯雪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她们公司有的客户把订单转回了印度、越南、柬埔寨,「可能是因为那些地方成本低。」

2022年以来,越南纺织业进出口额出现明显反弹。根据越南海关总局公布的数据,越南1-4月向全球出口纱线、其他纺织品及服装金额共计137.7亿美元,其中其他纺织品及服装合计出口金额为118.3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22.2%。从总体数据上看,越南3月份进出口总额已经达到创纪录的673.7亿美元,环比增长38.1%,净增186亿美元。

正在成为「热土」的越南也受到了商界的关注。4月份,前首富李嘉诚旗下的地产公司长实集团与日本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欧力士集团,在越南万盛发集团的牵线下会见了越南胡志明市市长潘文迈。据悉,长实将为胡志明市引入高端的房地产项目,并将大量资金投入房地产、基础建设、金融等领域。

不过,对越南来说,要取代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越南不要说超过中国,要达到中国一半的贸易额都不容易。」白明对本报记者表示,越南是个小国,劳动力本身较少,现在劳动力成本低是因为缺乏就业机会,等到发展快了,就业机会多了,用工成本必然会上升,有可能会数倍于中国。

国海证券分析师胡国鹏、袁稻雨也在研报中指出,东南亚很难取代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的中枢。越南目前对我国产生替代效应的商品主要以轻型劳动密集商品为主,其中鞋类产品、头饰类商品、玩具类商品表现较为明显。马来西亚对我国产生替代效应的商品以木材及其制品以及印刷行业商品表现较为明显,印尼和泰国与中国出口产业替代效应不强。

企业如何应对

在冯雪的观察中,之所以出现订单「东南飞」的情况,除了国内疫情原因,更主要的还是因为美国客户为应对严重的通货膨胀,不得不想尽办法压缩成本造成的。

自2021年年初以来,美国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处于上升态势,最近几个月以来增速加快,3月CPI已经破8%,同比增幅达到1981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准。在此影响下,美国多家科技大厂已经开始削减成本,采取了裁员、减少费用等措施。Facebook母公司Meta、推特纷纷宣布停止放缓或冻结招聘。网飞宣布裁员150人,因其订阅用户数遭遇了十多年来的首次下滑。

而在冯雪所在公司的遭遇中,无论是将订单转向东南亚,还是寻求打折、扣款,也都指向了欧美客户寻求降低成本的意愿。

宏观数据显示,2022年3月,美国自我国进口的非针织或钩编服装及衣物配件制品份额从2021年9月的27.7%已下滑至18.5%,下降将近三分之一。

面对这种情况,企业应如何应对?白明指出,企业在合同签订时应做好工作,不要心存侥幸。如果合同有不符点,在行情好的时候对方会选择忽略,但行情较差的时候,就会被当作藉口扣款、打折了。

「大环境是改变不了的,我们只能做好内部控制,包括交期、品质和跟客户的沟通方式,避免让人家挑毛病。」冯雪举例说,如果遇到完不成交期的要及时推交期,客户发回确认邮件的才能投产,模棱两可就是后顾之忧;以前做单子会选择性地投保、押汇,现在要大面积增加了。(华夏时报)

QR: 尾款被打折,订单「东南飞」,纺织外贸企业如何度过「倒春寒」?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2-05-30 16: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