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台籍「Z世代」演奏员重庆逐梦:愿更多人认识低音提琴

「你知道中国传统民乐里,为什么会有西方的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吗?」采访刚落座,来自台湾台北的重庆民族乐团低音提琴及大提琴演奏员陈品程便向记者发问。


看到记者摇头,他兴致勃勃地从不同乐器的体积、音色作出解答,强调乐队合奏时平衡的重要性。提到「低音提琴」,这位出生于1996年的「Z世代」更是两眼放光,肢体语言丰富起来。

上海台协

陈品程是目前重庆艺术院团中唯一的台湾籍演奏员。他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大提琴,后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国音乐学系,双主修大提琴与低音提琴。作为专业佼佼者,2018年1月,尚未毕业的陈品程就被重庆民族乐团签约引进。同年8月,他首次「登陆」。

「我学习乐器,最开始是想为我爸圆梦。后来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近日,在重庆的一家咖啡馆,陈品程与记者聊起音乐之路的起点:父亲钟情古典吉他,但碍于年少时经济条件不允许,只能长大后自学,盼望家里出个做音乐的人。在父母支持下,陈品程成长为一名「乐痴」。「谈到音乐,我就会很兴奋。如果哪天不让我做音乐了,我真不知道该干嘛。」

能将喜爱变职业,陈品程觉得非常幸福。据了解,他的大学同学,还在专职做音乐的只剩十分之一。重庆民族乐团是一个年轻化的乐团,近50名演奏员平均年龄不到30岁。相同的兴趣爱好,让陈品程快速地融入大陆生活。

上海台协
图为陈品程在演出中。 受访者供图

排练、演出、艺术培训,忙碌的工作促使陈品程的演奏水准不断提高,业余时,他还会加压练习,只因自己清醒地认识到「艺术行业竞争很大,不够优秀就会被淘汰」。为保持不掉队状态,他每天练习两三小时是家常便饭,「与大学时一天练习12小时比,这都不算什么」。

不论是气势恢宏的演奏厅,还是青山绿水的乡野,陈品程珍惜、享受每一次的演出机会。其演奏足迹已去到重庆江津、綦江、云阳、石柱、彭水等地,有些偏远地方要坐几小时的大巴车。尽管舟车劳顿,但陈品程认为,下乡的主要目的是把艺术推广到基层。不论是经典曲目,还是流行歌曲,只要老百姓爱听,就是值得的。

陈品程热爱民乐,也看重「传承」,坦言自己当下的心愿,是让更多人认识低音提琴。这一提琴家族中体积最大的乐器约2米高,音色低沉柔和,也较为小众。以重庆为例,低音提琴专业演奏者少之又少。

令人期待的是,近年来,在乐团统一组织下,陈品程与同事已在重庆多所学校展开乐器授课,涵盖小学、初中、高中不同年龄层。目前,每周三、五、日下午是低音提琴课时间,就算只有一个学生他也教得认真。他告诉记者,小众乐器更需要积极普及,一旦没有后人,乐器会面临消失的风险。为此,自己也在不断研究新乐器,比如最近正痴迷中国传统弹拨乐器三弦。

「随时随地移动支付,连卖菜的小摊贩都有二维码」「大陆风靡的密室逃脱、剧本杀,台湾还没有相关业态」……入渝三年多,不断解锁新事物后,说得一口流利重庆方言的陈品程表示,自己已萌生定居想法,欲成为「新重庆人」。

26岁尚青春,事业正是起步时,陈品程早已定下「不停进修,随时保持前进」的准则。记者追问其最大的梦想是什么?他沉思片刻后回答:「未来,当有人提到低音提琴,就会想到我。」(完)

作者:中新网  发布时间:2022-02-28 11:14: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台籍「Z世代」演奏员重庆逐梦:愿更多人认识低音提琴

摘要  「你知道中国传统民乐里,为什么会有西方的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吗?」采访刚落座,来自台湾台北的重庆民族乐团低音提琴及大提琴演奏员陈品程便向记者发问。看到记者摇头,他兴致勃勃地从不同乐器的体积、音色作出解答,强调乐队合奏时平衡的重要性。提到「低音提琴」,这位出生于1996年的「Z世代」更是两眼放光,肢体语言丰富起来。陈品程是目前重庆艺术院团中唯一的台湾籍演奏员。他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大提琴,后在台湾「中国

「你知道中国传统民乐里,为什么会有西方的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吗?」采访刚落座,来自台湾台北的重庆民族乐团低音提琴及大提琴演奏员陈品程便向记者发问。


看到记者摇头,他兴致勃勃地从不同乐器的体积、音色作出解答,强调乐队合奏时平衡的重要性。提到「低音提琴」,这位出生于1996年的「Z世代」更是两眼放光,肢体语言丰富起来。

上海台协

陈品程是目前重庆艺术院团中唯一的台湾籍演奏员。他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大提琴,后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国音乐学系,双主修大提琴与低音提琴。作为专业佼佼者,2018年1月,尚未毕业的陈品程就被重庆民族乐团签约引进。同年8月,他首次「登陆」。

「我学习乐器,最开始是想为我爸圆梦。后来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近日,在重庆的一家咖啡馆,陈品程与记者聊起音乐之路的起点:父亲钟情古典吉他,但碍于年少时经济条件不允许,只能长大后自学,盼望家里出个做音乐的人。在父母支持下,陈品程成长为一名「乐痴」。「谈到音乐,我就会很兴奋。如果哪天不让我做音乐了,我真不知道该干嘛。」

能将喜爱变职业,陈品程觉得非常幸福。据了解,他的大学同学,还在专职做音乐的只剩十分之一。重庆民族乐团是一个年轻化的乐团,近50名演奏员平均年龄不到30岁。相同的兴趣爱好,让陈品程快速地融入大陆生活。

上海台协
图为陈品程在演出中。 受访者供图

排练、演出、艺术培训,忙碌的工作促使陈品程的演奏水准不断提高,业余时,他还会加压练习,只因自己清醒地认识到「艺术行业竞争很大,不够优秀就会被淘汰」。为保持不掉队状态,他每天练习两三小时是家常便饭,「与大学时一天练习12小时比,这都不算什么」。

不论是气势恢宏的演奏厅,还是青山绿水的乡野,陈品程珍惜、享受每一次的演出机会。其演奏足迹已去到重庆江津、綦江、云阳、石柱、彭水等地,有些偏远地方要坐几小时的大巴车。尽管舟车劳顿,但陈品程认为,下乡的主要目的是把艺术推广到基层。不论是经典曲目,还是流行歌曲,只要老百姓爱听,就是值得的。

陈品程热爱民乐,也看重「传承」,坦言自己当下的心愿,是让更多人认识低音提琴。这一提琴家族中体积最大的乐器约2米高,音色低沉柔和,也较为小众。以重庆为例,低音提琴专业演奏者少之又少。

令人期待的是,近年来,在乐团统一组织下,陈品程与同事已在重庆多所学校展开乐器授课,涵盖小学、初中、高中不同年龄层。目前,每周三、五、日下午是低音提琴课时间,就算只有一个学生他也教得认真。他告诉记者,小众乐器更需要积极普及,一旦没有后人,乐器会面临消失的风险。为此,自己也在不断研究新乐器,比如最近正痴迷中国传统弹拨乐器三弦。

「随时随地移动支付,连卖菜的小摊贩都有二维码」「大陆风靡的密室逃脱、剧本杀,台湾还没有相关业态」……入渝三年多,不断解锁新事物后,说得一口流利重庆方言的陈品程表示,自己已萌生定居想法,欲成为「新重庆人」。

26岁尚青春,事业正是起步时,陈品程早已定下「不停进修,随时保持前进」的准则。记者追问其最大的梦想是什么?他沉思片刻后回答:「未来,当有人提到低音提琴,就会想到我。」(完)

QR: 台籍「Z世代」演奏员重庆逐梦:愿更多人认识低音提琴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中新网  发布时间:2022-02-28 11: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