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美国通胀率达30年最高水准,政策制定者却难为无米之炊

美国通胀已上涨至30年来的最高水准。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12个月内上涨了6.2%,且连续5个月同比增长超5%。其中,除开食品和能源的核心价格指数在10月比去年同期攀升了4.6%,高于9月份4%的增幅,为1991年以来最大同比增长。

劳工部报告指出,商品价格几乎全面上涨,新车和二手车、汽油和其他能源成本、家俱、租金和医疗费用等都有所提高。食品杂货和外出就餐的价格上涨幅度也是几十年来最大的,但飞机票和酒的价格有所下降。

通胀的高涨正逢美国经济复苏放缓,因此这也给美国政策制定者提出挑战。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复苏的状况欠佳,国内生产总值(GDP)从上半年的6%以上掉到了第三季度的2%,所以美联储不敢轻易提高利率。但应对通胀最好的办法就是央行提高利息,把货币从社会流通收回来,减少货币流通。」

「之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多次说,导致通胀的因素是暂时性的。但自从5月份开始,美国的通胀率就没有低于5%。之前美联储认为通胀到年底可以缓解,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周世俭说。

上海台协
美国纽交所(来源:李爱琳/摄)

导致美国通胀高涨的因素

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汽油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49.6%,达到2014年以来的新高。食品价格攀升了5.4%,其中猪肉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14.1%,是自1990年以来的最大涨幅。新车价格跃升了9.8%,是1975年以来的最大涨幅。家俱和床上用品的价格出现1951年以来的最大涨幅。轮胎和运动设备的价格上涨幅度为1980年代初以来的最高。餐馆消费价格猛增5.3%,是1982年以来最大增幅。

房租和房价也继续呈现上升趋势,与9月份相比,10月份租房成本上升了0.4%。根据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11月10日公布的数据,单户现房的销售价格中位数比一年前攀升了16%,达到36.37万美元。

多年来,美国的通胀率一直保持在美联储2%的年度目标以下。但疫情以来,情况发生了明显改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并非单一因素导致,因此也不会在短期内解决。比如,全世界疫情不均衡地消退导致供应链出现混乱。周世俭也认为,短期来看,大量货物积压在美国港口,导致供应不足,供不应求必然会导致价格的上升。

此外,在政府刺激措施和就业市场改善的推动下,美国的消费需求也没有消退的迹象。「我认为,今年最后两个月的通胀情况也不会乐观,因为美国即将进入假日季,11月的感恩节和12月的耶诞节是美国家庭最重要的两个节日,需求必然会继续增加,这会给供应继续增加负担。」周世俭称。

第三季度,美国消费者支出的年增长率为1.6%,与前一季度12%的增长相比大幅放缓。然而,这种减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车和其他耐用品的稀缺。上季度消费者在服务方面的支出以7.9%的年率迅猛攀升。最近几周,由于美国疫情有所减缓,服务支出进一步反弹,这可能反过来增加价格压力。

企业也在将更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根据咨询公司Vistage Worldwide在11月对560多家小企业进行的调查,60%的小企业主表示他们在过去90天内提高了价格。百分之八十的受访公司报告了较高的劳动力成本,而百分之七十二的受访公司说供应商提高了价格,超过一半的公司说原材料和其他投入成本上涨。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美国金融经济学家波斯杨契奇(Kathy Bostjancic)说,可用工人的短缺也在影响通货膨胀和整体经济。

鲍威尔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很难对供应限制或其对通胀的影响进行预测。全球供应链是复杂的。它们将恢复正常功能,但其时间非常不确定。」

王勇还说,受疫情影响,美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大放水」,这必然会推高物价的上升。周世俭也称,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在疫情后都实行强有力的纾困政策,从疫情暴发至今,美国推出三轮刺激政策,第一轮时特朗普发了1200亿美元的刺激支票,第二轮为600亿美元,拜登政府则发了1400亿美元,一共3200亿美元。

「这都是印钞票的结果,而大量印钞票必然会引发通货膨胀。2020财年,美国财政赤字达3.13万亿美元,占GDP的15.2%,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水准。2021年财年的财政赤字2.77万亿美元,占比是12.4%。」他称。

长期来看,周世俭表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通货膨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滥发钞票和国债,而这并非仅仅拜登政府上任9个月所致,还要加上特朗普政府的责任。从2017年到2021年,美国国债规模从19.97万亿美元增加到27.81万亿美元,四年任期下来举债达到7.84万亿美元,是战后美国总统最高纪录。」

影响美国政治和政策走向

王勇告诉记者,通货膨胀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加息、疫情的减轻和供应链危机的缓解都不可能很快到来。「因此,美国经济增速会继续放缓,经济恢复的前景会低于预期。对于企业来说,由于获取能源和原材料的价格都大幅增加,他们的盈利也会大为下降。」

周世俭表示,通货膨胀也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它也会演变为一个政治问题。「企业的生产成本肯定会上升,通胀也反映在日用消费品价格的增长,特别是食品价格涨得很厉害,老百姓的生活受到影响。民众生活成本上涨,对于薪资要求更高,这也会进一步加重企业的支出成本。」他说,「这最后就会造成拜登支持率的下降。尤其是明年还有中期选举,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民主党如果接连失去参众两院,拜登执政会更加困难。」

高涨的通货膨胀已经威胁到了拜登政府的经济议程。刚刚通过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批准了5500亿美元的新支出,而民主党人的下一步是推动大约2万亿美元的社会支出和气候计画。但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10日对此提出担忧,认为该法案会进一步助长通货膨胀。

10日,拜登试图安抚市场情绪。「通货膨胀伤害了美国人的钱包,扭转这一趋势是我的首要任务」,他在这份声明中还强调了一些美国经济的好消息,比如每周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减少。他还暗示,基础设施法案等一揽子计画将帮助价格下降。

白宫和美联储的官员几个月来一直断言,通货膨胀只是美国经济暂时性或过渡性特征,因为价格上涨是由供应链瓶颈推动的,而供应侧的限制因素压制了汽车制造、住房建设和食品生产。但现在,美国政策制定者已陷入两难。

「今年8月,美国行政管理和预算局预测,今年第四季度的CPI将比去年上涨4.8%,远高于五月份预测的2%。这意味著,如果通胀不是短期问题,搞不好就会出现滞涨,即通货膨胀加上经济增长缓慢。这是最难办的,这就相当于一个人既得了肝炎又得了糖尿病,得了肝炎需要吃糖,得到糖尿病不能吃糖,所以这对美国经济来讲不是个好消息。」周世俭打比方说,「美国的当务之急是要压通胀,但是压通胀又不能下猛药,因为这必然要伤害经济。」

王勇表示,导致通货膨胀的多个因素叠加在一起,会使得决策变得更加困难。「很多宏观经济目标有时候是相互矛盾的,所以这种情况下,首先还是应该控制疫情,美国应当在全球控制疫情中发挥更大作用。其次,就是减少市场上的货币投放,这对于美国是如此,对于世界其他市场也是如此啊。」

王勇说:「加息有可能要等到明年的某个时候,这是美联储必须要做的。之后,通胀水准应该会有所恢复,但政策很难在短期内见效。」(第一财经)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11-11 16:20: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美国通胀率达30年最高水准,政策制定者却难为无米之炊

摘要  美国通胀已上涨至30年来的最高水准。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12个月内上涨了6.2%,且连续5个月同比增长超5%。其中,除开食品和能源的核心价格指数在10月比去年同期攀升了4.6%,高于9月份4%的增幅,为1991年以来最大同比增长。劳工部报告指出,商品价格几乎全面上涨,新车和二手车、汽油和其他能源成本、家俱、租金和医疗费用等都有所提高。食品杂货和外出就餐的价格上涨幅

美国通胀已上涨至30年来的最高水准。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12个月内上涨了6.2%,且连续5个月同比增长超5%。其中,除开食品和能源的核心价格指数在10月比去年同期攀升了4.6%,高于9月份4%的增幅,为1991年以来最大同比增长。

劳工部报告指出,商品价格几乎全面上涨,新车和二手车、汽油和其他能源成本、家俱、租金和医疗费用等都有所提高。食品杂货和外出就餐的价格上涨幅度也是几十年来最大的,但飞机票和酒的价格有所下降。

通胀的高涨正逢美国经济复苏放缓,因此这也给美国政策制定者提出挑战。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复苏的状况欠佳,国内生产总值(GDP)从上半年的6%以上掉到了第三季度的2%,所以美联储不敢轻易提高利率。但应对通胀最好的办法就是央行提高利息,把货币从社会流通收回来,减少货币流通。」

「之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多次说,导致通胀的因素是暂时性的。但自从5月份开始,美国的通胀率就没有低于5%。之前美联储认为通胀到年底可以缓解,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周世俭说。

上海台协
美国纽交所(来源:李爱琳/摄)

导致美国通胀高涨的因素

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汽油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49.6%,达到2014年以来的新高。食品价格攀升了5.4%,其中猪肉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14.1%,是自1990年以来的最大涨幅。新车价格跃升了9.8%,是1975年以来的最大涨幅。家俱和床上用品的价格出现1951年以来的最大涨幅。轮胎和运动设备的价格上涨幅度为1980年代初以来的最高。餐馆消费价格猛增5.3%,是1982年以来最大增幅。

房租和房价也继续呈现上升趋势,与9月份相比,10月份租房成本上升了0.4%。根据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11月10日公布的数据,单户现房的销售价格中位数比一年前攀升了16%,达到36.37万美元。

多年来,美国的通胀率一直保持在美联储2%的年度目标以下。但疫情以来,情况发生了明显改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并非单一因素导致,因此也不会在短期内解决。比如,全世界疫情不均衡地消退导致供应链出现混乱。周世俭也认为,短期来看,大量货物积压在美国港口,导致供应不足,供不应求必然会导致价格的上升。

此外,在政府刺激措施和就业市场改善的推动下,美国的消费需求也没有消退的迹象。「我认为,今年最后两个月的通胀情况也不会乐观,因为美国即将进入假日季,11月的感恩节和12月的耶诞节是美国家庭最重要的两个节日,需求必然会继续增加,这会给供应继续增加负担。」周世俭称。

第三季度,美国消费者支出的年增长率为1.6%,与前一季度12%的增长相比大幅放缓。然而,这种减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车和其他耐用品的稀缺。上季度消费者在服务方面的支出以7.9%的年率迅猛攀升。最近几周,由于美国疫情有所减缓,服务支出进一步反弹,这可能反过来增加价格压力。

企业也在将更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根据咨询公司Vistage Worldwide在11月对560多家小企业进行的调查,60%的小企业主表示他们在过去90天内提高了价格。百分之八十的受访公司报告了较高的劳动力成本,而百分之七十二的受访公司说供应商提高了价格,超过一半的公司说原材料和其他投入成本上涨。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美国金融经济学家波斯杨契奇(Kathy Bostjancic)说,可用工人的短缺也在影响通货膨胀和整体经济。

鲍威尔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很难对供应限制或其对通胀的影响进行预测。全球供应链是复杂的。它们将恢复正常功能,但其时间非常不确定。」

王勇还说,受疫情影响,美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大放水」,这必然会推高物价的上升。周世俭也称,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在疫情后都实行强有力的纾困政策,从疫情暴发至今,美国推出三轮刺激政策,第一轮时特朗普发了1200亿美元的刺激支票,第二轮为600亿美元,拜登政府则发了1400亿美元,一共3200亿美元。

「这都是印钞票的结果,而大量印钞票必然会引发通货膨胀。2020财年,美国财政赤字达3.13万亿美元,占GDP的15.2%,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水准。2021年财年的财政赤字2.77万亿美元,占比是12.4%。」他称。

长期来看,周世俭表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通货膨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滥发钞票和国债,而这并非仅仅拜登政府上任9个月所致,还要加上特朗普政府的责任。从2017年到2021年,美国国债规模从19.97万亿美元增加到27.81万亿美元,四年任期下来举债达到7.84万亿美元,是战后美国总统最高纪录。」

影响美国政治和政策走向

王勇告诉记者,通货膨胀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加息、疫情的减轻和供应链危机的缓解都不可能很快到来。「因此,美国经济增速会继续放缓,经济恢复的前景会低于预期。对于企业来说,由于获取能源和原材料的价格都大幅增加,他们的盈利也会大为下降。」

周世俭表示,通货膨胀也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它也会演变为一个政治问题。「企业的生产成本肯定会上升,通胀也反映在日用消费品价格的增长,特别是食品价格涨得很厉害,老百姓的生活受到影响。民众生活成本上涨,对于薪资要求更高,这也会进一步加重企业的支出成本。」他说,「这最后就会造成拜登支持率的下降。尤其是明年还有中期选举,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民主党如果接连失去参众两院,拜登执政会更加困难。」

高涨的通货膨胀已经威胁到了拜登政府的经济议程。刚刚通过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批准了5500亿美元的新支出,而民主党人的下一步是推动大约2万亿美元的社会支出和气候计画。但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10日对此提出担忧,认为该法案会进一步助长通货膨胀。

10日,拜登试图安抚市场情绪。「通货膨胀伤害了美国人的钱包,扭转这一趋势是我的首要任务」,他在这份声明中还强调了一些美国经济的好消息,比如每周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减少。他还暗示,基础设施法案等一揽子计画将帮助价格下降。

白宫和美联储的官员几个月来一直断言,通货膨胀只是美国经济暂时性或过渡性特征,因为价格上涨是由供应链瓶颈推动的,而供应侧的限制因素压制了汽车制造、住房建设和食品生产。但现在,美国政策制定者已陷入两难。

「今年8月,美国行政管理和预算局预测,今年第四季度的CPI将比去年上涨4.8%,远高于五月份预测的2%。这意味著,如果通胀不是短期问题,搞不好就会出现滞涨,即通货膨胀加上经济增长缓慢。这是最难办的,这就相当于一个人既得了肝炎又得了糖尿病,得了肝炎需要吃糖,得到糖尿病不能吃糖,所以这对美国经济来讲不是个好消息。」周世俭打比方说,「美国的当务之急是要压通胀,但是压通胀又不能下猛药,因为这必然要伤害经济。」

王勇表示,导致通货膨胀的多个因素叠加在一起,会使得决策变得更加困难。「很多宏观经济目标有时候是相互矛盾的,所以这种情况下,首先还是应该控制疫情,美国应当在全球控制疫情中发挥更大作用。其次,就是减少市场上的货币投放,这对于美国是如此,对于世界其他市场也是如此啊。」

王勇说:「加息有可能要等到明年的某个时候,这是美联储必须要做的。之后,通胀水准应该会有所恢复,但政策很难在短期内见效。」(第一财经)

QR: 美国通胀率达30年最高水准,政策制定者却难为无米之炊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11-11 16: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