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突如其来的「返乡潮」: 数万劳工出走 越南供应链面临断裂风险?

如今越南国内大批工人离职,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紧张状态。


好不容易等来解封,越南原以为这是经济重启的先兆,不曾想却被一波劳工返乡潮打乱了脚步。


10月11日,有消息指出,数以万计的工人已经离开了越南南部的工业区。该地区是越南经济和制造业的主要区域,也是疫情重灾区。越南政府预计,多达210万工人希望离开城市,加入返乡队伍。


据悉,为了吸引工人回流以应付年底生产高峰期,越南政府正忙于发送手机短信给工人们,试图劝说他们回返工作岗位。政府出动包车到工人的家乡,准备把他们送回工业区。另一方面,厂家也纷纷祭出更高的工资福利吸引工人。即便如此,越南依旧抵挡不住这波工人出走的浪潮。


劳动力的短缺,恐会让越南再度陷入供应链危机。华尔街研究公司BTIG分析师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越南的制造业问题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和假期引发更多问题,并可能持续到明年上半年。


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这次疫情的挑战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打击商家在越南进行生产的积极性,或会导致部分订单回流中国生产。
210万劳工离岗返乡,对越南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措手不及的「返乡潮」


越南疫情转好之后,持续了三个月的防疫封锁也迎来了解除。


疫情期间,劳工们之所以感到不安,还源于此前企业因应政府要求所实行的「三就地」(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住宿)的抗疫模式。


劳工们所处的越南南部工业区是疫情暴发的中心,自「三就地」实行以来,工人们都被限制在狭小住房内长达数月。此举使得许多工人在那几个月里都没有工资,储蓄减少,只能依赖于政府提供的食品包。


美国-东盟商务委员会(US-Asean Business Council)越南首席代表吴秀城(Vu Tu Thanh)表示,这次经历让许多移民工人深受创伤。或许正因如此,即便工厂祭出高薪和提供免费膳食,政府通过包车把工人从家乡接回来等优厚条件吸引劳工们回流也依旧无济于事。越南政府在官方网站上指出,目前已有成千上万的工人离开了越南商业中心胡志明市,以及附近的平阳省、同奈省和隆安省。


「这波返乡潮是越南工业部门所意想不到的,凸显出越南劳工对解封后疫情防控的信心不足,没有多少安全感可言。」宋清辉表示,这也意味著工业区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将会持续,将会严重打击越南经济复苏的进程。


上海台协


供应链面临断裂?


毋庸置疑的是,越南已是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一环。如今越南国内大批工人离职,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紧张状态。


根据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数据,越南是美国服装和鞋类的第二大供应商。依赖该地区进行生产鞋类和服装的零售商,像耐克、阿迪达斯这样的企业首当其冲。


据统计,在2021年,耐克有超过一半的鞋类和30%的服装由越南工厂生产。9月22日,耐克发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关键财务数据时,下调了整个2022财年的销售预期。对耐克减产的担忧,也导致华尔街研究公司BTIG在9月下调了耐克的股票评级。


BTIG分析师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还表示,越南是一片未知的「水域」。他预估仅耐克的产量就已经减少了1.8亿双鞋。「没有人知道产量的增长会有多快,或者多慢。」他补充道。


因疫情的阻碍,越南工厂区的开工情况并不理想。9月10日,越南的美国商会、欧盟商会代表还通过电话会向越南总理范明政发出提醒,称在越南的欧盟企业中,18%的企业已将订单转移到其他国家,另有16%正在考虑。


眼看订单流失的危机不断蔓延,越南政府较为著急。


10月6日,越南工商部官员出面澄清,网传的耐克将把生产线从越南迁移至中国和印尼的消息不准确。同时,越南企业协会也建议,人力短缺的状况下,为了赶订单,有必要研究将工人1年最长加班时间上限提高到300小时。


越南本来寄希望于借解封来恢复生产,没想到又遭遇工人「返乡潮」。近期,有关iPhone断供的消息再度让越南供应链遭受重创的说法甚嚣尘上。


目前,iPhone 13 Pro 512GB远峰蓝在中国的等待时间需要五周,而同一型号在日本的等待时间也为五周,在美国的时间则为四周。这也让苹果iPhone 13成为近年来用户等待时间最长的产品系列。据悉,以功能型手机而言,越南工厂约其占6成产量,其余则以印度工厂生产为主。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周边外交室主任周士新指出,近年来,越南之所以成为外资在东南亚生产的优先选择对象,主要还是劳动力成本和越南政府的优惠政策,而这种情况在越南加入CPTPP后更加明显。


「疫情确实会让商家对继续在越南生产的信心产生一定程度的动摇,但毕竟,当越南成为全球部分商品产业链的重要一环一段时间后,相应的其他商品产业链也会与之产生配套,并形成产业体系的滚动式发展。在短期内,商家依然难以在全球范围内找到愿意或能够替代越南的国家。」他补充道。


就目前而言,虽然越南在供应链上有它独有的优势,但这并不代表越南就一定能留住外资企业的订单。周士新表示,「欧美西方的圣诞节市场都在急切地等待著商品的供应,短期来看,很多企业的订单不会取消或选择转移。但若疫情恶化,则会对越南制造业造成很大的影响。这种影响的程度目前还难以评估。」(21世纪经济报导)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10-13 16:40: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突如其来的「返乡潮」: 数万劳工出走 越南供应链面临断裂风险?

摘要  如今越南国内大批工人离职,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紧张状态。好不容易等来解封,越南原以为这是经济重启的先兆,不曾想却被一波劳工返乡潮打乱了脚步。10月11日,有消息指出,数以万计的工人已经离开了越南南部的工业区。该地区是越南经济和制造业的主要区域,也是疫情重灾区。越南政府预计,多达210万工人希望离开城市,加入返乡队伍。据悉,为了吸引工人回流以应付年底生产高峰期,越南政府正忙于发送手机短信给工

如今越南国内大批工人离职,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紧张状态。


好不容易等来解封,越南原以为这是经济重启的先兆,不曾想却被一波劳工返乡潮打乱了脚步。


10月11日,有消息指出,数以万计的工人已经离开了越南南部的工业区。该地区是越南经济和制造业的主要区域,也是疫情重灾区。越南政府预计,多达210万工人希望离开城市,加入返乡队伍。


据悉,为了吸引工人回流以应付年底生产高峰期,越南政府正忙于发送手机短信给工人们,试图劝说他们回返工作岗位。政府出动包车到工人的家乡,准备把他们送回工业区。另一方面,厂家也纷纷祭出更高的工资福利吸引工人。即便如此,越南依旧抵挡不住这波工人出走的浪潮。


劳动力的短缺,恐会让越南再度陷入供应链危机。华尔街研究公司BTIG分析师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越南的制造业问题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和假期引发更多问题,并可能持续到明年上半年。


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这次疫情的挑战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打击商家在越南进行生产的积极性,或会导致部分订单回流中国生产。
210万劳工离岗返乡,对越南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措手不及的「返乡潮」


越南疫情转好之后,持续了三个月的防疫封锁也迎来了解除。


疫情期间,劳工们之所以感到不安,还源于此前企业因应政府要求所实行的「三就地」(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住宿)的抗疫模式。


劳工们所处的越南南部工业区是疫情暴发的中心,自「三就地」实行以来,工人们都被限制在狭小住房内长达数月。此举使得许多工人在那几个月里都没有工资,储蓄减少,只能依赖于政府提供的食品包。


美国-东盟商务委员会(US-Asean Business Council)越南首席代表吴秀城(Vu Tu Thanh)表示,这次经历让许多移民工人深受创伤。或许正因如此,即便工厂祭出高薪和提供免费膳食,政府通过包车把工人从家乡接回来等优厚条件吸引劳工们回流也依旧无济于事。越南政府在官方网站上指出,目前已有成千上万的工人离开了越南商业中心胡志明市,以及附近的平阳省、同奈省和隆安省。


「这波返乡潮是越南工业部门所意想不到的,凸显出越南劳工对解封后疫情防控的信心不足,没有多少安全感可言。」宋清辉表示,这也意味著工业区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将会持续,将会严重打击越南经济复苏的进程。


上海台协


供应链面临断裂?


毋庸置疑的是,越南已是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一环。如今越南国内大批工人离职,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紧张状态。


根据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数据,越南是美国服装和鞋类的第二大供应商。依赖该地区进行生产鞋类和服装的零售商,像耐克、阿迪达斯这样的企业首当其冲。


据统计,在2021年,耐克有超过一半的鞋类和30%的服装由越南工厂生产。9月22日,耐克发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关键财务数据时,下调了整个2022财年的销售预期。对耐克减产的担忧,也导致华尔街研究公司BTIG在9月下调了耐克的股票评级。


BTIG分析师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还表示,越南是一片未知的「水域」。他预估仅耐克的产量就已经减少了1.8亿双鞋。「没有人知道产量的增长会有多快,或者多慢。」他补充道。


因疫情的阻碍,越南工厂区的开工情况并不理想。9月10日,越南的美国商会、欧盟商会代表还通过电话会向越南总理范明政发出提醒,称在越南的欧盟企业中,18%的企业已将订单转移到其他国家,另有16%正在考虑。


眼看订单流失的危机不断蔓延,越南政府较为著急。


10月6日,越南工商部官员出面澄清,网传的耐克将把生产线从越南迁移至中国和印尼的消息不准确。同时,越南企业协会也建议,人力短缺的状况下,为了赶订单,有必要研究将工人1年最长加班时间上限提高到300小时。


越南本来寄希望于借解封来恢复生产,没想到又遭遇工人「返乡潮」。近期,有关iPhone断供的消息再度让越南供应链遭受重创的说法甚嚣尘上。


目前,iPhone 13 Pro 512GB远峰蓝在中国的等待时间需要五周,而同一型号在日本的等待时间也为五周,在美国的时间则为四周。这也让苹果iPhone 13成为近年来用户等待时间最长的产品系列。据悉,以功能型手机而言,越南工厂约其占6成产量,其余则以印度工厂生产为主。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周边外交室主任周士新指出,近年来,越南之所以成为外资在东南亚生产的优先选择对象,主要还是劳动力成本和越南政府的优惠政策,而这种情况在越南加入CPTPP后更加明显。


「疫情确实会让商家对继续在越南生产的信心产生一定程度的动摇,但毕竟,当越南成为全球部分商品产业链的重要一环一段时间后,相应的其他商品产业链也会与之产生配套,并形成产业体系的滚动式发展。在短期内,商家依然难以在全球范围内找到愿意或能够替代越南的国家。」他补充道。


就目前而言,虽然越南在供应链上有它独有的优势,但这并不代表越南就一定能留住外资企业的订单。周士新表示,「欧美西方的圣诞节市场都在急切地等待著商品的供应,短期来看,很多企业的订单不会取消或选择转移。但若疫情恶化,则会对越南制造业造成很大的影响。这种影响的程度目前还难以评估。」(21世纪经济报导)

QR: 突如其来的「返乡潮」:  数万劳工出走 越南供应链面临断裂风险?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10-13 16: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