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服装出口企业喜忧参半:海外疫情加速订单回流,原材料涨价蚕食利润

记者于长洹 广州报导 在位于赣州市于都县的威来服装有限公司内,工人们正在加紧赶制来自海外的订单。「这两个月,我们的订单有了明显的增长。」威来公司总经理谢先生向记者介绍,由于东南亚等地区疫情的影响,大量订单回流到国内,纺织服装企业正开足马力,应付旺盛的订单需求。

海关总署9月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因海外订单回流,服装出口保持良好增势,8月出口增幅继续扩大。1-8月纺织服装累计出口走势稳健,与2020年及2019年同期比均实现增长。

不过,虽然订单有所增长,但国内服装企业也面临著诸多现实的难题,由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加上海运成本的攀升,企业的利润被一再蚕食,许多企业陷入「有订单没利润」的境地。

纺织服装订单回流国内

威来公司主要生产牛仔服装,几年前谢先生将工厂从广州迁到了赣州于都县,此后就一直扎根在此。去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威来服装的外贸订单一度遭遇重创。

今年下半年,由于服装出口市场的回暖,威来公司的生产车间也忙碌了起来,工人开始加班加点赶制来自欧美国家的订单。

「一方面是国外消费市场的复苏,另一方面,受到疫情的影响,海外客户不太敢向东南亚地区下单,于是许多订单就流向了国内。」谢先生介绍。

对于未来几个月的外贸订单,谢先生充满了信心,「我们预计,到年底之前,订单会有大幅增长,甚至会出现『爆单』现象。」

在全球疫情不断反复的背景下,国内生产企业展现了良好的抗风险能力,纺织品服装出口保持良好增长。

海关总署9月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按美元统计,2021年1-8月,纺织服装累计出口1984.68亿美元,增长5.90%,比2019年增长11.85%,其中纺织品出口927.73亿美元,下降11.47%,比2019年增长16.85%,服装出口1056.95亿美元,增长27.95%,比2019年增长7.81%。

位于广西玉林市的南达时装针织有限公司,同样正在加紧生产来自海外的订单。南达公司以加工生产针梳服装、毛衣为主,产品出口欧美、东南亚、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今年以来,南达公司的订单量比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5%。

记者了解到,目前南达公司的车间每天能生产1万多件产品,为了按时完成订单,车间开启了24小时不停作业的高速运转模式。因为订单暴涨,该公司有部分订单需要外发加工。

佛山顺德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也表示,受疫情影响,印度、巴基斯坦等国不少纺织服装企业无法保证正常交货,欧美零售商为确保持续供货,把大批订单转移到中国生产。

企业普遍面临出海难题

对于众多纺织服装企业而言,虽然下半年订单有所增长,但企业也面临著现实的烦恼。在原材料价格上涨、海运成本攀升等因素的影响下,许多服装企业的利润一再被挤压。

这段时间以来,最令谢先生头疼的事,就是如何把货物运送出去。「现在根本就订不到货柜,一批货要送出去,一般都要一个月到45天。前段时间,我们公司的一批货在港口码头放置了一个多月。」谢先生介绍,由于出货周期的拉长,企业的回款周期同样也变长,「以前是20多天就可以收到款,现在至少要40多天。」

通常情况下,海外客户需要自行承担海运费用,但谢先生向记者介绍,「客户的海运费用如果增加,就会想方设法压低订单的报价,我们的订单利润只能被一再压低。」

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算了一笔账:海运费由几千美元涨至一万多美元,每单货物被压缩的利润空间在10%左右。而一些自行承担海运费用的客户,则压低货价,今年产品的单价普遍较低。

除了海运成本的攀升外,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在蚕食著服装企业的利润,令国内众多出口型加工企业的经营压力陡增。

今年以来,纺织服装原料几乎是全线开启上涨模式。棉纱、短纤等纺织原料价格一路上涨,氨纶价格更是比年初翻了好几倍,目前价格高位震荡,产品仍然供不应求。今年6月下旬以来,棉花开启新一轮上涨,至今累计涨幅超15%。

赣州华丝服装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销售中高端女装,这段时间,纺织服装原材料的全线上涨,令公司总经理田国平倍感压力。「我们主要是做中高端服装,去年以来,订单下滑明显,这几个月有所回升,但原材料价格普遍上涨了20%,成本的上升严重挤压了我们的利润。」

外贸订单的利润一再降低,服装企业瞄准了国内市场,华丝公司就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家。

田国平此前一直从事中高端女装的外贸订单生意,2019年之前,华丝的产品全部出口到海外。去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影响,许多服装企业的外贸订单陷入停摆,华丝也积极寻求转型,开拓内销市场成为新的出路。

「现在,我们公司的内外销比例已经是各自一半,国内市场的复苏,给我们出口型企业提供了新的机遇。」田国平说。(21世纪经济报导)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9-10 16:12: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服装出口企业喜忧参半:海外疫情加速订单回流,原材料涨价蚕食利润

摘要  记者于长洹广州报导在位于赣州市于都县的威来服装有限公司内,工人们正在加紧赶制来自海外的订单。「这两个月,我们的订单有了明显的增长。」威来公司总经理谢先生向记者介绍,由于东南亚等地区疫情的影响,大量订单回流到国内,纺织服装企业正开足马力,应付旺盛的订单需求。海关总署9月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因海外订单回流,服装出口保持良好增势,8月出口增幅继续扩大。1-8月纺织服装累计出口走势稳健,与2020年及20

记者于长洹 广州报导 在位于赣州市于都县的威来服装有限公司内,工人们正在加紧赶制来自海外的订单。「这两个月,我们的订单有了明显的增长。」威来公司总经理谢先生向记者介绍,由于东南亚等地区疫情的影响,大量订单回流到国内,纺织服装企业正开足马力,应付旺盛的订单需求。

海关总署9月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因海外订单回流,服装出口保持良好增势,8月出口增幅继续扩大。1-8月纺织服装累计出口走势稳健,与2020年及2019年同期比均实现增长。

不过,虽然订单有所增长,但国内服装企业也面临著诸多现实的难题,由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加上海运成本的攀升,企业的利润被一再蚕食,许多企业陷入「有订单没利润」的境地。

纺织服装订单回流国内

威来公司主要生产牛仔服装,几年前谢先生将工厂从广州迁到了赣州于都县,此后就一直扎根在此。去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威来服装的外贸订单一度遭遇重创。

今年下半年,由于服装出口市场的回暖,威来公司的生产车间也忙碌了起来,工人开始加班加点赶制来自欧美国家的订单。

「一方面是国外消费市场的复苏,另一方面,受到疫情的影响,海外客户不太敢向东南亚地区下单,于是许多订单就流向了国内。」谢先生介绍。

对于未来几个月的外贸订单,谢先生充满了信心,「我们预计,到年底之前,订单会有大幅增长,甚至会出现『爆单』现象。」

在全球疫情不断反复的背景下,国内生产企业展现了良好的抗风险能力,纺织品服装出口保持良好增长。

海关总署9月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按美元统计,2021年1-8月,纺织服装累计出口1984.68亿美元,增长5.90%,比2019年增长11.85%,其中纺织品出口927.73亿美元,下降11.47%,比2019年增长16.85%,服装出口1056.95亿美元,增长27.95%,比2019年增长7.81%。

位于广西玉林市的南达时装针织有限公司,同样正在加紧生产来自海外的订单。南达公司以加工生产针梳服装、毛衣为主,产品出口欧美、东南亚、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今年以来,南达公司的订单量比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5%。

记者了解到,目前南达公司的车间每天能生产1万多件产品,为了按时完成订单,车间开启了24小时不停作业的高速运转模式。因为订单暴涨,该公司有部分订单需要外发加工。

佛山顺德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也表示,受疫情影响,印度、巴基斯坦等国不少纺织服装企业无法保证正常交货,欧美零售商为确保持续供货,把大批订单转移到中国生产。

企业普遍面临出海难题

对于众多纺织服装企业而言,虽然下半年订单有所增长,但企业也面临著现实的烦恼。在原材料价格上涨、海运成本攀升等因素的影响下,许多服装企业的利润一再被挤压。

这段时间以来,最令谢先生头疼的事,就是如何把货物运送出去。「现在根本就订不到货柜,一批货要送出去,一般都要一个月到45天。前段时间,我们公司的一批货在港口码头放置了一个多月。」谢先生介绍,由于出货周期的拉长,企业的回款周期同样也变长,「以前是20多天就可以收到款,现在至少要40多天。」

通常情况下,海外客户需要自行承担海运费用,但谢先生向记者介绍,「客户的海运费用如果增加,就会想方设法压低订单的报价,我们的订单利润只能被一再压低。」

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算了一笔账:海运费由几千美元涨至一万多美元,每单货物被压缩的利润空间在10%左右。而一些自行承担海运费用的客户,则压低货价,今年产品的单价普遍较低。

除了海运成本的攀升外,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在蚕食著服装企业的利润,令国内众多出口型加工企业的经营压力陡增。

今年以来,纺织服装原料几乎是全线开启上涨模式。棉纱、短纤等纺织原料价格一路上涨,氨纶价格更是比年初翻了好几倍,目前价格高位震荡,产品仍然供不应求。今年6月下旬以来,棉花开启新一轮上涨,至今累计涨幅超15%。

赣州华丝服装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销售中高端女装,这段时间,纺织服装原材料的全线上涨,令公司总经理田国平倍感压力。「我们主要是做中高端服装,去年以来,订单下滑明显,这几个月有所回升,但原材料价格普遍上涨了20%,成本的上升严重挤压了我们的利润。」

外贸订单的利润一再降低,服装企业瞄准了国内市场,华丝公司就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家。

田国平此前一直从事中高端女装的外贸订单生意,2019年之前,华丝的产品全部出口到海外。去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影响,许多服装企业的外贸订单陷入停摆,华丝也积极寻求转型,开拓内销市场成为新的出路。

「现在,我们公司的内外销比例已经是各自一半,国内市场的复苏,给我们出口型企业提供了新的机遇。」田国平说。(21世纪经济报导)

QR: 服装出口企业喜忧参半:海外疫情加速订单回流,原材料涨价蚕食利润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9-10 16: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