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圣诞订单冰火两重天:中低端产品「爆单」海运难放缓旺季出货

多位外贸企业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今年的圣诞订单,价格跟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这等于说,企业只得自己消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扬,企业预计有8%左右的利润被吞噬。

记者于长洹广州报导 张泽兴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圣诞用品生意,9月1日,在接到记者电话时,他正在沟通圣诞订单的出货问题。「还有最后几批货要出,现在很难订到货柜,许多产品都堆在仓库里。」

去年,受海外疫情影响,圣诞订单曾遭遇严重冲击。今年,许多外贸企业的圣诞订单大幅增长,但却普遍面临著出货难题。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每年6-8月是圣诞用品出货高峰期,但今年考虑到海运滞港风险,海外客户普遍通过线上看货和签单的方式提前下单。部分订单已较往年提早出运、完成交货,还有部分订单由于订舱困难或运费过高,积压在国内仓库,给企业经营带来压力。

圣诞订单受困「出海难」

浙江义乌国际商贸城,这里聚集了几百家圣诞用品商户,全球三分之二的圣诞用品都来自于此地。

张泽兴的企业主要生产销售圣诞树、圣诞礼品等产品,定位在中低端。「去年,受海外疫情的影响,我们接到的圣诞订单比较少,今年,有了明显的增长。」

今年,张泽兴原本是按照往年的节奏备货,没想到,海外客户下单时间早了2到3个月。「今年的圣诞订单,客户下单时间比往年要早很多,现在已经陆续进入出货阶段。」张泽兴说。

全球圣诞用品主要由中国供应,义乌作为中国重要出口基地扮演著「晴雨表」的角色。义乌商务局统计数据显示,5月份义乌各类新款圣诞挂件、圣诞贴纸、圣诞摆件等外商询价较多,订单攀升。

东莞是圣诞订单的另一个重要基地。东莞市富里居家居礼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博扬介绍,「今年,客户下单时间确实比往年要早,我们主要生产中高端产品,受疫情影响,欧美国家的消费能力也受到影响,这对我们的圣诞订单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们今年的订单比较平稳。」

对于许多外贸企业主而言,虽然圣诞订单有所增长,但他们却普遍面临著货物出海难的现实烦恼。

2020年下半年以来,欧美港口受疫情影响,导致空箱回笼缓慢,再加上国外一些港口的罢工、船舶延误、港口拥挤等情况,缺箱现象更加严重。在多重因素影响下,海运价格一路攀升,数据显示,中美海运价格与去年8月3000多美元一箱的价格相比,已经翻了五六倍左右。

有外贸企业表示,国际物流价格疯涨且拥堵不堪,上百万棵圣诞树无法及时出发前往海外,年出口额约1.5亿元人民币的企业,不得不耗费200万元,专门租1万平方米的仓库用于堆放圣诞树。

广东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最近同样为圣诞订单出货难而烦恼。「现在,我们很多产品生产出来运不出去,都堆积在厂区院子里,如果遭遇下雨,损失会很大。」

运力紧张、运价高企已经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高峰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商务部已会同交通运输部、工业和资讯化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单位,在增加集装箱供应、提升海运运力、加强国际合作等方面积极采取措施。地方也加大了对中小企业的航运服务保障,帮助企业降本减损。

被吃掉的利润

除了要面对出海难题外,记者调查了解到,因为疫情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今年,国内许多圣诞用品企业面临著订单利润被吃掉的情况。

高峰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原材料涨价、全球运费上涨以及运输不畅等诸多不利因素波及中国外贸企业的圣诞产品出口,不少企业反映今年圣诞出口高峰期面临著「有生意但没有利润」的情况。

东莞银辉玩具是一家大型玩具企业,主要生产电动玩具,所需的原材料包括塑胶、电子零件、IC产品等。今年以来,原材料的不断上涨,令银辉玩具负责人肖文典一度措手不及。「塑胶、电子配件这些材料几乎是全线上涨,几乎每个月都能收到供应商的提价单。」银辉玩具负责人肖文典无奈地表示。

哈一代主要生产毛绒玩具,「今年,金属、塑胶、棉纺织等原材料都在涨,这令企业的生产成本大幅增加,而许多外贸企业在与客户谈判时,通常是没有定价权的。」肖森林说。

多位外贸企业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今年的圣诞订单,价格跟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这等于说,企业只得自己消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对于众多出口型制造企业而言,一方面是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一方面是下游实际成品价格提不上去,这使得夹在中间的制造业利润被大幅度挤压。

另外,人民币升值对出口企业的利润蚕食同样明显。肖文典介绍, 「一般情况下,国外客户都是提前半年左右下订单,以美元结算是按照签订合同日期来算,如果人民币升值太多,对企业的利润影响会很大。」

肖文典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在海外疫情的影响下,银辉玩具的海外订单一直在波动,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扬,企业预计有8%左右的利润被吞噬。

对于许博扬而言,令他头疼的还有招工问题。高峰时,富里居公司曾拥有500名工人,如今,只有数十人。「现在招工成本越来越高了,年轻人都不愿意进工厂上班。」许博扬坦言。

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众多外贸企业的圣诞订单做下来,利润几乎被吃掉。「现在利润基本上是没有了,但即使是这样,我们也要硬著头皮做下去。」一家外贸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表示。

发力塑品牌拓内销

对于出口型制造企业而言,今年,除了想方设法保住外贸订单外,拓展内需市场成为许多企业的新选择。

专家认为,外需方面,未来仍可能继续受贸易摩擦、疫情反复等因素阶段性扰动,所以我国外贸进出口数据或在短期内难以回到往年的正常范围,而国内巨大的消费市场为外贸出口企业调整发展布局、应对外部挑战创造了广阔的回旋空间。面对这样的机遇,许多外贸企业正在积极探索出口转内销路径。

肖森林所执掌的哈一代,在多年前就已走上了自主品牌打造之路。他向记者介绍,经过多年的潜心研发和深耕,目前哈一代已经具备了品牌优势。除了产品生产外,哈一代目前的业务范围还向品牌加盟、动漫授权、赛事合作、方案设计等领域延展。

肖森林介绍,近年来,哈一代在赛事吉祥物领域建树颇丰,譬如成都2021年大运会、杭州2022年亚运会、汕头2021亚青会等大型赛事吉祥物特许生产零售商均是哈一代。第十四届全运会即将开幕,作为第十四届全运会吉祥物特许制作生产企业之一,目前吉祥物毛绒公仔产品已经准备就绪。

不过,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对于做惯外销市场的外贸企业而言,拓展内销市场并不是那么容易。通常情况下,外贸企业做内销市场,在管道、品牌、定价等方面都缺乏经验,这些因素成为企业拓展内销市场的主要障碍。

一家外贸企业负责人坦言,企业过去只是单纯从事生产制造这一中间环节,对国内市场还比较陌生,企业因缺乏内销管道、人才团队、市场认知,对如何转内销充满疑虑。

富里居公司在几年前也开始积极布局国内市场,「我们出口的产品是纯合金制品,放到国内销售一段时间,发现销量并不好,不符合消费者的审美和使用习惯。后来我们针对国内消费者的喜好,将国外景区工艺品的点子用到产品设计上,制作了既实用又美观的家居用品。」许博扬介绍。

虽然像富里居这样的外贸企业敲开了国内市场的大门,但今年以来,由于疫情的反复,国内消费市场同样遭遇了冲击,这也令企业的内需拓展之路并不顺畅。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的7月经济数据显示,7月工业、消费及投资均超预期加速放缓,显示当前内需增长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三季度以来,多项高频数据均走弱,包括房地产与土地成交下滑,工业企业开工率走低,以及旅游出行等活动的降温。7 月经济活动数据已印证,内需各部门增长普遍承压。

在肖森林看来,外贸企业转型拓展内销,最重要的还是要塑造品牌,正是前几年的品牌运营,令哈一代尝到了甜头。「与文化相结合,是我们拓展内销市场的一大方向,企业只要不断求变,才能适应复杂的市场环境。」(21世纪经济报导)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9-02 14:26: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圣诞订单冰火两重天:中低端产品「爆单」海运难放缓旺季出货

摘要  多位外贸企业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今年的圣诞订单,价格跟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这等于说,企业只得自己消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扬,企业预计有8%左右的利润被吞噬。记者于长洹广州报导张泽兴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圣诞用品生意,9月1日,在接到记者电话时,他正在沟通圣诞订单的出货问题。「还有最后几批货要出,现在很难订到货柜,许多产品都堆在仓库里。」去年,受海外疫情影响,圣诞订单

多位外贸企业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今年的圣诞订单,价格跟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这等于说,企业只得自己消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扬,企业预计有8%左右的利润被吞噬。

记者于长洹广州报导 张泽兴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圣诞用品生意,9月1日,在接到记者电话时,他正在沟通圣诞订单的出货问题。「还有最后几批货要出,现在很难订到货柜,许多产品都堆在仓库里。」

去年,受海外疫情影响,圣诞订单曾遭遇严重冲击。今年,许多外贸企业的圣诞订单大幅增长,但却普遍面临著出货难题。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每年6-8月是圣诞用品出货高峰期,但今年考虑到海运滞港风险,海外客户普遍通过线上看货和签单的方式提前下单。部分订单已较往年提早出运、完成交货,还有部分订单由于订舱困难或运费过高,积压在国内仓库,给企业经营带来压力。

圣诞订单受困「出海难」

浙江义乌国际商贸城,这里聚集了几百家圣诞用品商户,全球三分之二的圣诞用品都来自于此地。

张泽兴的企业主要生产销售圣诞树、圣诞礼品等产品,定位在中低端。「去年,受海外疫情的影响,我们接到的圣诞订单比较少,今年,有了明显的增长。」

今年,张泽兴原本是按照往年的节奏备货,没想到,海外客户下单时间早了2到3个月。「今年的圣诞订单,客户下单时间比往年要早很多,现在已经陆续进入出货阶段。」张泽兴说。

全球圣诞用品主要由中国供应,义乌作为中国重要出口基地扮演著「晴雨表」的角色。义乌商务局统计数据显示,5月份义乌各类新款圣诞挂件、圣诞贴纸、圣诞摆件等外商询价较多,订单攀升。

东莞是圣诞订单的另一个重要基地。东莞市富里居家居礼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博扬介绍,「今年,客户下单时间确实比往年要早,我们主要生产中高端产品,受疫情影响,欧美国家的消费能力也受到影响,这对我们的圣诞订单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们今年的订单比较平稳。」

对于许多外贸企业主而言,虽然圣诞订单有所增长,但他们却普遍面临著货物出海难的现实烦恼。

2020年下半年以来,欧美港口受疫情影响,导致空箱回笼缓慢,再加上国外一些港口的罢工、船舶延误、港口拥挤等情况,缺箱现象更加严重。在多重因素影响下,海运价格一路攀升,数据显示,中美海运价格与去年8月3000多美元一箱的价格相比,已经翻了五六倍左右。

有外贸企业表示,国际物流价格疯涨且拥堵不堪,上百万棵圣诞树无法及时出发前往海外,年出口额约1.5亿元人民币的企业,不得不耗费200万元,专门租1万平方米的仓库用于堆放圣诞树。

广东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最近同样为圣诞订单出货难而烦恼。「现在,我们很多产品生产出来运不出去,都堆积在厂区院子里,如果遭遇下雨,损失会很大。」

运力紧张、运价高企已经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高峰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商务部已会同交通运输部、工业和资讯化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单位,在增加集装箱供应、提升海运运力、加强国际合作等方面积极采取措施。地方也加大了对中小企业的航运服务保障,帮助企业降本减损。

被吃掉的利润

除了要面对出海难题外,记者调查了解到,因为疫情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今年,国内许多圣诞用品企业面临著订单利润被吃掉的情况。

高峰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原材料涨价、全球运费上涨以及运输不畅等诸多不利因素波及中国外贸企业的圣诞产品出口,不少企业反映今年圣诞出口高峰期面临著「有生意但没有利润」的情况。

东莞银辉玩具是一家大型玩具企业,主要生产电动玩具,所需的原材料包括塑胶、电子零件、IC产品等。今年以来,原材料的不断上涨,令银辉玩具负责人肖文典一度措手不及。「塑胶、电子配件这些材料几乎是全线上涨,几乎每个月都能收到供应商的提价单。」银辉玩具负责人肖文典无奈地表示。

哈一代主要生产毛绒玩具,「今年,金属、塑胶、棉纺织等原材料都在涨,这令企业的生产成本大幅增加,而许多外贸企业在与客户谈判时,通常是没有定价权的。」肖森林说。

多位外贸企业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今年的圣诞订单,价格跟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这等于说,企业只得自己消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对于众多出口型制造企业而言,一方面是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一方面是下游实际成品价格提不上去,这使得夹在中间的制造业利润被大幅度挤压。

另外,人民币升值对出口企业的利润蚕食同样明显。肖文典介绍, 「一般情况下,国外客户都是提前半年左右下订单,以美元结算是按照签订合同日期来算,如果人民币升值太多,对企业的利润影响会很大。」

肖文典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在海外疫情的影响下,银辉玩具的海外订单一直在波动,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扬,企业预计有8%左右的利润被吞噬。

对于许博扬而言,令他头疼的还有招工问题。高峰时,富里居公司曾拥有500名工人,如今,只有数十人。「现在招工成本越来越高了,年轻人都不愿意进工厂上班。」许博扬坦言。

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众多外贸企业的圣诞订单做下来,利润几乎被吃掉。「现在利润基本上是没有了,但即使是这样,我们也要硬著头皮做下去。」一家外贸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表示。

发力塑品牌拓内销

对于出口型制造企业而言,今年,除了想方设法保住外贸订单外,拓展内需市场成为许多企业的新选择。

专家认为,外需方面,未来仍可能继续受贸易摩擦、疫情反复等因素阶段性扰动,所以我国外贸进出口数据或在短期内难以回到往年的正常范围,而国内巨大的消费市场为外贸出口企业调整发展布局、应对外部挑战创造了广阔的回旋空间。面对这样的机遇,许多外贸企业正在积极探索出口转内销路径。

肖森林所执掌的哈一代,在多年前就已走上了自主品牌打造之路。他向记者介绍,经过多年的潜心研发和深耕,目前哈一代已经具备了品牌优势。除了产品生产外,哈一代目前的业务范围还向品牌加盟、动漫授权、赛事合作、方案设计等领域延展。

肖森林介绍,近年来,哈一代在赛事吉祥物领域建树颇丰,譬如成都2021年大运会、杭州2022年亚运会、汕头2021亚青会等大型赛事吉祥物特许生产零售商均是哈一代。第十四届全运会即将开幕,作为第十四届全运会吉祥物特许制作生产企业之一,目前吉祥物毛绒公仔产品已经准备就绪。

不过,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对于做惯外销市场的外贸企业而言,拓展内销市场并不是那么容易。通常情况下,外贸企业做内销市场,在管道、品牌、定价等方面都缺乏经验,这些因素成为企业拓展内销市场的主要障碍。

一家外贸企业负责人坦言,企业过去只是单纯从事生产制造这一中间环节,对国内市场还比较陌生,企业因缺乏内销管道、人才团队、市场认知,对如何转内销充满疑虑。

富里居公司在几年前也开始积极布局国内市场,「我们出口的产品是纯合金制品,放到国内销售一段时间,发现销量并不好,不符合消费者的审美和使用习惯。后来我们针对国内消费者的喜好,将国外景区工艺品的点子用到产品设计上,制作了既实用又美观的家居用品。」许博扬介绍。

虽然像富里居这样的外贸企业敲开了国内市场的大门,但今年以来,由于疫情的反复,国内消费市场同样遭遇了冲击,这也令企业的内需拓展之路并不顺畅。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的7月经济数据显示,7月工业、消费及投资均超预期加速放缓,显示当前内需增长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三季度以来,多项高频数据均走弱,包括房地产与土地成交下滑,工业企业开工率走低,以及旅游出行等活动的降温。7 月经济活动数据已印证,内需各部门增长普遍承压。

在肖森林看来,外贸企业转型拓展内销,最重要的还是要塑造品牌,正是前几年的品牌运营,令哈一代尝到了甜头。「与文化相结合,是我们拓展内销市场的一大方向,企业只要不断求变,才能适应复杂的市场环境。」(21世纪经济报导)

QR: 圣诞订单冰火两重天:中低端产品「爆单」海运难放缓旺季出货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9-02 14: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