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西南省份开辟新出海口 产业巨头进场布局

2020年,成渝两地中欧班列开行数量近5000列,历年累计开行量达1.4万列,占全国开行总量40%以上 新华社图

[ 今年上半年,四川对东盟进出口值占全省与RCEP其他缔约方进出口总值的60.1%。通过国际班列,再依托RCEP,可以促进区内形成产业链。 ]

继中欧班列和西部陆海新通道之后,西南地区开始尝试打通第三个国际物流通道——通过铁公海多式联运方式直达缅甸沿海港口,开辟印度洋新通道。

上海台协

近日,中缅新通道(仰光-临沧-成都)海公铁联运测试货物首次顺利到达成都国际铁路港。该批货物自新加坡海运至缅甸仰光港,经公路运输从云南临沧入境,然后由铁路直达终点成都。

中缅新通道可以经过缅甸出海口直接进入印度洋,联通欧洲、非洲、中东及南亚各国。运输距离大幅缩短,单程运输时间节约20天至22天,形成比传统物流路径更经济、更便捷的替代方案。

事实上,以通道带动贸易,以贸易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正成为西南地区大力开辟国际贸易通道,改变自身发展现状的决策思路。

开辟新的出海口

由于地理环境的制约,内陆地区在对外开放、市场半径、物流成本等方面相比东部沿海地区处于劣势,这影响了内陆地区的产业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准。

为破解这一难题,2011年,中欧班列首趟专列从重庆开行,从西南地区直达欧洲中心城市和物流枢纽。在西向中欧班列常态化运行之后,西南地区又探索南向通过广西北部湾出海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两条线路使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形成交汇连接。

目前,成渝地区开行的中欧班列成为绝对主力。2020年,成渝两地中欧班列开行数量近5000列,历年累计开行量达1.4万列,占全国开行总量40%以上。2021年1~8月,中欧班列(成渝)号开行超3000列,从成都始发的中欧班列和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班列近3000列。

这两条线路已经常态化运营。实际上,开辟印度洋新通道的设想是与中欧班列一起提出的。2012年,重庆就计画试运行「渝昆缅(越)」国际铁路集装箱,当时希望利用渝黔铁路由重庆经贵阳、昆明,到达大理,再由瑞丽出境,在皎漂港出海通达印度洋。

2020年7月,重庆市交通局又与泸州市签订协议,两地将推动重庆经泸州至昭通铁路(沿江铁路)建设,形成西部地区西向经缅甸皎漂港出海的国际贸易新通道。

据测算,与传统的经由华东港口、华南港口和北部湾港口相比,此番中缅新通道海公铁联运单程将比传统物流路径节约20天至22天,这将极大地优化西南地区国际物流模式、路线,形成「一带一路」新节点、新通道和新路径。

不过,行业内资深专家向记者表示,中缅新通道目前还是测试阶段,困难较多,尚不成为通道,但打通这条通道是有战略意义的。

记者了解到,此次中缅新通道海公铁联运测试还只是首批,中缅新通道试通工作计画将分三批实施,每批试运均为60个集装箱(一个专列车皮),运营方将力争2022年开始常态化运营。

就在中缅新通道测试的同时,从成都始发的中老国际班列也在积极筹画。预计2021年年底,中老铁路将建成通车,届时成都将开行直达老挝万象的国际班列。

2020年11月,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公司分别与老挝磨丁经济专区开发集团和云南洲际班列物流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各方将共同建设南向铁路联运通道,打造联通内陆,辐射南亚、东南亚的开放物流通道。

近日开幕的2021南亚东南亚国家商品展暨投资贸易洽谈会透露,2021年上半年,中国与老挝双边货物进出口贸易额为23亿美元,同比增长48.1%。中国已成为老挝的第一大投资来源国、第一大出口市场。

促进产业转移


中缅新通道如果能够打通,将成为我国西部特别是西南部经印度洋通往大西洋、直接对外开展国际贸易和国际物流的一条新通道。

与此前战略构想时的时空背景已经不大相同,目前,开辟中缅新通道,不仅是最短运输通道,而且对于密切西南地区与东盟的联系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目前,东盟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且东盟已经成为国际制造业转移目的地,经济正在崛起,与西南地区正在发展的产业形成互补。

数据显示,自去年RCEP协议正式签署以来,东盟已经发展成为缔约方中四川的最大贸易伙伴,今年上半年,四川对东盟进出口值占全省与RCEP其他缔约方进出口总值的60.1%。通过国际班列,再依托RCEP,可以促进区内形成产业链。

近20年前,总部位于四川绵阳的家电企业长虹深受物流等因素影响,选择南下在广东中山建立生产基地。华南地区因为沿海,成本更为便宜,快速形成完整产业链,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基地。而如今,中欧班列等新通道改变了西部地区的地理劣势,变身开放前沿,也成为产业转移的目的地。

今年5月,TCL与成都市青白江区签署投资协议,总投资5亿元的TCL出口加工制造基地落户成都国际铁路港综保区。该基地一期落地TCL彩电机芯板加工制造和彩电模组出口等业务,未来依据TCL产能规划以及市场状况筹画二期扩产计画。

康佳则于2019年底就落户青白江欧洲产业城,并以此打造康佳集团欧洲业务中心,成都成为康佳进军欧洲市场的桥头堡。成都康佳有关人士介绍,成都康佳计画在今年下半年出口200多柜、累计20万台产品,从2022年起,公司预计每年出口1000柜以上。

事实上,开辟中缅新通道最为用力的当数云南省。今年以来,云南省委、省政府作出加快建设中缅印度洋物流大通道的决策部署。要求「千方百计克服一切困难尽早打通然后逐步完成」。此次出境口临沧市更期望成为中国与环印度洋经济圈的物流大通道和重要枢纽。

目前,临沧孟定清水河口岸至仰光港仅1170公里。临沧已实现孟定清水河口岸至缅甸仰光港72小时公路到达、至成都72小时铁路到达的物流布局形态。以阿联酋杰贝阿里港为例,印度洋周边国家货物到仰光港经缅甸进入中国到成渝地区的运输时间将缩短27天左右。(第一财经)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8-31 14:08: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西南省份开辟新出海口 产业巨头进场布局

摘要  2020年,成渝两地中欧班列开行数量近5000列,历年累计开行量达1.4万列,占全国开行总量40%以上新华社图[今年上半年,四川对东盟进出口值占全省与RCEP其他缔约方进出口总值的60.1%。通过国际班列,再依托RCEP,可以促进区内形成产业链。]继中欧班列和西部陆海新通道之后,西南地区开始尝试打通第三个国际物流通道——通过铁公海多式联运方式直达缅甸沿海港口,开辟印度洋新通道。近日,中缅新通道(仰

2020年,成渝两地中欧班列开行数量近5000列,历年累计开行量达1.4万列,占全国开行总量40%以上 新华社图

[ 今年上半年,四川对东盟进出口值占全省与RCEP其他缔约方进出口总值的60.1%。通过国际班列,再依托RCEP,可以促进区内形成产业链。 ]

继中欧班列和西部陆海新通道之后,西南地区开始尝试打通第三个国际物流通道——通过铁公海多式联运方式直达缅甸沿海港口,开辟印度洋新通道。

上海台协

近日,中缅新通道(仰光-临沧-成都)海公铁联运测试货物首次顺利到达成都国际铁路港。该批货物自新加坡海运至缅甸仰光港,经公路运输从云南临沧入境,然后由铁路直达终点成都。

中缅新通道可以经过缅甸出海口直接进入印度洋,联通欧洲、非洲、中东及南亚各国。运输距离大幅缩短,单程运输时间节约20天至22天,形成比传统物流路径更经济、更便捷的替代方案。

事实上,以通道带动贸易,以贸易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正成为西南地区大力开辟国际贸易通道,改变自身发展现状的决策思路。

开辟新的出海口

由于地理环境的制约,内陆地区在对外开放、市场半径、物流成本等方面相比东部沿海地区处于劣势,这影响了内陆地区的产业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准。

为破解这一难题,2011年,中欧班列首趟专列从重庆开行,从西南地区直达欧洲中心城市和物流枢纽。在西向中欧班列常态化运行之后,西南地区又探索南向通过广西北部湾出海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两条线路使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形成交汇连接。

目前,成渝地区开行的中欧班列成为绝对主力。2020年,成渝两地中欧班列开行数量近5000列,历年累计开行量达1.4万列,占全国开行总量40%以上。2021年1~8月,中欧班列(成渝)号开行超3000列,从成都始发的中欧班列和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班列近3000列。

这两条线路已经常态化运营。实际上,开辟印度洋新通道的设想是与中欧班列一起提出的。2012年,重庆就计画试运行「渝昆缅(越)」国际铁路集装箱,当时希望利用渝黔铁路由重庆经贵阳、昆明,到达大理,再由瑞丽出境,在皎漂港出海通达印度洋。

2020年7月,重庆市交通局又与泸州市签订协议,两地将推动重庆经泸州至昭通铁路(沿江铁路)建设,形成西部地区西向经缅甸皎漂港出海的国际贸易新通道。

据测算,与传统的经由华东港口、华南港口和北部湾港口相比,此番中缅新通道海公铁联运单程将比传统物流路径节约20天至22天,这将极大地优化西南地区国际物流模式、路线,形成「一带一路」新节点、新通道和新路径。

不过,行业内资深专家向记者表示,中缅新通道目前还是测试阶段,困难较多,尚不成为通道,但打通这条通道是有战略意义的。

记者了解到,此次中缅新通道海公铁联运测试还只是首批,中缅新通道试通工作计画将分三批实施,每批试运均为60个集装箱(一个专列车皮),运营方将力争2022年开始常态化运营。

就在中缅新通道测试的同时,从成都始发的中老国际班列也在积极筹画。预计2021年年底,中老铁路将建成通车,届时成都将开行直达老挝万象的国际班列。

2020年11月,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公司分别与老挝磨丁经济专区开发集团和云南洲际班列物流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各方将共同建设南向铁路联运通道,打造联通内陆,辐射南亚、东南亚的开放物流通道。

近日开幕的2021南亚东南亚国家商品展暨投资贸易洽谈会透露,2021年上半年,中国与老挝双边货物进出口贸易额为23亿美元,同比增长48.1%。中国已成为老挝的第一大投资来源国、第一大出口市场。

促进产业转移


中缅新通道如果能够打通,将成为我国西部特别是西南部经印度洋通往大西洋、直接对外开展国际贸易和国际物流的一条新通道。

与此前战略构想时的时空背景已经不大相同,目前,开辟中缅新通道,不仅是最短运输通道,而且对于密切西南地区与东盟的联系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目前,东盟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且东盟已经成为国际制造业转移目的地,经济正在崛起,与西南地区正在发展的产业形成互补。

数据显示,自去年RCEP协议正式签署以来,东盟已经发展成为缔约方中四川的最大贸易伙伴,今年上半年,四川对东盟进出口值占全省与RCEP其他缔约方进出口总值的60.1%。通过国际班列,再依托RCEP,可以促进区内形成产业链。

近20年前,总部位于四川绵阳的家电企业长虹深受物流等因素影响,选择南下在广东中山建立生产基地。华南地区因为沿海,成本更为便宜,快速形成完整产业链,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基地。而如今,中欧班列等新通道改变了西部地区的地理劣势,变身开放前沿,也成为产业转移的目的地。

今年5月,TCL与成都市青白江区签署投资协议,总投资5亿元的TCL出口加工制造基地落户成都国际铁路港综保区。该基地一期落地TCL彩电机芯板加工制造和彩电模组出口等业务,未来依据TCL产能规划以及市场状况筹画二期扩产计画。

康佳则于2019年底就落户青白江欧洲产业城,并以此打造康佳集团欧洲业务中心,成都成为康佳进军欧洲市场的桥头堡。成都康佳有关人士介绍,成都康佳计画在今年下半年出口200多柜、累计20万台产品,从2022年起,公司预计每年出口1000柜以上。

事实上,开辟中缅新通道最为用力的当数云南省。今年以来,云南省委、省政府作出加快建设中缅印度洋物流大通道的决策部署。要求「千方百计克服一切困难尽早打通然后逐步完成」。此次出境口临沧市更期望成为中国与环印度洋经济圈的物流大通道和重要枢纽。

目前,临沧孟定清水河口岸至仰光港仅1170公里。临沧已实现孟定清水河口岸至缅甸仰光港72小时公路到达、至成都72小时铁路到达的物流布局形态。以阿联酋杰贝阿里港为例,印度洋周边国家货物到仰光港经缅甸进入中国到成渝地区的运输时间将缩短27天左右。(第一财经)

QR: 西南省份开辟新出海口 产业巨头进场布局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8-31 14: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