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台协       繁体中文
   

剧本杀店突破3万家,风口开店有「钱途」吗?

8月底,十一将北京三里屯的剧本杀店Eleven扩大到27个包间,朝阳公园分店也全新开幕。但身在深圳的剧本杀店主石琨,却默默关掉了位于南山区的店铺。

「被市场吹出来的泡沫给忽悠了。」说起关店亏损的50万元,石琨已经释怀。在剧本杀行业里短暂走过一遭,他才明白,开一个剧本杀店看起来没什么门槛,却有不小的风险。这大半年,他的店长时间处于空闲状态。由于大部分玩家都挑周末过来,就算周末好不容易满座,整体营收仍然入不敷出。

在北京剧本杀店主聚集的群里,十一总能看到新店开张的消息,不断有新人进群。但同时,店铺关闭的资讯也从不间断,「天天都有转让消息,甩卖桌椅板凳,特别多店铺倒闭。」

一边是淘宝上的盗版剧本热卖,另一边是倒闭店铺在闲鱼抛售桌椅,剧本杀行业的繁荣之火,在枯荣间不断跌宕。

《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剧本杀线下门店已经突破3万家,市场总规模高达117.4亿元。相比之下,去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也只有204亿元。

2021年,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170.2亿元。天眼查数据显示,中国超九成剧本杀相关企业的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下,近一半成立于一年内。在年轻人创业的选项中,剧本杀成为最热门的赛道之一。但是,玩家的入局和退局此消彼长,开一家能盈利的剧本杀店,远不是「风口」那么简单。

上海台协

年轻人的剧本杀

2010年9月,十一就在三里屯的核心地段做起桌游店。如今全国各地剧本杀店不断开业的火爆,以及野蛮生长带来的问题,她看在眼里,「剧本杀确实处在一个爆发期。这十几年,年轻人的流行娱乐方式从桌游、轰趴、密室逃脱再到剧本杀,内核几乎都是一样的,都是满足年轻人的社交和娱乐需求。」

十一回忆,当初密室逃脱游戏风靡时,一幢居民楼里就能搭建出几家密室逃脱。玩家进场拿到几张小纸条,粗制滥造的密室场景里放几个箱子,就开始解密游戏。

现在,密室逃脱已经进阶到机械密室、沉浸式无线对讲机、恐怖与古装相结合等模式,但密室逃脱的短板也显露无遗——玩家通常玩一次就不会再复购,密室所需的空间之大、装修投入之多,造成这种重资产的运营越来越难收回成本。

如今剧本杀的流行,让她看到当年密室逃脱的资本疯狂,「你到西安、洛阳这些二线城市,走两步就是一家剧本杀,一栋楼里上上下下都是剧本杀门店。」

相比密室逃脱、狼人杀等娱乐方式,剧本杀似乎具备更广泛的受众群,投入上也比密室逃脱更小。

追溯起来,剧本杀源于19世纪的英国派对游戏「谋杀之谜」。「传到中国以后,因为每位玩家都有一本剧本,这个游戏的名称就变成了剧本杀。」十一说,相比「谋杀之谜」,剧本杀无论是人物角色、剧情走向还是玩法,都变得更有创意和可玩性。2016年,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的热播,更是助推了中国剧本杀热潮。

在她看来,什么年纪的人都能玩剧本杀,无论是推理本、阵营本、欢乐本还是恐怖本、情感本,不同类型的剧本,都能让玩家体验一段不同人生。

「我玩过几十个剧本杀,一开始也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玩情感本会痛哭流涕。」十一说,就像很多人看电视剧会感同身受地落泪,剧本杀的沉浸感更强。玩家在一个密闭的游戏空间里,短暂地脱离自己的日常生活,进入另一个人的人生,几个或者十几个玩家同处一室,一起感受悲欢离合,又在玩的过程中相互配合、协作,那种代入感无疑会更强。她认为,很多玩家沉溺于情感类的剧本杀,是一种对日常平凡生活的宣泄。

北京吉利段金剧本杀店创始人喻佳丽在开店前,也用大量时间玩剧本杀,在她看来,剧本杀是释放情绪、纾解压力的最好方式。剧本杀的魅力在于天马行空,比如变格推理往往涉及血腥、色情、惊悚、灵异等元素,几乎无法在电影里实现,但在剧本杀里,变格推理最受欢迎,也容易写出精品。

凭藉社交属性、情感体验和释放压力的特性,剧本杀在年轻消费者的线下娱乐偏好中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和运动健身。

剧本杀店能赚钱吗?

数据统计,北京目前有900多家剧本杀门店。身处三里屯,Eleven天然就能拥有大量夜间活跃的年轻客群。这家剧本杀店客流量日均上百,每天都有局,周末最高营收能达六七万元,月营业额数十万元。

走进店内,布满一整面墙的300多个剧本整齐码放。一到周末,这里经常门庭若市,连座位都很稀缺,店内几十个主持人齐上阵,同时开40个车。「车」是剧本杀游戏的黑话,所谓一车,就是按照剧本设定的人数进入故事的人数,玩家可以是熟人,也可以是完全陌生的一群人。

相比门庭若市的大店,石琨作为行业新手体会到的却是经营惨澹。最早,他跟朋友因为喜欢剧本杀,玩了十几个本,觉得这事挺简单,薄薄的十几页剧情,谁都能当好主持人,只要搞个场地,就能做剧本杀生意。

房租和装修,是石琨开剧本杀店付出的最大成本。但他没想到,决定竞争力的,却是他从未考虑到的服务和剧本。剧本杀的每一车,都需要一位主持人,也就是DM,负责带领玩家读本,进入剧情,时刻把控剧情走向,烘托气氛,碰到硬核推理剧本,还要协助玩家找到凶手。这种服务几乎是无法量化的,也没有标准。

一位能掌控全局、洞察人心的DM,是剧本杀门店获得口碑的核心要素。

「我心中没有烂剧本,只有不好的DM。」喻佳丽认为,一个称职的DM能决定玩家的游戏体验,能从简单的闲聊中判断出哪位玩家的领导力更强,谁和谁是情侣,可以准确判断并分配角色,用生动的语言带领玩家玩得更尽兴。

她店里的员工很多都是剧本杀的爱好者,玩过一段时间转型做DM。也有一些人做过DM,又想到自立门户,创业开店。

「有人觉得看我们挣钱很容易,门槛也低,但剧本杀店绝不是租个地方、买点剧本就行。」十一说,她的店内目前有三十多位员工,从服装、行销、组局再到主持,是一套相对完善的管理体系。但更多小型的剧本杀店,就在网上买点盗版剧本,按照网红风格装修一套三居室的居民楼,就算是开业入局了。

在广东惠州开剧本杀店的店主Rock估算,当地剧本杀店有五六十家,因为年轻人平时没什么娱乐,剧本杀这种线下娱乐相对受欢迎。但他发现,早几年开店比较容易,几乎一两个季度就能回本。今年以来,剧本杀门店增多,竞争明显变得激烈。一位玩家收费七八十元,零食饮料免费供应,算上房租水电和人工,几乎赚不到什么钱。

更让剧本杀店主为难的是,玩家一个剧本只能玩一次。如果需要持续不断吸引客源,就需要不断买新本、抢精品。但剧本杀市场上,持续稳定的优质剧本供应量远远不够。

数据显示,2021年剧本杀消费需求增速达3800%,中国剧本杀店家每年对剧本的需求量在6万至8万套,而剧本的产量上限只有1万至2万套。尽管目前有很多新手入局写作,但由于艺术创作的周期和无法量产的特点,剧本的品质显得良莠不齐。

「有些玩家一个月就要玩好几个新本,你这里没有,马上就换另一家。」石琨判断,剧本杀的玩家目前依然属于小众群体,这拨小众用户是高频复购的消费者,也意味著他们永远在追逐新鲜感。

剧本杀行业看似繁荣,是一门不错的生意,但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剧本杀仍需不断尝试和淘汰,才能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商业模式,真正出圈。(第一财经)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8-25 15:25:00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16-2026
电话:021-62625522  传真:021-62621350
EMAIL:taixie1994@163.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
技术支持:《台商》杂志社 & 台商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7040557号

热点资讯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剧本杀店突破3万家,风口开店有「钱途」吗?

摘要  8月底,十一将北京三里屯的剧本杀店Eleven扩大到27个包间,朝阳公园分店也全新开幕。但身在深圳的剧本杀店主石琨,却默默关掉了位于南山区的店铺。「被市场吹出来的泡沫给忽悠了。」说起关店亏损的50万元,石琨已经释怀。在剧本杀行业里短暂走过一遭,他才明白,开一个剧本杀店看起来没什么门槛,却有不小的风险。这大半年,他的店长时间处于空闲状态。由于大部分玩家都挑周末过来,就算周末好不容易满座,整体营收仍然

8月底,十一将北京三里屯的剧本杀店Eleven扩大到27个包间,朝阳公园分店也全新开幕。但身在深圳的剧本杀店主石琨,却默默关掉了位于南山区的店铺。

「被市场吹出来的泡沫给忽悠了。」说起关店亏损的50万元,石琨已经释怀。在剧本杀行业里短暂走过一遭,他才明白,开一个剧本杀店看起来没什么门槛,却有不小的风险。这大半年,他的店长时间处于空闲状态。由于大部分玩家都挑周末过来,就算周末好不容易满座,整体营收仍然入不敷出。

在北京剧本杀店主聚集的群里,十一总能看到新店开张的消息,不断有新人进群。但同时,店铺关闭的资讯也从不间断,「天天都有转让消息,甩卖桌椅板凳,特别多店铺倒闭。」

一边是淘宝上的盗版剧本热卖,另一边是倒闭店铺在闲鱼抛售桌椅,剧本杀行业的繁荣之火,在枯荣间不断跌宕。

《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剧本杀线下门店已经突破3万家,市场总规模高达117.4亿元。相比之下,去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也只有204亿元。

2021年,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170.2亿元。天眼查数据显示,中国超九成剧本杀相关企业的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下,近一半成立于一年内。在年轻人创业的选项中,剧本杀成为最热门的赛道之一。但是,玩家的入局和退局此消彼长,开一家能盈利的剧本杀店,远不是「风口」那么简单。

上海台协

年轻人的剧本杀

2010年9月,十一就在三里屯的核心地段做起桌游店。如今全国各地剧本杀店不断开业的火爆,以及野蛮生长带来的问题,她看在眼里,「剧本杀确实处在一个爆发期。这十几年,年轻人的流行娱乐方式从桌游、轰趴、密室逃脱再到剧本杀,内核几乎都是一样的,都是满足年轻人的社交和娱乐需求。」

十一回忆,当初密室逃脱游戏风靡时,一幢居民楼里就能搭建出几家密室逃脱。玩家进场拿到几张小纸条,粗制滥造的密室场景里放几个箱子,就开始解密游戏。

现在,密室逃脱已经进阶到机械密室、沉浸式无线对讲机、恐怖与古装相结合等模式,但密室逃脱的短板也显露无遗——玩家通常玩一次就不会再复购,密室所需的空间之大、装修投入之多,造成这种重资产的运营越来越难收回成本。

如今剧本杀的流行,让她看到当年密室逃脱的资本疯狂,「你到西安、洛阳这些二线城市,走两步就是一家剧本杀,一栋楼里上上下下都是剧本杀门店。」

相比密室逃脱、狼人杀等娱乐方式,剧本杀似乎具备更广泛的受众群,投入上也比密室逃脱更小。

追溯起来,剧本杀源于19世纪的英国派对游戏「谋杀之谜」。「传到中国以后,因为每位玩家都有一本剧本,这个游戏的名称就变成了剧本杀。」十一说,相比「谋杀之谜」,剧本杀无论是人物角色、剧情走向还是玩法,都变得更有创意和可玩性。2016年,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的热播,更是助推了中国剧本杀热潮。

在她看来,什么年纪的人都能玩剧本杀,无论是推理本、阵营本、欢乐本还是恐怖本、情感本,不同类型的剧本,都能让玩家体验一段不同人生。

「我玩过几十个剧本杀,一开始也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玩情感本会痛哭流涕。」十一说,就像很多人看电视剧会感同身受地落泪,剧本杀的沉浸感更强。玩家在一个密闭的游戏空间里,短暂地脱离自己的日常生活,进入另一个人的人生,几个或者十几个玩家同处一室,一起感受悲欢离合,又在玩的过程中相互配合、协作,那种代入感无疑会更强。她认为,很多玩家沉溺于情感类的剧本杀,是一种对日常平凡生活的宣泄。

北京吉利段金剧本杀店创始人喻佳丽在开店前,也用大量时间玩剧本杀,在她看来,剧本杀是释放情绪、纾解压力的最好方式。剧本杀的魅力在于天马行空,比如变格推理往往涉及血腥、色情、惊悚、灵异等元素,几乎无法在电影里实现,但在剧本杀里,变格推理最受欢迎,也容易写出精品。

凭藉社交属性、情感体验和释放压力的特性,剧本杀在年轻消费者的线下娱乐偏好中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和运动健身。

剧本杀店能赚钱吗?

数据统计,北京目前有900多家剧本杀门店。身处三里屯,Eleven天然就能拥有大量夜间活跃的年轻客群。这家剧本杀店客流量日均上百,每天都有局,周末最高营收能达六七万元,月营业额数十万元。

走进店内,布满一整面墙的300多个剧本整齐码放。一到周末,这里经常门庭若市,连座位都很稀缺,店内几十个主持人齐上阵,同时开40个车。「车」是剧本杀游戏的黑话,所谓一车,就是按照剧本设定的人数进入故事的人数,玩家可以是熟人,也可以是完全陌生的一群人。

相比门庭若市的大店,石琨作为行业新手体会到的却是经营惨澹。最早,他跟朋友因为喜欢剧本杀,玩了十几个本,觉得这事挺简单,薄薄的十几页剧情,谁都能当好主持人,只要搞个场地,就能做剧本杀生意。

房租和装修,是石琨开剧本杀店付出的最大成本。但他没想到,决定竞争力的,却是他从未考虑到的服务和剧本。剧本杀的每一车,都需要一位主持人,也就是DM,负责带领玩家读本,进入剧情,时刻把控剧情走向,烘托气氛,碰到硬核推理剧本,还要协助玩家找到凶手。这种服务几乎是无法量化的,也没有标准。

一位能掌控全局、洞察人心的DM,是剧本杀门店获得口碑的核心要素。

「我心中没有烂剧本,只有不好的DM。」喻佳丽认为,一个称职的DM能决定玩家的游戏体验,能从简单的闲聊中判断出哪位玩家的领导力更强,谁和谁是情侣,可以准确判断并分配角色,用生动的语言带领玩家玩得更尽兴。

她店里的员工很多都是剧本杀的爱好者,玩过一段时间转型做DM。也有一些人做过DM,又想到自立门户,创业开店。

「有人觉得看我们挣钱很容易,门槛也低,但剧本杀店绝不是租个地方、买点剧本就行。」十一说,她的店内目前有三十多位员工,从服装、行销、组局再到主持,是一套相对完善的管理体系。但更多小型的剧本杀店,就在网上买点盗版剧本,按照网红风格装修一套三居室的居民楼,就算是开业入局了。

在广东惠州开剧本杀店的店主Rock估算,当地剧本杀店有五六十家,因为年轻人平时没什么娱乐,剧本杀这种线下娱乐相对受欢迎。但他发现,早几年开店比较容易,几乎一两个季度就能回本。今年以来,剧本杀门店增多,竞争明显变得激烈。一位玩家收费七八十元,零食饮料免费供应,算上房租水电和人工,几乎赚不到什么钱。

更让剧本杀店主为难的是,玩家一个剧本只能玩一次。如果需要持续不断吸引客源,就需要不断买新本、抢精品。但剧本杀市场上,持续稳定的优质剧本供应量远远不够。

数据显示,2021年剧本杀消费需求增速达3800%,中国剧本杀店家每年对剧本的需求量在6万至8万套,而剧本的产量上限只有1万至2万套。尽管目前有很多新手入局写作,但由于艺术创作的周期和无法量产的特点,剧本的品质显得良莠不齐。

「有些玩家一个月就要玩好几个新本,你这里没有,马上就换另一家。」石琨判断,剧本杀的玩家目前依然属于小众群体,这拨小众用户是高频复购的消费者,也意味著他们永远在追逐新鲜感。

剧本杀行业看似繁荣,是一门不错的生意,但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剧本杀仍需不断尝试和淘汰,才能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商业模式,真正出圈。(第一财经)

QR: 剧本杀店突破3万家,风口开店有「钱途」吗?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
作者:台商杂志  发布时间:2021-08-25 15:25:00